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治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法治中国

“两高”先后发布涉矿犯罪典型案例

对盗采矿产资源犯罪零容忍

2022-11-23 23:45: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从司法实践的相关动态来看,当前盗采矿产资源犯罪呈现出与以往不同的新现象、新特点:一是犯罪手段的隐蔽性更强,通常表现为披着合法外衣而行非法盗采之实;二是涉案主体更加复杂,共同作案特征明显,一般表现为涉案人员来自各行业、多领域,分工明确、精细;三是“涉黑”势力向矿业市场渗透趋势明显,当前主要呈现出了“以矿养黑”的突出现象;四是犯罪日趋复杂化、产业化和组织化,某些地方已形成了“采—运—销”一体化的黑色产业链条

《法治周末》记者 孙继斌

图片来源网络

1111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官网发布了4件依法惩治盗采矿产资源犯罪典型案例,包括3件严重破坏矿产资源从严惩处的案例、1件经核实系工程附随采挖的行政违法行为不构成犯罪作不起诉的案例。此前,最高检向省级检察院下发了《关于印发检察机关依法惩治盗采矿产资源犯罪典型案例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

而就在4个月之前,即78日,最高人民法院也发布了10件人民法院依法惩处盗采矿产资源犯罪典型案例。两高“不约而同”地发布惩治盗采矿产资源犯罪典型案例,充分说明了最高司法机关对盗采矿产资源犯罪的零容忍态度。

中国地质大学(北京)法学系刑法学博士李鄂贤认为,这类犯罪典型案例的发布是对当前突出的盗采矿产资源犯罪现象的及时关切与有力回应,是及时的,也是必要的。

最高检公安部督办的长江河道非法采砂案

长江河道砂石是国家矿产资源,具有维持河道潜流、稳定河道形态、提供水生物繁殖栖息地等重要功能。江砂资源的无序开采,不仅危害水生生物群落,严重破坏长江生态,而且改变原有水文环境,影响航道安全,甚至造成河床坍塌,给防洪安全带来重大安全隐患,危害巨大。但一些不法分子为了利益仍然顶风作案。

在此次最高检发布的4件典型案例中,第一件《张某山等32人非法采矿、马某玉掩饰、隐瞒犯罪所得案》就是盗采长江河道砂石案。

20213月至7月,被告人张某山等人事前通谋结伙,约定出资比例、作案分工、收益分配等,利用出资购买的非法改装隐形吸砂泵船,在安徽省铜陵淡水豚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河段上下断面之间非法采砂。受张某山等人纠集,被告人凌某华、鲍某文等人明知未取得河道采砂许可证,仍采用与张某山等事前共谋、采运一体的方式,参与盗采江砂。被告人马某玉明知凌某华等人销售的江砂系盗采,仍以94/吨的价格,购买1000余吨后销售。至案发时,该犯罪团伙累计作案10起,盗采江砂46765.04吨、价值289.31万元。公安机关现场扣押11040.04吨。经评估,该犯罪团伙造成矿产资源和生态环境损害515.75万元。

针对该犯罪团伙反侦查意识强,客观性证据调取难的问题,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共同派员赴盐城指导办案,协调解决关键证据的收集问题。同年7月底,建湖县公安局陆续提请建湖县检察院批准逮捕本案犯罪嫌疑人。1229日,案件移送审查起诉后,建湖县检察院在上级检察机关指导下,通过组织召开公检联席会议等方式,要求公安机关对全案证据作了进一步完善,并根据“采、驳、运、销”4个环节中各行为人的分工和作用,准确区分主从犯,积极开展认罪教育和释法说理,促使33名被告人中的31人签署了认罪认罚具结书;督促部分被告人主动退出全部违法所得,进行了生态环境损害赔偿。

今年128日,建湖县检察院按照江苏省环境资源审判集中管辖的规定,向东台市法院提起公诉。211日,建湖县检察院对33名被告人中的14名主犯提起附带民事公益诉讼,对其中有非法采矿犯罪前科、多次违法采砂主观恶性较大、获得违法所得占比较多的张某山和鲍某文,提出额外承担惩罚性赔偿的请求。同年31日,东台市法院采纳了检察机关的全部意见,对张某山等32名被告人以非法采矿罪,分别判处四年六个月至一年不等有期徒刑,并处罚金207万元;对被告人马某玉以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2万元。14名附带民事公益诉讼被告连带承担515万余元民事损害赔偿和技术评估费用28万元,在国家级媒体公开赔礼道歉;张某山和鲍某文分别另行承担13.5万余元、1.2万余元的惩罚性赔偿。此案一审宣判后,所有被告人均未提出上诉。

为逃避监管向公职人员行贿383万元

4件典型案例中第二件为“吴某斌、李某军等非法采矿、行贿案”。记者注意到,此案既体现了检察机关对严重破坏生态环境的盗采矿产资源犯罪零容忍的态度,也集中体现了近年来盗采矿产资源犯罪隐蔽性更强的特点。

2011年至2018年间,被告人吴某斌为获取非法利益,在贵州省黔西县注册成立某生物有机肥公司,公司业务所涉矿产资源为泥炭矿。

公司成立后,吴某斌向毕节市国土资源局原局长王某某(另案处理)行贿,取得黔西金马骆岩泥炭矿等5家矿山的采矿许可证。之后,吴某斌先后注册成立了5家泥炭矿公司,以发包、转让、合作开采等方式,分别将5家泥炭矿公司的采矿权交由被告人杨某等人经营。

吴某斌、李某军、杨某等人在没有依法办理土地使用手续、没有依法取得煤炭采矿许可证的情况下,以开采泥炭为幌子,越过浅层地表大肆盗采煤炭资源并销售。

为逃避国土部门对非法采矿的监管,吴某斌授意李某军多次向黔西县国土资源局原局长罗某某和黔西县国土资源局执法监察大队原大队长汤某(均另案处理)行贿。

2019年,因泥炭矿公司被省委巡视组发现有盗采矿产、破坏环境等系列违法犯罪,吴某斌寻求时任贵州省纪委省监委原正处级监察员广某(另案处理)的帮助,并向广某行贿。

经查,吴某斌等人非法销售煤炭数量为267万余吨,销售总金额逾3.6亿元;非法占用项目用地2714亩,造成其中的1378亩农用地被严重破坏,无法恢复原耕种条件;为谋取不正当利益,向王某某、罗某某、汤某、广某行贿383万余元现金和价值29万余元的茅台酒。

2021114日、1011日,黔西县检察院(注:20215月,黔西县撤销,设立黔西市)先后对吴某斌和李某军以行贿罪、非法采矿罪,对杨某以非法采矿罪向黔西市法院提起公诉。同时,黔西市检察院刑事检察部门按照管辖规定,将本案破坏生态环境公益诉讼线索,移送毕节市检察院公益诉讼部门审查,继续追究被告人的生态损害赔偿责任。目前,该公益诉讼案件正在审查中。

20211216日,黔西市人民法院以杨某犯非法采矿罪,判处其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今年59日,黔西市人民法院以吴某斌和李某军犯非法采矿罪、行贿罪,数罪并罚,分别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六个月和有期徒刑八年;对3名被告人合计判处罚金980万元,追缴全部违法所得2.69亿余元。一审宣判后,吴某斌、李某军以量刑过重为由,提出上诉。二审开庭后,吴某斌撤回上诉。76日,毕节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驳回李某军上诉,维持原判。

针对案件暴露出的问题,黔西市人民检察院会同当地国土资源部门、公安机关,对辖区内矿山企业进行全面排查,深挖“漏网之鱼”,依法追诉了20名涉嫌非法采矿犯罪人员。同时,强化监检协作,推动纪检监察机关对监管矿产资源失职渎职的国家工作人员进行了立案查处。

针对此案的典型意义,《通知》指出:“近年来,非法采矿呈现犯罪手段多样化特点,犯罪隐蔽性更强。为了使犯罪行为不易被发现,盗采矿产资源犯罪由传统无证开采向披着合法外衣、行盗采之实转变的趋势明显。有的不法分子打着合法经营的幌子,恶意超范围开采;有的披着参与正规建设项目的合法外衣,私自在施工过程中偷挖滥采。为逃避监管查处,一些犯罪分子甚至拉拢腐蚀党政机关领导和一线执法人员,寻求庇护。“

筑牢维护矿产资源和生态环境安全的司法屏障

最高检官网信息显示,据最高检第一检察厅负责人介绍,2019年至2021年,全国检察机关对非法采矿、破坏性采矿犯罪案件批准逮捕821015253人,起诉1056125649人,有力地打击震慑了犯罪。但此类犯罪点多、线长、面广,手段翻新、屡禁不止。通过发布典型案例,有利于看清严峻复杂的犯罪形势,进一步强化责任担当,筑牢维护矿产资源和生态环境安全的司法屏障。

该负责人表示,近年来旺盛的市场需求导致矿产资源价格不断上涨,一些不法分子为牟取非法利益,盗采国家矿产资源,违法犯罪日益猖獗。此类犯罪不仅破坏国家矿产资源及其管理秩序,也极易造成生态环境破坏,引发地质灾害、安全事故。所以,要准确认识依法惩治盗采矿产资源犯罪的迫切性。

最高检第一检察厅负责人介绍,下一步,检察机关要深入开展自然资源领域专项整治行动,持续保持对盗采矿产资源犯罪从严惩治力度,通过制发解答类意见等方式,着力研究解决司法办案中的突出困难和问题。

《法治周末》记者注意到,今年78日,最高人民法院也发布了10件人民法院依法惩处盗采矿产资源犯罪典型案例。这是作为最高法印发《关于充分发挥环境资源审判职能作用依法惩处盗采矿产资源犯罪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而配套发布的。

10个案例覆盖了我国东部、中部、西部、东北等各经济区域,涉及多种类型矿产资源保护。惩处的盗采犯罪行为,既有发生在江河海洋、矿山林场的,也有发生在村镇周边、百姓身边的;既有针对稀土等战略性稀缺性矿产资源的,也有针对砂石等常见矿产资源的;既有破坏生态环境、毁坏耕地的,也有危害防洪安全、妨害历史文化保护的。案例涉及长江保护法实施、黑土地保护、国家海洋战略、能源和战略性资源安全等多项全局性问题,体现了人民法院加强对矿产资源全面保护的坚定意志和显著成效。如案例5,缪某林、郭某晶非法开采稀土案,是人民法院加强对战略性矿产资源司法保护的代表性案例。犯罪分子跨区域非法探矿,与当地人员“内外”勾结,在江西黎川某山场盗采国家规定实行保护性开采的离子型稀土。人民法院综合考量涉案矿产资源和生态环境因素,依法追究缪某林、郭某晶刑事责任,准确认定共同犯罪。案例8,王某章、康某川等人非法采砂案,是人民法院以司法审判护航海洋生态文明建设的代表性案例。犯罪分子精心组织、策划,专门改造船舶、雇佣人员,采取连续作业方式,在福建闽江口和西犬岛附近海域盗采海砂。法院依法认定和区分主犯与受雇人员的责任并予以相应的刑事处罚,依法认定和处理用于犯罪的专门工具船舶。案例7,王某等人非法开采泥炭土案,是法院加强对黑土地司法保护的代表性案例。犯罪分子在黑龙江尚志、无偿租用他人耕地盗采泥炭土,不仅对珍稀矿产资源造成不可恢复的损害,也严重破坏了黑土地的土壤结构和大面积基本农田。法院坚持上下游犯罪一并惩治、从严惩处,以法治强力保护黑土地这一耕地中的“大熊猫”。

最高法表示,依法严惩盗采矿产资源犯罪、保护环境资源、建设生态文明任重道远,需要全社会共同参与。人民法院要”聚焦人民群众反映的突出问题,努力用最严格制度、最严密的法治筑牢维护矿产资源和生态环境安全的司法屏障。”

盗采矿产资源犯罪呈现隐蔽性更强等特点

对于两高接连发布此类典型案例,专家对此有何看法呢?

中国地质大学(北京)法学系刑法学博士李鄂贤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认为,基于当前的形势,并结合盗采矿产资源犯罪的新特点,典型案例的发布凸显两方面的重要价值:一方面,是及时、准确地回应了党的二十大所提出的中国式现代化要求。党的二十大报告深刻指出,中国式现代化是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现代化。盗采矿产资源犯罪不仅严重破坏了人与自然良性互动的发展格局,更是完全背离了新时期推进美丽中国建设的长远目标。典型案例的发布是及时的;另一方面,是直接、持续地展现了对盗采矿产资源犯罪的高压打击态势,同时也为各级司法机关办理相关案件提供指引。矿产资源是极为宝贵的不可再生富集物,为经济社会发展提供了重要的物质保障。盗采矿产资源犯罪对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构成重大风险隐患,依法严厉惩治盗采矿产资源犯罪行为,表明了司法机关打击该类犯罪的坚定决心和零容忍态度,同时也进一步规范了各级司法机关对此类案件的办理。典型案例的发布是必要的。

李鄂贤说,从司法实践的相关动态来看,当前盗采矿产资源犯罪呈现出与以往不同的新现象、新特点:一是犯罪手段的隐蔽性更强,通常表现为披着合法外衣而行非法盗采之实;二是涉案主体更加复杂,共同作案特征明显,一般表现为涉案人员来自各行业、多领域,分工明确、精细;三是“涉黑”势力向矿业市场渗透趋势明显,当前主要呈现出了“以矿养黑”的突出现象;四是犯罪日趋复杂化、产业化和组织化,某些地方已形成了“采—运—销”一体化的黑色产业链条。

责编:戴蕾蕾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22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