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环保法治

赔偿修复成野生动物保护案审判新理念

2020-05-21 09:39:00 来源:法制日报·法治周末

公安机关查获的海龟。

 

公安机关查获的受保护鸟类。

 

法治周末记者 张贵志

涂某某、许某某、叶某某非法猎捕、杀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分别赔偿国家野生动物资源损失,并在省级以上媒体赔礼道歉……

近日,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发布涉野生动物保护公益诉讼典型案例。记者了解到,此次公布的6起公益诉讼典型案例,均是人民法院在《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动物交易、革除滥食野生动物陋习、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安全的决定》前后作出的判决,涉及非法猎捕、杀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非法收购、运输、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制品,非法狩猎等领域。

法治周末记者从6起公益诉讼案件中发现,法院在审理案件时,始终贯彻修复性的司法理念。

非法猎捕杀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

20195月至6月,涂某某单独或与许某某结伙,在禁猎期到杭州市临安区清凉峰镇的野外山林,采用气枪射击、照明抓捕、埋设陷阱等方式,非法猎捕有益或有重要经济、科学研究价值的野生动物果子狸、黄麂、竹鸡、野猪、棘胸蛙等,用于食用或出售。经评估,被猎杀的野生动物价值共计14700元。

201810月至20196月,叶某某、许某某单独或分别结伙,到临安区清凉峰镇的野外山林,在禁猎期采用自制火药枪射击、自制弹簧、套埋设陷阱、夜间照明等方式,非法猎捕国家一级保护野生动物梅花鹿、有益的或者有重要经济、科学研究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野鸡、竹鸡等,用于食用或出售。经评估,被猎杀的野生动物价值共计33600元。

20191227日,涂某某构成非法制造枪支罪、非法猎捕、杀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非法狩猎罪,叶某某、许某某因非法猎捕、杀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非法狩猎罪被追究刑事责任。许某某在两案中均构成非法狩猎罪。

2020312日,经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调解,杭州市检察院同日分别与涂某某、许某某,叶某某、许某某达成调解协议:涂某某赔偿野生动物资源损失14700元,其中10700元由许某某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叶某某赔偿野生动物资源损失33600元,其中3600元由许某某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上述款项已支付至浙江省杭州市临安区林业局账户);涂某某、许某某、叶某某于调解书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在浙江省省级(以上)媒体公开赔礼道歉。

而来衢州务工的宋某某,出于食用野味的目的,在2016年数次通过安置铁夹、设套的方式猎捕野生动物。并在衢州市柯城区衢化街道缸窑村附近山上捕获1只国家二级保护动物白鹇。201742日,还在衢江区黄坛口乡紫薇村附近山上用铁夹捕获两只野生动物。经鉴定,一只为国家二级保护动物鬣羚,一只被列入国家保护的有益的或有重要经济、科学研究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猪獾。

经评估,上述3只非法猎捕的野生动物合计为55800元。

衢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宋某某非法猎捕野生动物侵害了对生物多样性和当地生态平衡造成损害,并对公共卫生安全造成威胁,应承担赔偿损失的侵权责任。宋某某虽因犯非法猎捕、杀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而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8000元,但不能免除民事赔偿责任,参照评估意见,认定宋某某非法猎捕野生动物造成的损失为55800元。

在法院公布的6个典型案例中,有一名被告的身份极其特殊,为持有狩猎证的护林员。

20195月,持有狩猎证的范某某带着7只猎狗去山场采茶叶。到达山场后,猎狗发现一群猴类动物,并追逐撕咬。范某某并未阻止,任凭猎狗将一只猴子咬死。后范某某将咬死的猴子带回去洗净,并联系买家以1100元的价格售卖猴肉。经鉴定,被咬死的猴子系藏酋猴,属于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龙泉市检察院向法院提起公诉。

经龙泉市法院审理,范某某已构成非法猎捕、杀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非法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制品罪。综合范某某坦白、缴纳生态环境修复费用、退赃等情节,龙泉市法院判处范某某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二年,并处罚金3000元。在案件审理中,检察院与范某某达成调解协议,“由范某某承担生态环境修复费用1万元,并在市级以上媒体上公开赔礼道歉”。

法院认为,通过案件对野生动物资源所有权的论述,从侵权责任的角度认定被告需对非法猎捕野生动物造成的损失承担民事赔偿责任,有力震慑了潜在的以食用为目的非法猎杀野生动物的行为人。

非法猎捕、收购野生动物

201912月,丁某某在网上购买滑膛弹弓、钢珠、头灯等作案工具,利用夜间多次去平湖市独山港镇竹园等地,非法狩猎野生鸟类。同年1218日晚,丁某某在独山港镇周圩西坟村非法猎捕野生鸟时,被巡逻民警查获,发现其随身包里装有10只野生鸟,另家中冰箱里有已处理野生鸟41只。

经鉴定,当场查获的鸟类有棕背伯劳1只、珠颈斑鸠5只、白头鹎2只、灰头鹀2只,从其家中查获的41只野生鸟类为珠颈斑鸠。上述鸟类均为国家保护的具有重要生态、科学、社会价值的动物。经平湖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核算,涉案鸟类价值均为每只300元,51只野生鸟共计15300元。

平湖市法院审理认为,丁某某违反狩猎法规,使用禁用的工具、方法猎捕野生鸟类51只,情节严重。以非法狩猎罪判处丁某某有期徒刑六个月,缓刑一年,并赔偿国家野生动物资源损失15300元,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在市级以上媒体公开赔礼道歉。

20186月至7月,何某以设置捕鸟网、播放画眉叫声录音方式,猎捕野生画眉8只,并将其中4只驯养在其租住房内,将另外4只以220元价格出售给被告俞某某驯养。后俞某某驯养不当,致4只画眉死亡。经鉴定,此案中死亡的4只画眉价值为4000元。

绍兴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何某、俞某某非法猎捕、收购省级重点保护动物、“三有”保护动物画眉鸟,并致使野生动物死亡,破坏了国家野生动物资源,侵害了国家和社会公共利益,已构成侵权,应当承担相应的民事侵权责任。依法判决何某、俞某某赔偿国家野生动物资源损失4000元;并在新昌县级以上媒体进行赔礼道歉。

非法收购、运输、出售海龟

20181018日凌晨,刘某从浙江宁波西码头渔船上收购4只海龟转售给沈某某。姜某某驾驶小货车将该4只海龟运送至停在东港十八罗汉附近的沈某某货车上。1018日晚,沈某某所有的货车在普陀区东港街道被普陀区公安分局查获,当场扣押海龟107只。经两次委托鉴定:涉案海龟均为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其中105只蠵龟,有103只为亲体,2只为幼体;另外2只为绿海龟,均为亲体。所涉海龟总价值为3123600元。

浙江宁波舟山市人民检察院认定沈某某等3人非法收购、运输、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海龟),损害了国家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经浙江省检察院批准同意,舟山市检察院于2019522日向宁波海事法院提起公益诉讼。

宁波海事法院经审理认为,海龟属于国家二级保护动物,3被告明知海龟受国家保护,为谋取利益,仍进行非法收购、运输、出售,其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破坏了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资源和海洋生态环境,对社会公共利益造成了损害,已构成侵权,应承担赔偿损失、赔礼道歉的侵权责任,3被告在主观上具有共同故意,故3被告的行为构成共同侵权,应承担连带责任。一审法院判决:沈某某、姜某某、刘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在舟山市市级媒体上公开赔礼道歉;沈某某对3123600元生态修复补偿金承担赔偿责任,姜某某、刘某对上述3123600元生态修复补偿金中的69600元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浙江高院称,本案是全国海事法院受理的第一起涉海龟民事公益诉讼和刑事附带民事案件的全新尝试,在配合公安、检察院和政府部门打击破坏野生动物资源和海洋生态环境违法行为的同时,充分发挥了海事法院在保障海洋环境资源工作中的海事审判职能,在社会上起到了良好的警示教育作用。

本案在认定3被告的侵权行为时,将侵权客体认定为野生动物资源和海洋生态环境,且从完整的市场交易链条的角度论证了3被告的收购、运输、出售行为与破坏野生动物资源、海洋生态环境之间均有因果关系。另一方面,对野生动物价值的认定标准,综合考虑了水生野生动物物种经济、研究、生态、社会、遗传资源等各方面的价值,从而规定国家二级保护动物的价值按保护费的6倍计算,涵盖了野生动物资源和海洋生态环境恢复所需的费用。该案直接依据涉案海龟的价值确定生态修复补偿金的计算标准,对类似案件的处理具有很好的借鉴和参考意义。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