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环保法治

政策利好,畜禽粪污还田利用再次提速

2020-07-16 08:29:00 来源:法制日报·法治周末

由于缺乏统一规范要求,各地在推进畜禽粪污资源化利用过程中执行标准不一、资源化利用不当而导致环境污染的现象时有发生

 

法治周末记者 张贵志

近日,农业农村部、生态环境部联合印发《关于进一步明确畜禽粪污还田利用要求强化养殖污染监管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明确畜禽粪污还田利用标准,要求加强事中事后监管。农业农村部还专门召开畜禽粪污资源化利用项目实施视频会议,对畜禽粪污资源化利用进行再部署。

这表明,畜禽粪污还田利用再次提速。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的专家认为,粪污等农业废弃物是被放错地方的资源,若没有用好,将会成为最大的污染;若用好了,就会是最珍贵的宝藏。畜禽粪污资源化利用是畜禽养殖业污染防治最为经济有效的途径,加快推进畜禽粪污资源化利用,关系到6亿农村居民的生产生活环境,更关系到农村能源革命成败。

畜禽粪污资源化利用显成效

臭气熏天、蚊蝇成群、污水横流……这是大部分人对畜禽养殖场的印象。我国作为世界第一养殖大国,公开数据显示,每年养殖畜禽200亿头只,产生粪污30多亿吨。如此数量庞大的粪污成为农业面源污染的主要来源。

在湖南省浏阳市,畜牧业是其支柱产业,浏阳也是我国生猪调出大县。但多年前,长期发展不规范让浏阳市在尝到生猪养殖甜头的同时,也饱受生猪养殖所带来的污染之苦。

当地环保局工作人员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介绍,生猪养殖不仅让空气变差,还造成水质污染,危及人畜的饮水安全,同时还破坏了土壤环境,导致土地富营养化。

浏阳市的遭遇并非个案。实际上,我国多地过度依赖畜牧业发展,导致资源环境受到严重破坏。

201026日,环境保护部(现为生态环境部)、国家统计局、农业部(现为农业农村部)发布的《第一次全国污染源普查公报》显示,我国畜禽养殖业排放的化学需氧量达到1268.26万吨,占农业源排放总量的95.8%;总氮、总磷、铜、锌排放量分别为102.48万吨、16.04万吨、2397.23吨、4756.94吨,分别占农业源排放总量的37.9%56.3%97.76%97.83%

然而,大规模的畜禽粪污,如果变废为宝,将是巨大的资源库;如果处理不好,必然会对环境和居民生活带来不利影响。

在国家产业转型、绿色发展的大背景下,如何有效处理畜禽粪污成为党中央、国务院高度关注的问题,相关政策接踵而至。

20141月,《畜禽规模养殖污染防治条例》正式施行。该《条例》指出,国家鼓励和支持采取粪肥还田、制取沼气、制造有机肥等方法,对畜禽养殖废弃物进行综合利用。进行畜禽养殖污染防治,从事利用畜禽养殖废弃物进行有机肥产品生产经营等畜禽养殖废弃物综合利用活动的,享受国家规定的相关税收优惠政策。

201511月,农业部(农业农村部)发布《关于促进南方水网地区生猪养殖布局调整优化的指导意见》,明确提出要促进猪粪便综合利用,围绕源头减量、过程控制、末端循环利用,加快研发生猪粪便综合利用技术,推行种养结合、循环利用、集中处理和达标排放等生猪粪便处理利用模式。

20168月,农业部(农业农村部)、国家发展改革委、环境保护部(生态环境部)等六部门联合发布《关于推进农业废弃物资源化利用试点的方案》,明确农业废弃物资源化利用工作要聚焦畜禽粪污、病死畜禽、农作物秸秆、废旧农膜及废弃农药包装物五类废弃物,着力探索构建农业废弃物资源化利用的有效治理模式。

201912月,农业农村部、生态环境部联合印发《关于促进畜禽粪污还田利用依法加强养殖污染治理的指导意见》,鼓励指导各地加快推进畜禽粪污资源化利用,畅通粪污还田渠道,加快畜禽养殖污染防治从重达标排放向重全量利用转变。

经过多年努力,我国畜禽粪污资源化利用已取得了明显成效。目前,我国畜禽粪污综合利用率达到75%,规模养殖场粪污处理设施装备配套率达到93%,畜禽粪污资源化利用的步伐明显加快,有力促进了畜牧业生产与环境保护协调发展。

统一资源化利用执行标准

然而,法治周末记者了解到,尽管畜禽粪污资源化利用的步伐明显加快,但仍然存在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种养主体分离,“种地的不养猪,养猪的不种地,种养不匹配”的问题普遍存在,畜禽粪污还田利用“最后一公里”还没有完全打通。

此外,由于缺乏统一规范要求,各地在推进畜禽粪污资源化利用过程中执行标准不一、资源化利用不当而导致环境污染的现象时有发生。

为了解决这些问题,农业农村部、生态环境部近日联合印发《通知》,进一步明确了畜禽粪污资源化利用应遵循的技术规范与标准,为进一步规范畜禽粪污资源化利用提供了具体指导。

生态环境部土壤生态环境司有关负责人在解读《通知》时表示,目前,我国畜禽粪污还田利用标准不完善,监管体系不健全,实际工作中还存在一些误区。在执行标准方面,将液体粪污作为肥料利用和作为灌溉水利用混为一谈,常常要求液体粪污必须达到《农田灌溉水质标准》后才能农田利用,阻碍了畜禽粪污还田利用。

此外,该负责人称,由于对畜禽粪污资源化利用缺乏明确的监管执法依据,地方管理部门更加倾向选择易于监管的治理方式。《通知》明确了畜禽粪污还田应执行的标准以及将粪污处理和粪肥利用台账作为监督执法的重要依据,为畅通粪污还田渠道,同时防范环境风险提供了保障。

《通知》要求畜禽粪污的处理应根据排放去向或利用方式的不同执行相应的标准规范。作为肥料利用应符合《畜禽粪便无害化处理技术规范》《畜禽粪便还田技术规范》《畜禽粪污土地承载力测算技术指南》。向环境排放的,应符合《畜禽养殖业污染物排放标准》和地方有关排放标准。用于农田灌溉的,应符合《农田灌溉水质标准》。

《通知》还强调,各地要督促指导规模养殖场制定畜禽粪污还田利用计划,推动建立畜禽粪污处理和粪肥利用台账。加强日常监测,严防还田环境风险。加快畜禽粪污资源化利用先进技术和装备研发,积极推广全量收集利用畜禽粪污、全量机械化施用等经济高效的粪污资源化利用技术模式。

因地制宜推广粪污处理模式

法治周末记者了解到,目前对畜禽粪污的处理和资源化利用,各地主要呈现三种模式:一是能源化利用。对粪污进行厌氧发酵处理,生产沼气、生物天然气或发电上网,并产生沼肥,为农村提供清洁可再生能源,同时生产有机肥。二是肥料化利用。主要包括堆沤熟化制作的农家肥、液态发酵的粪肥、工厂化生产的商品有机肥和沼气工程产生的沼肥(沼渣、沼液)。三是饲料化处理。

不过,在这些模式运行背后,仍然存在运行机制、补贴政策等方面的问题。例如,沼气工程主要分布在农村,铺设沼气管网投资大,安全风险高,养殖企业不愿发展;生物天然气企业拿不到特许经营资质,难以进入城镇正常销售经营。

有专家认为,我国尚未形成以绿色发展为导向的农业补贴政策,生物天然气、有机肥等产品生产和使用缺乏扶持措施。粪污能源化利用产生的气、电成本较高,与天然气、大电网相比缺乏竞争力。

庆幸的是,73日,农业农村部、财政部发布《关于做好2020年畜禽粪污资源化利用工作的通知》,要求2020年继续支持畜牧大县整县推进畜禽粪污资源化利用(以下简称整县推进项目),全面提升养殖场户粪污处理设施装备水平,兼顾畜禽粪污田间贮存和利用设施建设,畅通粪污还田利用渠道,畜禽粪污综合利用率达到90%以上,规模养殖场粪污处理设施装备配套率达到100%,构建起种养结合、农牧循环的可持续发展机制。

上述通知还提出,整县推进项目今年安排剩余资金,按照既定实施方案支持规模养殖场和第三方处理主体开展建设。规模养殖场粪污治理项目重点支持规模养殖场饮水、清粪、环境控制、臭气处理、厌氧发酵或密闭式贮存发酵以及堆(沤)肥设施建设,购置粪肥运输和施用机械设备,配套建设粪污输送管网、田间贮存池等。

此外,通知还要求积极协调落实好沼气发电上网、生物天然气并入城市管网、用地用电等政策,为畜禽粪污资源化利用项目落地和运行提供支持保障。

推进畜禽粪污还田利用需要多措并举、久久为功。中国农科院农业环境与可持续发展研究所所长赵立欣建议,农村畜禽养殖应因地制宜地推广粪污处理模式:小型养殖场构建粪污直接还田小循环模式;规模化养殖场构建粪污处理后还田中循环模式;超过当地土地承载能力的养殖场构建大循环模式。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