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治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法治中国

中国院警故事

2022-09-15 09:24: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图为北京友谊医院(通州院区)警务室。   郑超

图为北京友谊医院(通州院区)警务工作室负责人谭玉兵在办公桌前。 郑超

《法治周末》记者 郑超

在谭玉兵的手机里,至今保存着一个“特殊病人”的照片。

谭玉兵是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友谊医院(通州院区)(以下简称友谊医院通州院区)警务室的一名驻院警察(以下简称院警)。而那个“特殊病人”,则是一位去年曾在医院对护士大打出手的患者。谭玉兵回忆,当时,警赶到现场后,迅速将这名患者控制住。在周围目睹了这一幕的人们,自发地给院警鼓掌。后来,这位患者再到医院复查时,“不吵不闹,按正常程序看病”。

对于谭玉兵和他的4名同事们而言,日常工作之一就是预防、处置医院中发生的大小冲突。医院大门右手边的灰色平房就是他们轮流24小时值守的警务室,距离对面的门诊楼约40米。

202071日,《北京市医院安全秩序管理规定》施行。在其第十三条中,有这样的规定:“公安机关应当按照规定在二级以上医院设立警务室,配备必要警力;警务室与医院治安保卫部门联合办公。医院应当为警务室提供必要工作条件。”

在此背景下,类似这样的警务室已经成为北京多家医院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放眼全国,越来越多的医院相继设立了警务室。这也与制度的支持密切相关。

2021年,国家卫生健康委、中央政法委、中央网信办、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等八部门提出了《关于推进医院安全秩序管理工作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意见》将强化医院警务室建设作为“有效预警防范”的重要举措,提出“各省级公安机关应当会同同级卫生健康行政部门根据医院实际需求及公安勤务模式,探索医院警务室(站)建设标准,指导强化医院警务室(站)正规化、专业化、智能化建设,进一步明确工作职责”等要求。

一个医院警务室的日常

2018年,谭玉兵来到友谊医院通州院区,成为一名院警。当时,这家医院还没有设立警务站,谭玉兵和保卫处的工作人员共用一间办公室。作为该院区的首名院警,他见证了友谊医院通州院区警务室的建设、竣工挂牌,以及各项工作机制的逐步完善。

作为首家入驻通州区的三级甲等综合医院,友谊医院通州院区已为医护人员设下了几道“安全关”。友谊医院通州院区保卫处工作人员曹勇国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在门急诊楼、住院楼、儿科以及地下通往门诊的入口处都设有安检,由专门的安检人员和安检设备对来院人员进行细致检查。

98日早7点到17点,安检总人数:12774,安检总包数:3364……其中有违禁品:水果刀9个,甩棍1个,剪刀2个,暂扣安检口,没领走物品已交接。”采访中,友谊医院通州院区保卫处工作人员杨帆向《法治周末》记者展示了前一天的工作记录。

在曹勇国看来,设置安检有助于发现和重点检查可疑人物。2020年医院有了安检后,刀具、剪刀等有攻击性的工具都被拦在了安检门外。

99日,《法治周末》记者在友谊医院通州院区警务室内看到,16块屏幕占了里屋一墙面的三分之一。通州公安分局焦王庄派出所驻友谊医院通州院区警务工作室负责人谭玉兵介绍,16块屏幕实时展示着医院各个点位的情况。一旦装有“一键报警”装置的点位有“报警”行为,办公桌上的电脑将出现响亮的报警声,屏幕上还会有弹窗提示。院警和安保人员接到报警会在第一时间赶赴报警点位。

曹勇国介绍,在每一个诊室、每一个护士站,都有随手可及的“一键报警”装置。“医院里发生冲突,保安如果劝不住,民警就会到场处理”。

“如果出现‘医闹’人员或‘号贩子’,警务室民警会第一时间出警。”曹勇国补充说。

几年间,友谊医院通州院区警务室参与破获过几起大案。据谭玉兵介绍,2019年,警务室接到线索称,该院妇产科的建档号“一号难求”,很多当地孕产妇挂不上号,只能通过网络上的号贩子建档。那时,一个普通的建档号被倒卖到2000元到5000元不等。

谭玉兵立即将上述情况上报所里,并与治安民警一同通过已经建档的患者摸排线索,发现一伙攻击京医通系统、高价贩卖建档号的号贩子。随后,焦王庄派出所会同刑侦、警务支援、内保支队、法制等部门缜密侦查,出动警力跨越7省一举查获并刑拘犯罪嫌疑人16人,抓捕行动起到了较大的震慑作用,也得到了医院和辖区百姓的称赞。

更多时候,院警们为服务患者而忙碌。就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的前一天,警务室为一名患者找到了丢失的手机,为另一名失主找回了1万多元的看病钱。

谭玉兵介绍,警务站成立后创建了三项机制,一是每天进行安全巡查,及时剔除安全隐患。对儿科、住院部等重点部位多次巡查。二是警务站、保卫处与医患办每周召开联席会议,回顾一周重点关注的医患,做到心中有数。此外,每个月警务站民警和保卫处工作人员会深入到各个科室进行全面检查,剔除消防安全隐患。

警务站还成立了应急小分队,遇到紧急情况时,队员们头戴钢盔,带上各种装备在医院内及时处置突发事件。

有的患者从外地赶过来,看病遇到困难,也会找院警帮忙。“我们也会根据实际情况,帮助有特殊困难的患者协调看病事宜。”谭玉兵说,“人民警察就是为人民服务的,不管是什么地方来的患者,遇到困难向我们求助,我们都会力所能及地帮助他们。”

医院内警情近年发生变化

对很多医护人员来说,在医院内设立警务室,意味着切实的“安全感”,且体现在方方面面。谭玉兵告诉《法治周末》记者,也有遭受电信诈骗医生向院警们求助。

据报道,自20207月《北京市医院安全秩序管理规定》实施以来,全市涉医违法犯罪发案率稳步下降。2021年,北京市二级以上的医院共308家,已建成医院警务室279家,警务室建成率90.6%,投入专职警力629名进驻医院警务室开展工作。

屠殿文是北京市公安局东城分局建国门派出所的一位民警。他先后在北京天坛医院、北京协和医院担任警工作。在他看来,在医院建立警务工作室非常有必要。过去,遇到临时治安事件或者医疗纠纷时,事主要先拨打110报警,指挥中心再把出警任务布置到公安分局,然后转到最近的派出所。成立警务工作室后,驻守在医院的民警全年每天24小时接待群众报警,这极大地缩短了出警时间,也增强了医护人员的安全感。

在担任警的这十几年间,屠殿文也观察到了医院内警情的一些变化。“在北京,过去发生在医院内的盗窃案件很多,甚至有‘专吃医院’的盗窃团伙。现在,由于医院内高清摄像头的配置、警方打击力度加大等原因,盗窃警情已不多见。”

2018年发布的《中国医师职业状况白皮书》显示,66%的医师经历过不同程度的医患冲突,绝大多数为偶尔的语言暴力。据谭玉兵观察,工作中,暴力伤医事件少了,但一些患者和家属在情绪不稳定时会有过激言语。对此,院警绝对不会掉以轻心。

此外,由于网上预约制度在北京各大医院的推行以及线上支付方式的普及,许多号贩子也从线下转到了线上。而这无疑加大了警方的打击难度。

新冠疫情出现后,各家医院都设置了防疫岗,负责查验入院人员相关健康数据。屠殿文驻守的协和医院自然也是如此。他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几乎每天,防疫岗处都会产生大量矛盾纠纷,几乎占据协和医院警情的三分之二。

“许多前来就医的患者或陪同家属不理解防疫政策,不愿意配合院方扫码验证等工作,矛盾纠纷由此产生,甚至有可能上升为治安案件。”屠殿文说,接到报警后,院警能在第一时间赶到现场进行处置,尽早化解矛盾纠纷,从而保证医院的正常秩序。

319日,北京市公安局党委会同市委组织部、市委政法委、市卫健委党委,联合会签了《关于推进医院警务室负责人兼任医院治安保卫部门党组织副书记的实施意见》,在三甲医院警务室全覆盖、其他二级以上医院基本覆盖的基础上,推进警务室负责人兼任医院治安保卫部门党组织副书记,并在56家医院开展试点。这是党建引领基层社会治理的又一创新举措。

6月,协和医院下发了红头文件,建国门派出所副所长向锦被任命为协和医院保卫处党支部副书记。在屠殿文看来,“这更有利于医警联动,院方和警方的关系也更紧密了”。

各地医院相继成立警务室

院警并非新生事物。据媒体报道,早在2006年,辽宁省沈阳市公安局、卫生局就启动了院共建的治安防控体系。“将26名公安干警派驻到18家医院,主要职责是打击‘医闹’‘医托’和‘小偷’。”该报道称,沈阳市在医院设立警务室,在全国还属首创。

近年来,全国各地许多医院警务室相继成立,为维护良好的医疗秩序发挥了重要作用。

《法治周末》记者在梳理相关报道时注意到:2020年,依托辖区公安机关指挥平台,江西选取了南大一附院等9家大型医院打造智慧平安医院,推动医院“防火墙”建设升级。目前,江西已在二级以上医疗机构建立三百余个警务室或警务点。

截至2021年,湖北武汉警方已在全市三级医院和部分二级医院共设立驻医院警务室81处。也是在2021年,武汉市涉医刑事警情同比下降12.6%

2021年,河南省有667所二级以上医院建立了警务室,632所医院设立应急报警装置,与公安机关联网467所,确保了医疗机构的正常治安秩序和社会稳定。

郑州市公安局二七分局建中街派出所位于交通路和保全街交叉口向东300米路南。数年来,该派出所所长张传奇的主要工作之一是服务于周边医院,处理医患纠纷。

以建中街派出所辖区康复中街为中心,周围数百米内有4家医院:武警河南总队医院、郑州大学第三附属医院、郑州大学第五附属医院、河南省第三人民医院(河南省职业病医院)。

据张传奇回忆,20142015年间医患纠纷比较频繁,有医疗事故引起的,也有患者无理取闹的。那时起,建中街派出所就专门派了两个民警常驻周边医院进行执勤。

3年前,得到几家相关医院支持后,建中街派出所专门设立了一间200平方米的警务室,专门负责周边4家医院的警务工作。

张传奇对《法治周末》记者说,近年来托、医闹都少了,更多的时候,院警都是处理一些小事,比如,家属不愿承担治疗费用,不承认治疗效果等。在张传奇看来,造成上述纠纷的主要原因是患者对医生工作的认知不足。他表示,很多患者并不了解医生有多忙,有时医院跟流水线一样,医生常常需要不停接诊,医生也很想把病人的病治好,但凡是手术都有一定的风险性。

目前,虽然医闹少了,但是医院警务室的日常工作没有就此搁置,周边医院对警工作也十分支持。“有了警察的介入,发生医患纠纷时,通过警方、患者(家属)院方三方的积极沟通,矛盾很快就能化解。”张传奇说。

公安警务体系的重要延伸

广州大学法学院教授王鹰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表示,医院、特别是大型医院是人员高度密集的公共区域,是从公共安全角度需要关注的重点领域。

王鹰表示,医院警务室是公安警务体系的延伸。在医院设置警务室能够发挥稳定医院秩序,及时化解冲突,特别是及时制止极端事件发生的作用。

他指出,目前除了医院,一些社区、学校里也设置了警务室。警务室不仅是一间房子,公安办公体系、警务网络终端等都会延伸到这里。比如,警察需要对某个人做询问笔录,就可以在警务室这个终端来做,而且能够及时传到公安专属网络上,其工作效率更高,流程更快。不过,一些地方的医院警务室存在警力紧张的情形,警务室警力的在岗时间和在岗率在各个地方存有差异。

北京中医药大学人文学院法律系副教授李润生认为,在医院设置警务室是威慑力的重要体现。

他认为,虽然医院多有自己的保安队伍,但保安没有执法权,能采取的措施有限。遇到有过激行为的患者或家属,保安只能将其劝退。而如没有设置院警,医院遇到解决不了的问题只能拨打110报警,受出警速度限制,警察没有办法在问题刚出现时就进行遏制,由此可能导致后续恶性事件的发生。

“此外,对于有‘医闹’行为的人,如没有涉及犯罪行为,就不能对其采取刑事强制措施。警察只能把这些人带到警局进行教育,或者对其进行暂时留置,这些人被放出来之后,又会回到医院。而常驻医院警务室的民警则可以更好地持续保障医院的安全。”李润生说。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22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