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环保法治

江苏两生态局分别被判:违规审批、行政违法

2020-06-11 09:09:00 来源:法制日报·法治周末

江苏省徐州市铜山区圣人窝森林自然保护区。

 

江苏省睢宁县生态环境局在检察机关发出检察建议后,仍未采取及时、有效的监管措施,放任污染后果蔓延,导致社会公共利益持续处于受侵害状态,明显存在行政监管缺失,构成行政不作为违法。遂判决确认睢宁县环境保护局对危险废物的贮存未全面及时履行环境保护行政监管职责的行为违法

 

法治周末记者 张贵志

64日,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环境资源审判庭发布江苏法院环境资源审判白皮书。白皮书从4个方面对全省环境资源审判工作进行了全面总结:深入推进机制改革,不断探索环境司法“江苏方案”;依法审理环资案件,服务保障江苏生态文明建设;积极协作,推进生态环境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升司法保障能力,切实回应人民群众多元司法需求。

当日,省法院还向社会发布了2019年全省环境资源十大典型案例,其中有非法狩猎、污染环境、非法采矿等刑事案件;有依法认定违反自然保护区强制性规定的民事合同无效的民事案件;有通过巡回审判就地开庭追究非法捕捞者环境损害赔偿责任、依据企业自来水用量推定超标排污量、判决修复被破坏基本农田的环境民事公益诉讼案件;还有依法责令生态监管部门限期重新履职、移送违法线索督促环保机关履职的行政案件;以及强制清除非法侵占长江滩地污染物的行政、执行案件。

江苏省法院环境资源审判庭负责人称,希望通过典型案例的发布,进一步发挥司法裁判教育、评价、引导、规范功能,增强全社会环境资源保护意识,促进“用最严格制度、最严密法治保护生态环境”落到实处。

非法收购、运输、出售野生动物

2016年年初至201772日期间,何琦单独或伙同黄英杰多次非法收购、运输、出售多种珍贵、濒危野生动物,涉及小熊猫2只、绿鬣蜥6条、长臂猿2只、蟒蛇1条、猕猴4只、玳瑁3只、非洲灰鹦鹉2只。其中1只小熊猫、1只长臂猿死亡。

另外,何琦以让郭某某为其寄养代售,让黄英杰、任毅将大量蛇通过快递运输至广东省,后公安机关在郭某某父亲住处查获未出售的疑似蟒蛇活体3条。此外,何琦让郭沛杰代售3条蜥蜴,后来公安机关在郭沛杰父亲住处查获未出售的蜥蜴1条。

上述涉案动物中,1只小熊猫系李庆华向何琦、黄英杰出售,3只绿鬣蜥系崔光益向何琦、黄英杰居间介绍,1只绿鬣蜥系何佳明向何琦、黄英杰出售。经鉴定涉案蟒蛇、缅甸蟒、小熊猫、玳瑁、猕猴分属国家一、二级重点保护动物;长臂猿、非洲灰鹦鹉、绿鬣蜥、缅甸蟒、球蟒、萨氏巨蜥分别被列入《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附录Ⅰ、附录Ⅱ中。

苏州市姑苏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何琦、黄英杰非法收购、运输、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情节特别严重;李庆华、崔光益、何佳明非法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分别构成收购、运输、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和非法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以非法收购、运输、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分别判处何琦有期徒刑十一年六个月,黄英杰有期徒刑十年六个月;以非法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分别判处李庆华有期徒刑二年,崔光益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二年,何佳明有期徒刑八个月;并分别处十五万元至一万元不等罚金。

经了解,该案系公安部、环保部、最高人民检察院督办的收购、运输、出售国家一、二级保护野生动物刑事案件。因涉案人员较多,动物数量较大,跨越江苏、浙江、河南、四川、广东、云南等省,涉长臂猿、蟒蛇、小熊猫、猕猴等多种珍贵、濒危野生动物,是一起特征鲜明的涉珍贵濒危野生动物案件。

法院对该案的判决,对严惩破坏生态资源犯罪行为的审理具有一定的示范意义。

稀缺矿产被盗采

“凹土”(凹凸棒石粘土)是一种重要稀缺性非金属矿产物资,号称“千用之土、万土之王”。

江苏盱眙拥有的凹土资源储量占全国74%、世界48%,是国内发现的最早和现今探明储量最大、品位最优的凹凸棒石粘土矿藏富集地。这些矿产资源是人们生产、生活的重要物质基础,为国民经济发展提供能源和矿产原料,且矿产资源具有不可再生性,就被一些不法分子盯上了。

2018102日、109日晚,葛某某与王某某、朱某等人(均另案处理)经事先预谋后,联系挖机、农用车等,到盱眙县天泉湖镇蔡港水库南侧(属禁采区)盗挖凹土2次。王某某、朱某等人经吕某某(另案处理)居间介绍,将盗挖的凹土出售给江苏超捷催化剂有限公司,该公司支付朱某、吕某某介绍费,并分别以每吨160元的价格转账给王某某矿款59000元、52000元。

盱眙法院经审理认为,葛某某未取得采矿许可证擅自采矿,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非法采矿罪。该院于20191218日作出判决:葛某某犯非法采矿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二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对葛某某等人违法所得人民币22750元依法予以继续追缴。

盱眙县人民法院对非法采矿的行为采取高压态势,对犯非法采矿罪的被告人判处监禁刑,既起到打击、震慑作用,又能起到了教育、预防的作用。

生态局违规审批

被判重新作出

2013830日,江苏省人民政府印发《关于江苏省生态红线区域保护规划的通知》,将徐州市铜山区圣人窝森林自然保护区列为徐州市生态红线区域,自然保护区范围二级管控区。20169月,徐州迅腾物资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迅腾公司)委托安徽通济环保科技有限公司编制《徐州迅腾物资贸易有限公司建筑石料用灰岩、砖瓦用页岩开采项目环境影响报告书》,载明建设项目不在江苏省生态红线规划一级管控区和二级管控区范围内,不涉及铜山区范围内的生态红线区域,不违背《江苏省生态红线区域规划》。后迅腾公司将上述报告书连同申请书等材料报送徐州市铜山生态环境局(以下简称铜山生态局)审批。

2016929日,铜山生态局作出《铜山区环保局关于徐州迅腾物资贸易有限公司建筑石料用灰岩、砖瓦用页岩开采项目环境影响报告书的审批意见》,认为该项目在拟建位置具有环境可行性,并就该项目设计、建设提出具体要求。201827日,徐州市委办公室、徐州市政府办公室印发《徐州市贯彻落实江苏省第一环境保护督察反馈意见整改方案》,认定铜山生态局违规审批迅腾公司等3家企业自然保护区内采石项目环评文件,责令铜山生态局对已作出行政许可的项目,依法依规作出处理,并要求项目停止建设,逐步退出生态红线保护范围。

2018627日,铜山生态局依据行政许可法第六十九条规定,对迅腾公司作出《关于撤销徐州迅腾物资贸易有限公司建筑石料用灰岩、砖瓦用页岩开采项目环境影响报告书审批意见的决定》,称:撤销《铜山区环保局关于徐州迅腾物资贸易有限公司建筑石料用灰岩、砖瓦用页岩开采项目环境影响报告书的审批意见》;迅腾公司建筑石料用灰岩、砖瓦用页岩开采项目立即停止项目建设,并退出生态红线保护范围。

2018825日,迅腾公司向铜山区政府申请行政复议,请求依法撤销铜山生态局对其作出撤销环评审批意见的决定。铜山区政府于同年1023日作出《行政复议决定书》,对涉案撤销决定予以维持。迅腾公司不服,向法院起诉。

徐州铁路运输法院一审认为,铜山生态局作为对辖区内自然保护区进行监督检查的法定职能部门,理应确切掌握生态红线区域的名称、主导生态功能及范围等情况,应当清楚地知道案涉建设项目所在区域早在2013年已纳入江苏省生态红线区域保护规划,其在具有核查职责且实际具备核查能力的情况下,以环评报告评价失实构成以欺骗手段取得行政许可为由作出撤销决定,该撤销决定所依据的证据和理由并不充分;行政许可法第六十九条共五款,涉及多种可撤销行政许可的情形,铜山生态局在涉案撤销决定中不指明适用的具体条、款、项,属于适用法律不明确;铜山生态局作出涉案撤销决定作出前,未说明理由、未听取迅腾公司的陈述申辩,程序不合法。一审法院判决,撤销铜山生态局作出的撤销决定和铜山区政府的行政复议决定。铜山生态局不服提出上诉,后又申请撤回上诉。

南京环境资源法庭二审认为:在维持一审行政判决的基础上,还认为原审未判决被告重新作出行政行为不当。案涉建设项目位于江苏省生态红线规划管控区,铜山生态局在对迅腾公司的环境影响评价报告进行审批时,并未对建设项目是否符合自然保护区功能定位进行审查。因该事项涉及自然保护区生态保护,属于涉及国家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之事项,人民法院在作出撤销被诉行政行为之时,为维护国家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理应依照行政诉讼法第七十条之规定,判决被告重新作出行政行为。

而且,铜山生态局的撤回上诉申请不符合法律规定。鉴于一审法院应当判决被告重新作出行政行为而未予判决,准予撤回上诉,不利于维护国家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应依法驳回铜山生态局的撤回上诉申请。

综上,二审法院判决责令铜山区生态局限期重新作出处理。

此案涉及生态红线保护范围内违法批准建设项目的清退与监管。生态保护红线的实质是生态环境安全的底线,国家划定生态红线的目的是建立最为严格的生态保护制度,对生态功能保障、环境质量安全和自然资源利用等方面提出更高的监管要求,从而促进人口资源环境相均衡、经济社会生态效益相统一。

生态红线保护规划是生态环境行政主管部门建设项目环评审查批准的重要依据,是生态环境行政主管部门应当清楚知晓并熟练掌握的基本事项,是应当主动对照核查的内容。建设项目申请人提交的环评报告中关于项目在生态红线区的描述或陈述是否真实、准确,不能成为生态环境行政主管部门错误审批甚至违法审批的理由和借口。

未履行监管职责被判违法

20179月至10月,冯友康等人将从浙江省舟山市嘉达清舱有限公司等处接收的4车油泥委托夏方龙等人运至江苏省睢宁县岚山镇陈集村羊山砖瓦厂内,交由卢思堂等人炼油。卢思堂等经协商,将其中一车油泥倒入事先挖掘的渗坑,剩余油泥未及倾倒即被睢宁县公安机关查获。201710月,睢宁县环境保护局对倾倒的油泥进行应急处置,清理油泥污染物37.22吨。经江苏省环境科学研究院鉴定,该油泥系危险废物,危险特性为毒性和易燃性。后睢宁县环境保护局将上述油泥及油泥污染物一并转移至一危险品运输公司停车场内贮存。2018726日,冯友康等人污染环境犯罪被提起公诉,同年117日被提起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

该案在审理过程中,徐州铁路运输法院为及时处置涉案油泥,避免造成二次污染,于2019417日组织睢宁县环境保护局等单位就涉案油泥及其污染物处置问题召开协调会,确定由睢宁县环保局牵头对涉案油泥尽快做出处置。后因涉案油泥等污染物迟迟未移交有危废处置资质单位处置,贮存现场未设置危险废物识别标志,贮存油泥的塑料桶随意堆放,现场未采取防扬散、防流失、防渗漏等环境污染防范措施,不符合贮存条件,出现了二次污染。

睢宁县人民检察院于2019527日向睢宁县环境保护局发出检察建议,建议其对涉案危险废物的贮存依法进行监管,并尽快将涉案危险废物移交有危废处置资质单位予以合法处置。睢宁县环境保护局于201972日作出回复,认为其已履行相应监管职责,没有对涉案危废进行处置的职责。睢宁县人民检察院于2019719日向徐州铁路运输法院提起行政公益诉讼。该案审理期间,睢宁县环境保护局委托有资质单位对涉案油泥进行了处理。

徐州铁路运输法院一审审理认为:睢宁县环境保护局作为环境保护行政主管机关,对其辖区范围内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工作实施统一监督管理,对涉案危险废物的收集、贮存、运输、处置等各环节均具有法定的监管职责。《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明确规定,防治固体废物污染环境的根本目的在于保障人体健康,维护生态安全,促进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该法第五十五条规定,产生危险废物的单位逾期不处置危险废物或者处置危险废物不符合国家有关规定的,由环保行政主管部门指定单位按照国家有关规定代为处置。其目的就在于及时消除污染风险,防止因污染扩散造成新的损害,从而实现保障人体健康、保护生态环境的立法目的。故依照该法实施代履行,既是环保行政机关的职权,更是其必须履行的法定职责,环保行政机关理应恪尽职守。

冯友康等人因涉嫌刑事犯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客观上不具备处置涉案危废的条件,睢宁县环境保护局作为当地环保行政主管机关,理当履行代处置职责,以及消除环境污染,维护社会公共利益,其虽在污染行为发生后对相关事实进行了调查取证,将案件移送公安机关并对涉案油泥及污染物进行包装后转移,进行了一定的应急处置,但案发之后,在明知涉案油泥系具有毒性、易燃性的危险废物,需要依法收集、贮存并及时处置的情况下,未对涉案油泥依法规范贮存和有效管护,在存放容器出现破损以致油泥出现滴落、流淌、渗漏造成新的环境污染情况下亦未及时进行有关污染防治应急处理,且在检察机关发出检察建议后,仍未采取及时、有效的监管措施,放任污染后果蔓延,导致社会公共利益持续处于受侵害状态,明显存在行政监管缺失,构成行政不作为违法,遂判决确认睢宁县环境保护局对危险废物的贮存未全面及时履行环境保护行政监管职责的行为违法。

此案是在同一污染环境犯罪引发的刑事诉讼、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基础上提起的行政公益诉讼,也是江苏法院环境资源审判机制改革以来,在司法实践中环资案件“三合一”审判职能集聚的典型代表。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