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治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法治中国

中轴线上的“心理咨询师”

2022-11-10 08:56: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中轴线上的守护者之安定门派出所

图为安定门派出所民警在辖区工作。 刘聪

《法治周末》记者 孟伟

北京中轴线最北端的派出所——安定门派出所,在豆腐池胡同里。这里既保留着老北京的风貌,又充满了现代气息。

早晨,从鼓楼大街地铁站出来,沿着旧鼓楼大街一路向南,街边早餐铺门口摆着的蒸笼不断往外冒着蒸汽。再路过一排门面整齐的咖啡店和小酒馆,就能看到豆腐池胡同的标牌。拐进这条细长的胡同,静谧的景色就在眼前:青灰色的砖瓦向上延伸至一排排屋檐,小院繁茂的树枝探进了对面的人家,黄绿交杂的树叶缝隙中透出蓝色的天空。

除了钟鼓楼、国子监、孔庙这样承载着历史的古建筑,安定门派出所的辖区以胡同为主,居民大多居住在平房四合院里。在这里,胡同也是居民生活空间的延伸。秋冬时节,人们很容易看到这样的景象:院门口几位熟识的大妈在晒太阳,下棋的大爷脚边一只灰白色的狗正眯着眼打盹儿,打扮精致手持单反相机的游客穿行在胡同里。这些画面,组成了安定门派出所辖区一道既传统又现代的独特风景线。

片警功夫:“晚上睡觉鞋子冲哪边儿都知道”

安定门派出所原先在豆腐池胡同里一个不显眼的四合院里,来办事儿的居民不仔细看很容易就走过了。2000年左右,这座四合院前盖起了二层楼,后院还保持着老四合院的庭院和正房,前院有了能停放5辆警车的停车场和车棚。

车棚里除了停放零星几辆自行车外,还停着近10辆车身喷着蓝白色油漆、侧面印有“公安”字样的电动车。民警们骑着电动车穿梭于胡同里,少了一份威严,多了一份亲切。

“在胡同里开车出警不灵活,骑电动车能保证实效性。”在安定门派出所工作了26年的杨秀峰记得,他1996年转业到安定门派出所做片警的时候,都是走路出警。之后,过了几年,大家都有了自行车的时候,才开始骑着自己的车出警。

“那时候,胡同里停的汽车也不多,骑自行车很快就能到。”也是在那时,通讯设备不像现在这般齐全,社区民警打下了扎实的工作底子。“谁家几口人,是做什么工作的,甚至连家里物件放在哪儿、晚上睡觉鞋子冲哪边儿都知道。”杨秀峰双眼微眯,笑着告诉《法治周末》记者自己做片警时下的功夫。

起初,社区民警刘文渠对进入一个胡同里的派出所工作并不感兴趣。但慢慢地,他对胡同的感情越来越深,甚至离不开这里了。在工作中,他认识了一位研究北京文化的老北京人,常听他回忆鼓楼附近变迁的故事。有时,走在胡同里,他也会听到居民们讲述着安定门的故事。他说,在这里,几乎每个院子都承载着不同历史人物的精彩人生。

善用方法:“我们也是中轴线上的‘心理咨询师’”

在这1.8平方公里的辖区内,诸如猫上树、在院门口的板凳被人拿了、邻居把菜放自家墙边儿了,等等,都是民警面对的警情。用老民警的话说,辖区的老百姓不管是大事小事都愿意找派出所。

前不久刚退休的李劲松在今年5月被表彰为全国特级优秀人民警察。他告诉《法治周末》记者,自己还亲手放飞过鸿雁。

“当时有居民报警,说树上有两只‘大鹅’被困住了,很长时间都没动。”李劲松到达报警地点后,看到两只鸿雁被缠在树枝上,他爬上房顶把缠住的细线剪掉。“当时想拿袋子装回来怕给它们委屈了,可如果抱着鸿雁,它们又扑腾。”考虑再三,他一手拎着一只鸿雁回到了派出所。

接下来,该把这两只鸿雁送去哪里?李劲松连夜请教了北京市一家野生动物保护协会的工作人员。他得到了这样的建议——如果鸿雁没有受伤,可以就近找个水域放飞。第二天一早,李劲松到什刹海贴近湖面的地方将两只鸿雁放飞了。

北京的胡同与楼房不同,只有极个别的四合院里住的是一家人,更多的是人口复杂、人员流动大的大杂院。甚至,一个院子里能容下几十户人家,门碰门是常有的事,纠纷、冲突也并不鲜见。

李劲松记得,有一次,两家人因为地上的一片菜叶而起了纠纷。一家人认为另一家人扔菜叶是故意要让对方滑倒,进而达到“谋害”对方的目的。为了这件事,他前前后后调解了一个多月,最终两家人握手言和。

在社区民警的工作岗位上,老民警都会提醒新人要善于用群众的方法、话语来解决问题。“跟大爷大妈讲大道理人家不见得听,但是要跟他聊家长里短、人情世故,他们就很容易接纳。”在李劲松看来,“我们也是中轴线上的‘心理咨询师’。”

保护北京中轴线被提上日程后,一方面要恢复老北京的传统景观,另一方面也要让老百姓住得更舒心。在安定门派出所辖区内,公房腾退工作也牵动着民警们的心。打消相关居民对腾退工作的顾虑与成见,也成了安定门派出所民警的一项日常。

此外,有些子女不在身边的老人,时不时地就会因为一些小情况报警。“这些老人往往只是想找个人诉苦、聊天。这时候,就需要我们设身处地和他们沟通。”李劲松说。

警民相依:“他要敢动你,我们大家伙就一块儿上”

安定门派出所所长田辉常说,用心服务不是嘴上说说而已,“派出所是辖区老百姓的靠山,在关键时刻老百姓也站在我的背后”。

一次值班到深夜,田辉接到居民的报警电话,得知平常被大家称为“热心小伙”的鲁某出事了。田辉回忆道:“我现在还能想起来,他个儿挺高,身体状态非常棒,手脚也非常勤快,邻居需要提重物、修小电器都愿意找他。但是他那次因为一些特殊原因导致情绪激动,在自己家打砸家具,出现过激行为。”

田辉到达鲁某家门口后,看到鲁某随时有可能自伤。没时间多想,田辉踹开门板,一把薅住鲁某的脖子,几个翻滚把他压在身下。

从鲁某家出来后,田辉看到楼道里围着一群人。离他最近的大哥,手里拿着把扫帚;旁边的大姐,手里拿着擀面杖。大家纷纷说:“他要敢动你,我们大家伙就一块儿上。”这一刻,他真切地感受到了人们常说的“警民鱼水情”“警民是一家”的深刻含义。

为了抓捕盗窃居民三轮车的贼,田辉曾经接连蹲守了一个星期,每天都从早上8点到深夜。他忘我的工作态度,得到了周边居民的高度认可。“有时候,我们一个不经意的举动,就对以后工作起到很大的推动作用。”田辉说。

慢慢地,管片民警成了辖区居民的朋友。谁家里有喜事,都会通知民警一声。过年时,民警和居民还一起包饺子,其乐融融。

贴心反诈:“让老人感受到来自社会的温暖”

解决治安问题是胡同里社区民警最基础的工作。随着时代的变迁,胡同里发生的案件类型也有明显变化。

副所长王金坤是2003年到安定门派出所的,当时他最怕接到的就是有关盗窃的报警电话。“那时候都是一条胡同的好几户人家一起被偷。早些年平房大多用的是木门,加上夏天平房闷热很多家会给门窗留个缝,贼偷完东西后把装钱的衣服、裤子直接扔到房顶上,等到有人起床的时候才会发现被偷了。”王金坤说。

经常接手复杂案件,王金坤被所里的人封为“鹰眼神探”。在他看来,犯罪手法越来越多样,作为警察要持续学习。近些年,反诈骗成为他重点关注的问题。

“我们直接劝阻一名老年受骗者向诈骗团伙汇款,及时止损了二十几万元。当时她已经在汇款了,我们的民警开车把老人从银行接到派出所,然后通知子女来接人。”一个月前,在安定门街道打击养老诈骗以案释法进社区主题讲座活动上,王金坤用以案释法的方式,提醒社区老年人防范以提供“养老服务”、开展“养老投资”等名义实施的各类违法犯罪活动,在日常生活中提高警惕。

《法治周末》记者了解到,今年以来,安定门派出所的电话劝阻就达到了80多起,其中不乏老年人。

刘文渠表示,老年人一直以来都是电信诈骗的主要受害群体之一。很多老人的子女忙于工作,无法长期陪伴在老人身边,老人们的孤独感挥之不去,更容易上当受骗。“我们在社区,就多代替老人的子女关照老人,让老人感受到来自社会的温暖。”刘文渠说。

刘文渠还特意制作了一个“国家反诈中心”APP下载二维码的牌子挂在胸前。休息时,他经常到辖区里和居民聊聊天,提醒他们注意防范电信诈骗。

田辉认为:“怎么用好文化传承宣传反诈骗是个需要动脑筋的事儿。”近年来,安定门派出所多次在孔庙开展反诈宣传活动,揭露各种新型骗局,让周围的居民以及游客减少受骗几率,同时接受传统文化熏陶。

多年来,安定门派出所的民警不忘“有求必应,有警必出”的初心,默默守护着北京中轴线的最北端。他们为辖区居民提供安全有序的居住环境,也让来到这里的游客安心享受着北京城的独特韵味。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22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