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治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环保法治

长江涉磷污染公益诉案终获立案

2020-09-17 10:27: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201811月,中央第四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对湖北省荆门市开展下沉督察,发现该市推卸磷化工污染问题整改责任,顶风违规审批新的项目;磷石膏渣场污染防治措施长期不到位,严重污染周边地下水、地表水,对汉江水质安全造成不利影响。


绿发会诉湖北钟祥市大生化工有限公司涉长江磷污染案,可谓历经波折,经历了不予受理、指令立案受理、移送管辖,最终由宜昌市中级人民法院正式受理的曲折过程


法治周末记者 张贵志

914日,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以下简称绿发会)终于收到了诉湖北钟祥市大生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钟祥大生化工)涉长江磷污染案件受理通知书。

此案得以受理,可谓历经波折,从2019429日,绿发会向武汉海事法院提起长江涉磷污染环境公益诉讼案开始,经历了不予受理、指令立案受理、移送管辖,最终由宜昌市中级人民法院正式受理的曲折过程。

而在此环境公益诉讼案之前,深受钟祥大生化工污染之痛的两位村民,被控涉嫌敲诈勒索罪。在媒体和社会的持续关注下,6年后,该案终被撤销,两名村民获得了国家赔偿。

威胁汉江水质、影响长江水环境安全

钟祥大生化工,位于湖北省荆门市钟祥市磷矿镇刘冲村,根据天眼查,该企业主要从事磷肥、复合肥、颗粒肥、磷酸一铵的生产、销售,企业成立于2008410日,法定代表人钟守兵。

据绿发会介绍,该企业自2008年成立以来,多次被原钟祥市环保局(现为钟祥市生态环境局)监督管理部门行政处罚、下发整改通知,亦曾被湖北省人民政府挂牌督办。

钟祥大生化工同时也是一家磷化工企业,2017320日,原环保部水环境管理司司长张波在环保部例行发布会上表示,长江干流总磷已经上升为主要污染物。在长江流域,总磷污染已超过COD(化学需氧量)和氨氮,成为全流域的首要污染物。

20191月,生态环境部、发改委联合印发《长江保护修复攻坚战行动计划》,其中提出要推进“三磷”综合整治。2019430日,生态环境部印发《长江“三磷”专项排查整治行动实施方案》。

生态环境部执法局局长曹立平在2019429日的新闻发布会上称:“‘三磷’整治是长江保护修复攻坚战的重要内容之一。”

20193月起,绿发会开始关注钟祥大生化工这家从事磷肥、复肥、磷酸一铵等生产、销售的企业。绿发会派专人到钟祥大生化工所在地进行实地调查,同时聘请有资质的第三方检测机构对排放污染物进行了检测。结果表明,钟祥大生化工存在着严重的超标排污问题。而超标排放的污染物质流入了汉江,这样不仅对汉江水质构成极大威胁,而且还影响到长江水环境安全。

依据湖北省高院下发的《关于环境资源审判模式与管辖设置方案的意见(试行)》规定:湖北省内长江干线及支线水域水污染损害等环境民事公益诉讼案件由武汉海事法院负责管辖。于是,绿发会在2019429日通过邮政方式,向武汉海事法院递交了环境公益诉讼起诉状。

“此案虽在‘长江大保护’背景下起诉,但立案还是经历了一番艰辛曲折的过程。”绿发会负责人告诉记者,201966日,武汉海事法院作出了不予受理裁定,之后绿发会上诉到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湖北省高院审理后指令武汉海事法院立案受理,武汉海事法院在通知延期举证后,又将该案移送湖北省宜昌市中级人民法院管辖,最终由宜昌市中级人民法院正式受理此案。

污染受害者被控敲诈勒索

住在钟祥大生化工附近的磷矿镇刘冲村村民魏开祖,从1997年开始养猪,后渐成规模养殖。因钟祥大生化工硫酸厂、磷铵厂的相继投产,生猪出现死亡,致使魏开祖的养猪场在2011年年底关闭。

该村另一村民余定海,2006年至2008年在约100亩山地上栽种意杨树。但随着钟祥大生化工硫酸厂、磷铵厂相继投产后,意杨树开始成片死亡或呈半死亡状态。

魏开祖、余定海认为饲养的生猪、种植的林木是受到钟祥大生化工的污染而死亡,两人便不断向钟祥大生化工提出交涉,并向政府等部门反映情况。20116月,钟祥大生化工答应赔付两人养猪场和林地因为污染造成的生猪病死、树林枯死的损失,并答应距钟祥大生化工600米以内的村民每户每年获得两万元的补偿。20118月,两人从钟祥大生化工分别获得124万元和35万元赔偿。

2012925日,钟祥大生化工法定代表人钟守兵到磷矿镇派出所报案,称自己一年多以前遭到了魏开祖和余定海的敲诈勒索。926日傍晚、928日,魏开祖和余定海分别被警方带走。

20134月,法院经过召开庭前会议和开庭审理,未能在法定的审理期限内作出判决。2013822日,法院通知检察院撤回起诉。

2013823日,被关押了11个月的余定海和魏开祖从看守所回到了刘冲村。

六年终获清白

一年后,魏开祖和余定海取保候审被解除。20155月,他们向钟祥市人民检察院申请国家赔偿,钟祥市人民检察院逾期未作出决定。

20157月又向荆门市人民检察院申请复议,荆门市人民检察院逾期亦未作出复议决定。

2016年,两人向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提出申诉。同年711日,湖北高院作出赔偿决定书,认定两人情形符合“取保候审期满后,办案机关超过一年未移送起诉、作出不起诉决定或者撤销案件”,属于国家赔偿范围,指令荆门市中级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重新审理。

20186月,钟祥市人民检察院作出赔偿决定:赔偿魏开祖人身自由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合计11.4万元,赔偿余定海人身自由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合计10.99万元。

20181119日,余定海和魏开祖收到了钟祥市公安局的撤案决定书,称:因没有犯罪事实,我局决定撤销案件。

至此,两人头上的“犯罪嫌疑人”帽子终摘掉。

20181125日,中央电视台《新闻调查》栏目以《难以洗清的嫌疑》为题对魏开祖、余定海案进行了报道。

央视网曾发文质问:“一座排污超标的化工厂,让湖北钟祥的两个农民踏上了索赔之路。从污染受害者变为敲诈勒索犯罪嫌疑人,身份反转的背后,究竟有何隐情?被逮捕后的五年多时间里,开庭没有宣判,申诉接连遇阻,嫌疑人的帽子为何难以摘掉?”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