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治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法治中国

二十年,一个村庄追寻“章公祖师”

2022-08-04 10:29: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图为福建省三明市大田县吴山镇阳春村村民供奉的“章公祖师”像。 网络图

图为“章公祖师”像于匈牙利自然博物馆展出时李震拍摄的高清照片。受访者供图

每当有村民到外地去,家里的长辈、村里的老人都会交代,有时间一定要去当地的古玩市场、寺庙和博物馆去,看看有没有章公的踪迹 

《法治周末》记者 郑超

从记事时起,阳春村村民林明照就经常听身边人讲起“章公祖师”的故事。不管是父亲,家里其他长辈,还是隔壁家的邻居,反正“身边的大人都讲过”。

阳春村位于福建省中部,隶属于三明市大田县吴山镇。村里每家每户都姓林,属于同一宗族。在村里人口口相传的故事中,“章公”生活在北宋年间,小时候是放牛娃。一次放牛时,他受到仙人点化,得道成为一代高僧。皈依佛门之后,“章公”广结善缘,救苦救难,乐善好施。

据报道,林氏族谱记载,圆寂之后,村民将他的肉身镀金制成金身佛像,世代供奉于阳春村林氏宗祠普照堂大殿的正厅之上。

和阳春村的其他村民一样,林明照从小就对村中普照堂大殿里供奉的“章公祖师”像(又称“章公祖师”肉身坐佛像,亦有报道称“章公六全祖师”)既熟悉又敬畏。长大后,他习惯以“章公精神”提醒自己,要“做一个好人”。再后来,就像小时候长辈教育他那样,林明照又将“章公”的故事一遍一遍地讲给自己的女儿听。

1995年,“章公祖师”像被盗。那年,林明照16岁。

对于还未成年的林明照来说,居然有人敢把这尊佛像偷走,简直“不可思议”。他记得,儿时和家人去拜“章公”之前,“都在家里刷牙洗脸,把手洗得干干净净才可以去拜”。因此,很长一段时间里,林明照想不通,“怎么会有人敢去搬动佛像”?

据林明照回忆,佛像是在夜里被盗的,第二天早上有人发现后,“整个村庄都沸腾了”。林明照也跑去看。“存放像的普照堂因年代久远,其土木结构已有些破损,偷盗者在破的地方挖了个更大的洞”。

村里很快组织人员在周边寻找,有人抱有一丝希望:“章公”像那么重,会不会被盗后,藏在了附近的树林或地窖里,还没被运走?“也有村里人到车站、到厦门海关那一带去找,最后还是没找到”,林明照对《法治周末》记者说。

林明照介绍,在阳春村,“章公祖师”像被盗之前,一年中围绕这尊佛像举办的大型活动有3次。一是正月里的“章公巡游”,指游阳春村与东埔村和周边村庄,祈求国泰民安,祈求好兆头;二是农历五月时将“章公”请到村庄里,在每个片区选一个宽敞的场地进行祈福,祈求风调雨顺,农作物有好收成;还有每年的农历十月初五,即佛诞日,当地村民会在供奉着“章公祖师”像的普照堂内举办盛大的庆典活动。

显然,村里不能没有“章公祖师”。1997年,村民们用樟木重塑了章公像。

但他们并没有放弃寻找“章公祖师”肉身坐佛像。每当有村民到外地去,家里的长辈、村里的老人都会交代,有时间一定要去当地的古玩市场、寺庙和博物馆去,看看有没有章公的踪迹。原本在广西从事茶叶生意的阳春人林文青曾说:“我们每次出门,都是带着寻找章公的意识出去的,对章公的寻找从来没有停止。”

就在阳春村村民不停寻找下落的这两年里,他们并不知道,“章公”像几经转手后,已经从香港来到荷兰,成了一位荷兰建筑师手中的藏品。

转眼间,又是几年过去。2015年,在看似寻常的一天里,“章公现身了”。这一天,阳春村村民林永团浏览手机时,“匈牙利博物馆展出一尊来自中国的肉身坐佛像”的新闻引起了他的注意。

在阳春村,“章公祖师”的形象伴随着出生于20世纪七八十年代的村民们的成长。今年43岁的林明照说,章公佛像的样子至今仍深深印在自己的脑海中——“我小时候就仔细观察过,不管站在哪个角度,章公的眼睛好像一直都朝着你看”,“似笑又非笑”,“越看越感觉他在笑”。

阳春村村民还通过媒体报道得知:1997年,荷兰收藏家奥斯卡·凡·奥沃雷姆(Oscar Van Overeem,以下简称奥斯卡)曾请一位文物专家查看佛像内部的状况。这位专家放倒了佛像,移开了双层木质底座。坐垫的侧面有两行汉字。再往佛像内部观察,露出了人的坐骨。藏家才意识到,这尊佛像里面藏着一具完整的人体遗骸。

又有报道提到,荷兰博物馆曾请专家给佛像做CT,进行科学鉴定。这在林明照看来,也是“不可思议”的。在村里,大家“谁也不敢这样子做”。

林明照仍记得当年从匈牙利给村里传来高清章公肉身坐佛像展品照片的人:匈牙利华人学者李震。20153月,李震关注到章公佛像的新闻。联系上阳春村村民后,他多次赴博物馆,进行比对确认。

较阳春村当年一直所供奉的“章公祖师”像,匈牙利自然科学博物馆里展出的章公像已褪去了衣帽。许多村民也是通过展览照片才见到章公像的整个真容。时任阳春村党支部书记的林开望发现,在传来的照片里,佛像背后尚留有“嘉番”的字样,这是林开望外公林嘉番等人重修佛像时留下的记录。

李震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回忆,201410月起,“木乃伊”展在匈牙利自然科学博物馆展出,在展览中,佛像与坐垫分开放在各自的玻璃罩中,挂在一旁墙上的电视中还循环播放着CT扫描出的佛像骨骼图像。

去匈牙利自然科学博物馆给佛像拍照也费了一番周折。经协商同意李震去“拍照并采访”的博物馆临时改变了主意。不过,当李震作为参观者前往,“博物馆还是让我们拍了”,“就像想帮助我们一样”。李震猜测,是持有人得知这尊佛像有可能是被盗的中国福建的章公佛像后,通知博物馆撤展,“这也是至今为止最后一次在国外公开见到章公佛像。”李震说。

另据报道,在荷兰乌特勒支大学(Utrecth University),科研人员测定这个肉身僧侣过世的时间应在公元1022年至1155年之间,也就是中国的北宋时期。荷兰专家还称,坐垫的年代则比肉身大约晚200年左右。通过对骨质的检测,这位僧侣去世时的年龄为30岁至40岁。

此后,经中国文物部门确认,该佛像系阳春村1995年被盗的佛像。由此,2015年——也就是佛像被盗10年之后,阳春村村民的跨国追索行动拉开了序幕。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22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