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治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环保法治

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曝光15个典型案例

2020-10-15 10:22: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原题: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曝光15个典型案例

    污水处理厂污泥处置乱象丛生

对未开展矿山地质环境恢复区域遮盖的迷彩网。

法治周末记者 张贵志

第二轮第二批7个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于2020830日至91日陆续进驻北京、天津、浙江3个省(市)和中国铝业集团有限公司、中国建材集团有限公司等两家中央企业开展督察,并对国家能源局、国家林业和草原局两个部门开展督察试点。截至101日晚2000,全面完成督察进驻工作。

记者从生态环境部获悉,各督察组在督察过程中,查实了一批违法排污、违规倾倒、毁坏林地、侵占湿地、破坏生态等突出生态环境问题,核实了一批不作为、慢作为,不担当、不碰硬,甚至敷衍应对、弄虚作假等形式主义、官僚主义问题,并公开曝光典型案例15个。

监管不到位

致污泥处理设施建设迟缓

9月,中央第一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下沉北京市平谷区督察发现,平谷区正规污泥处置场建设投运缓慢,平谷洳河污水处理厂污泥长期不规范处置甚至非法填埋,环境风险突出。

2015731日,在洳河污水处理厂原工艺中有脱泥设备的情况下,平谷区水务局与北京山水青环保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水青公司)签订《平谷洳河污水处理厂污泥临时处理设施特许经营协议》(以下简称《协议》),由山水青公司处置洳河污水处理厂产生的污泥。20158月至20209月,山水青公司共处理平谷洳河污水处理厂污泥14万余吨。

20158月至20191月,山水青公司以路基建设、土地利用等名义,将简单处理后的10万余吨洳河污水处理厂污泥,转移至多个地点随意堆放,其中部分污泥去向不明。督察组抽查发现,山水青公司将约1.8万吨污泥运送至平谷区南独乐河镇望马台村泃河附近的砂石坑堆放,没有采取任何环保措施,仅利用一层塑料布进行简单防渗。其间,山水青公司还曾与刘店生态桥有机肥厂合作,试图将污泥冒充有机肥原料,后被合作方终止了合作。

督察组调查发现,山水青公司曾利用北京富农同富肥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富农肥业公司)处置污泥。在富农肥业公司拆迁后,未被处置的剩余污泥就近非法填埋,造成土壤污染。在填埋现场,督察组利用挖掘机挖出大量污泥,恶臭阵阵。调阅有关材料显示,填埋总量约1.82万吨,经取样检测表明,其细菌总数超过城镇污水处理厂污泥泥质标准。

督察组认为,平谷区水务局作为行业主管部门,在组织签订《协议》后,对协议具体落实情况监管不到位,任由违规行为长期存在,存在失职失责情况。

2015年,平谷区水务局与山水青公司签订的《协议》,特许期长达10年,与其“临时处理”定位不符。平谷区于2013年开始建设污泥无害化处理厂,直至20198月才完成主体工程建设。之后又因电力负荷不够等原因,难以实现污泥有效处理。洳河污水处理厂每天产生的约75吨污泥仍继续送交山水青公司不规范处置,直至督察组进驻后的923日,平谷区水务局才与山水青公司解除合同。由于“临时处理”变成长期处置,直接导致规范处理设施建设迟缓。

污泥处置设施沦为摆设

无独有偶,中央第二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根据群众举报,对天津市西青区青凝侯污泥填埋场开展了下沉督察,发现填埋场污泥处置项目空转,违法违规问题突出。

青凝侯淤泥卫生填埋场位于西青区大寺镇青凝侯村,2008年建成投运,累计接纳大沽排污河清淤淤泥33万立方米,纪庄子、津沽等6家污水处理厂污泥68万吨。为重新利用填埋场地块,2015年天津市住建委牵头启动青凝侯污泥处置项目,对场内污泥进行处置。20166月,天津北方创业市政工程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方市政)与原天津市建委项目办签订青凝侯淤泥填埋场生态修复服务项目总承包合同,合同污泥处置单价198.6/吨,总金额1.39亿元,合同执行期至20181231日。20185月,北方市政与市原建委项目办签订补充协议,将合同执行期延后至20206月。

督察组经调查发现,该项目存在层层转包。按照生态修复总承包合同规定,北方市政设计采用炭化工艺技术对青凝侯填埋场内污泥进行妥善处置。2016年年底,北方市政在未办理相关手续的情况下,在填埋场西侧开工建设污泥炭化工艺生产线1条(合同约定为4条),20184月建成投运后因运行成本过高等原因长期闲置,累计处理污泥量不到4000吨,沦为摆设。

督察组深入调查后发现,早在201712月炭化生产线还未建成前,北方市政就放弃原设计工艺路线,在没有进行技术论证,也没有报请相关部门审批的情况下,委托恒丰科技有限公司将污泥经现场压滤、翻拌、晾晒后,用于地块土壤改良,累计处置22.3万吨。20196月、10月,北方市政又与天津市西青区张某(借用天津英博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的名义)两次签订协议,擅自允许张某将20.2万吨污泥简单掺混粉煤灰后用于园林绿化。北方市政上述做法,带来较大环境风险。

而作为监督北方市政污泥处置工作的北方源天工程咨询监督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方源天公司),并没有按照合同约定对污泥处置过程进行监督,也没有对污泥最终产品去向进行实际跟踪,监理形同虚设。

据市公安机关初步侦查,已处置并得到财政支付的54万吨污泥中,有42.5万吨未按照规定技术方案和技术规范进行处置,部分污泥违规用于农业利用;近10万吨由道路渣土冒充,直接倾倒在西青区卢北口村一处空地上;还有2.5万吨风干污泥至今违规堆存于绿洲苗圃角落。造成周边环境恶劣。

督察组认为,北方市政公司法律意识淡薄,违反合同对污泥处置层层转包,与相关承包单位及其合伙人违法违规处置污泥,骗取政府财政资金,性质恶劣。北方源天公司作为监理单位,严重失职,过程监理“蜻蜓点水”。原天津市建委项目办(现称天津市绿色建筑促进发展中心)及其主管部门天津市住建委对该项目监督管理缺失,甚至不闻不问、听之任之,存在失职失责问题。

长期越界开采,披“迷彩服”假装恢复治理

中国建材(漳县)祁连山水泥有限公司是中国建材集团有限公司三级企业甘肃祁连山水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建材(甘肃)祁连山水泥公司”)的全资子公司,主要从事水泥生产。20209月,中央第五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现场督察发现,该公司长期违法越界开采,矿山生态环境恢复治理不到位,甚至弄虚作假披“迷彩服”来营造已开展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的假象,生态破坏问题十分突出。

中国建材(漳县)祁连山水泥有限公司现有3000/日熟料生产线和4500/日熟料生产线各1条,两条生产线分别于2011年和2013年建成投产。

经督察组调查,该公司长期违法越界开采,生态破坏严重。中国建材(漳县)祁连山水泥有限公司2013年起在苟家寨石灰岩矿采矿权范围外进行开采,至今已越界开采约0.3619平方公里,越界开采范围面积达采矿权范围的两倍,违法开采石灰石约1400万吨;石灰岩矿的排土场也设在采矿权范围之外,占地0.1849平方公里。越界开采区域和排土场占地原为林地、草地,企业在未取得自然资源、林草等部门用地使用许可的情况下,将该区域原有植被损毁殆尽。

同时,2011年以来,该公司开采粘土全部在盐井乡灯笼坪粘土矿的矿权范围之外,已开采面积0.0425平方公里,开采粘土约97万吨,开采区域生态损毁严重。2013年至2016年间,中国建材(漳县)祁连山水泥有限公司因越界开采问题先后3次被漳县国土资源局处罚,但企业每次罚款都是一交了之,对立即停止违法行为的要求置若罔闻,违法开采屡禁不止、延续至今。

该公司还存在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不到位,披“迷彩服”遮掩应付检查。在向督察组报送的说明材料中,该公司声称2015年即已退出苟家寨石灰岩矿超矿界范围并积极开展生态环境恢复治理。但现场检查发现,企业既未退出超采区域,也未按要求开展生态环境恢复治理。苟家寨石灰岩矿已完成开采的4个平台及边坡均未按要求开展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由于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不到位,该矿地质环境安全隐患突出,存在边坡角度过大,部分平台过窄,多处出现滑坡等情况;开采区两侧存在滑坡现象,排水沟已被排土场覆盖;采场内未按要求设置排水沟等。

督查组称,该公司用迷彩网遮盖开采区西南侧海拔2405米平台及以上边坡,遮盖面积约7000平方米。通过披“迷彩服”的方式遮掩矿山生态治理不力之实,应付检查,性质十分恶劣。

根据通报材料显示,该公司还通过弄虚作假申报社会荣誉。《非金属矿行业绿色矿山建设要求》明确规定,“非金属矿行业绿色矿山建设,应严格遵守国家相关法律、法规”,并要求“切实履行矿山地质环境治理恢复与土地复垦义务,做到资源开发利用方案、矿山地质环境治理恢复方案和土地复垦方案同时设计、同时施工、同时投入生产和管理,确保矿区环境得到及时治理和恢复”。而中国建材(漳县)祁连山水泥有限公司在长期违法开采且未严格履行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义务的情况下,通过弄虚作假的手段申报绿色矿山。

从其《国家级绿色矿山自评估报告》中可清晰地看到,企业用给矿山披“迷彩服”的手段营造已按要求开展矿山地质环境恢复的假象,通过瞒报、虚报蒙混过关。苟家寨石灰岩矿于20201月被列入国家级绿色矿山名录,骗取社会荣誉。

督察组指出,该公司生态环保责任形同虚设,内部考核“走过场”。中国建材(甘肃)祁连山水泥公司生态环境保护工作不力,对下属企业压力传导不够,考核流于形式。

近年来,在该公司对下属子公司的安全环保考核中,中国建材(漳县)祁连山水泥有限公司考核成绩丝毫未受到违法开采、生态环境恢复治理滞后问题影响,即使2016年被漳县原国土资源局处罚,当年竟然获得区域公司内安全环保第一名的成绩。该公司2019年获得中国建材集团年度“六星企业”荣誉称号、中国建材(甘肃)祁连山水泥公司年度“5A”企业,但实际上这些称号均需具备“环保一流”的条件才能获得,内部考核不严不实,走过场。

究其原因,督察组分析认为:中国建材(漳县)祁连山水泥有限公司无视国家法律法规要求,违法越界开采长达十年之久,虽然被当地有关部门多次处罚,依然我行我素,两个矿山均长期违法越界开采,逾越法律底线。

中国建材(甘肃)祁连山水泥公司对生态环境保护工作重要性认识不到位,没有起到中央企业应有的示范引领作用,对下属企业考核不严不实,生态环境保护主体责任严重缺失。

据生态环境部透露:目前,第二轮第二批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已进入督察报告阶段。对已经转办、待查处整改的群众举报问题,各督察组均已安排人员继续督办,确保群众举报问题能够查处到位、整改到位、公开到位。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