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治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法治中国

“速成博士”缘何被追捧

2022-07-28 09:11: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通过中介花了十几万元顺利入学菲律宾一所大学读博,博士毕业后,作为高校引进的博士人才就能拿到数十万元的“安家费”。“这笔账,并不亏”

《法治周末》记者 高原

近日,湖南高校邵阳学院的一则招聘公示,牵出了一个“速成博士”的产业链。

77日,邵阳学院在其官网发布了一则《出国攻读博士毕业返校与同类型拟引进博士名单待遇公示》,《公示》显示,邵阳学院花费1906.8万元,引进23位菲律宾亚当森大学教育学专业的博士。

无独有偶,继邵阳学院之后,邢台学院也被曝出疑似存在批量引进“速成博士”的情况。据公开报道,今年2月邢台学院公布了一份2021年公开选聘拟聘人员名单,其中13人均为韩国高校博士。

尽管724日晚,湖南省教育厅针对此事发布情况通报称,已对校党委书记彭希林给予免职处理。但是有关“高校引进速成博士”依然引起了公众的质疑,这背后,隐藏着什么样的产业链,又暗藏着怎样的无奈之举?

以下是河北省某省属高校法学院讲师林梦的故事,她用了5年的时间准备国内的博士学位考试,但每次都是铩羽而归,因为学校的压力,她想通过中介联系一所东南亚的高校就读,按照中介的说法,“只要满足出勤率、写作业、论文,抽取答辩”这几项要求,就可以顺利拿到博士学位。

等了5

拿到一个博士学位,已经成为林梦近5年来的头等大事。

在河北师范大学法学专业本科毕业后,她报考了中国政法大学的研究生,大四那年参考,她以15分之差落榜。第二年,她自己跑到中国政法大学学院路校区的附近租了一个床位,夜以继日苦读之后,她又因为英语低了3分再次折戟。

林梦没有再考第三年的准备,她服从调剂到云南一所“名不见经传”的高校,开始了她的硕士生涯。幸运的是,尽管学校的名气平平,但是不妨碍她毕业后通过校招回到故乡的高校做了一名老师。

“我觉得自己很幸运,但是等工作几年之后才发现,硕士学位远远不够。”林梦说。

很多一线城市高校的教学岗学历要求博士研究生居多,硕士学历的毕业生只能报学校非教学类岗位,所以在林梦看来,在高校工作,读博是基本要求。

“今年我听说很多高校规定,博士入职后,可以直接评副高。”林梦已经入职7年了还是讲师,尽管学校没有要求需要博士学位才可以评副教授,但是从长远来看,想要在高校立足,不能没有这个学位。“它关乎一个老师后续的职业发展高度。”林梦说。

于是,在工作的第三年开始,林梦开始了她的考博之路,没想到这次的困难,比当年考硕士还要难。

为了考博士,她和爱人商量先不要孩子,因为她在上班之余,还要保证每天4个小时的复习时间,寒暑假期间,林梦也会像她的学生们一样,背着双肩包拿着大号水杯,在自习室每天复习8小时。尽管林梦的爱人对此颇有微词,但是每次林梦都以“事业为先”这个理由坚持自己的考博路,并承诺“如果5年内考不上博士的话就放弃”。

参考的这五年来,她坚定地选择了中国政法大学。不过每次考试时,不是因为英语成绩没过统考线,就是因为忙于学校的工作没时间参考……

2022年的这个春天,是林梦第5次考博。这次,她的笔试成绩排名第一,可是面试结束后,她的名次变成了第二名,而她报考的导师,只招一名学生,这意味着,她最后一年的希望破灭了。

考博困难重重,想要在高校立足又必须拥有博士学位,看似矛盾的两件事情在一则中介发给林梦的短信里找到了答案。

“毕业容易”“暂无语言要求”“学制低至两年”“大部分院校不需要发核心期刊”。这是留学中介发给林梦的短信里的几个关键词,林梦觉得这正适合时间不自由、英语不够好的自己。

“公开的秘密”

林梦回忆,在疫情开始之前,她就开始陆续接到留学中介的短信和电话。不过那时候,她依然怀抱着希望通过自己努力考取国内的博士,用她自己的话说,“还不想做方鸿渐那样的人”。

和邵阳学院一样,林梦就职的高校也是一所二本院校,而这些学校面临的通病是:由于难以引进国内的博士人才,学校需要内部选拔一批拥有硕士学历的教师前往国外读取博士,从而提高教师队伍中博士学历的比例。

因此,对于类似邵阳学院公开引进博士的情况,林梦称之为“公开的秘密”。

邵阳学院的一名二级学院院长就曾对媒体表示: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但确实有利于提高教师队伍中博士学历的比例,对以后升级为大学、申请硕士点都有帮助。

根据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发布的《学位授权审核申请基本条件(2020)》规定,除艺术体育类院校外,新增硕士学位授予单位申请的基本条件中,专任教师中具有博士研究生学位教师的比例不低于25%

而根据教育部2006年颁布的《普通本科学校设置暂行规定》,称为大学的专任教师中具有研究生学位的人员比例一般应达到50%以上,其中具有博士研究生学位的专任教师占专任教师总数的比例一般应达到20%以上。

和很多本科高校一样,林梦所在的高校也支持老师们出去读博,在职读博期间照发工资,但读什么类型的博士、在哪里读博士,对待遇影响不大。

高校宽松的政策和海外读博低廉的成本加持,让海外“速成博士”有了更大的市场。

林梦的身边,这样的例子并不少见。

她有同事就通过中介花了十几万元顺利入学菲律宾一所大学读博,博士毕业后,她作为高校引进的博士人才就能拿到数十万元的“安家费”“这笔账,并不亏”。

因疫情影响,这个同事至今都没去过菲律宾。目前都是在国内线上上课,学校通过邮件提醒她每周末上一节网课。同事告诉林梦,中介宣传上讲的博士学制是两年,其实真的学下来需要3年时间,至于毕业论文,学校会提供参考文献。

同时,相比于国内博士毕业需要全日制就读,还需要发表国际核心期刊论文(一般都要求SCI或者SSCI)的门槛,在菲律宾,获得博士学位或许发表EI级别的期刊论文就能达到要求,而且菲律宾的高校认可发在中国国内期刊的论文。

14万入学

今年5月,林梦就在网上向留学中介咨询了个人申请菲律宾博士的具体事宜,中介表示,自己所在公司提供两种服务:一类业务主要包含申请下“offer”,收费在3万元左右,学生还需单独支付菲律宾高校学费等约6万元;另一类是全程服务项目,收费在14万元左右,包含申请、入学后辅导作业和论文等。

比起这5年来她为考博付出的时间成本和经济成本来说,林梦觉得这个费用不算高。

同时,相对于其他地区的大学,东南亚大学对于论文的要求也相对宽泛。

中介向林梦出示了菲律宾塔拉国立大学博士项目服务,其中提到,“全程助教跟班学习,作业指导,课程辅导”。该中介表示,完成上述几项便可确保顺利毕业。

“已经是很成熟的产业链了。”常年从事东南亚留学咨询的王蒙称,中国市场是菲律宾留学中介的主战场。作为留学中介,王蒙还被请到一些二本高校为教师们开留学讲座。

王蒙介绍,个人的留学申请因为流程太复杂、成本高的缘故并不太多,大部分来菲读博的都是高校在职老师。“但是他们的英语普遍不太好,中介或者招生代理也好,就抓到了商机。”王蒙说。

在王蒙的客户中,大部分报名的人员平均年龄在35岁至40岁之间,他了解到,这些人多数是奔着评职称、拿学校奖金、退休工资的目的去的。

不过,王蒙并不推荐国内留学生再去菲律宾的一些大学读博,“因为中国留学生太多了,教育部门或者说留学服务中心可能会重新考虑这所高校招生的正规性,存在不给认证的可能。”王蒙说。

在给中介提交资料前,林梦注意到,在青塔论坛上有一个2019年的帖子,其中提到:韩国忠北大学决定暂停面向中国大学讲师提供博士项目。该项目可以在假期集中学习并在很短的时间内获得博士学位。

当时对该事件的报道称:“这类短期速成博士项目在韩国很火爆,只需花几万元,利用寒暑假去韩国学一个月就能轻松获得博士学位。招生对象主要是对博士学位有需求的中国大学在职讲师。所以,这类项目也被戏称为寒暑假博士。但这样的项目被质疑有‘卖学历’嫌疑,这次被韩国教育部要求整顿后,这类‘速成博士’项目可谓是前途未卜。”

此事虽然已经过去三年,但是此类“速成博士”的市场依然存在。

不过,邵阳学院的事情发生后,不知道接下来高校还会不会承认这些学校的学位,为了不让钱打水漂,也为了自己能尽快拥有一个博士学位,林梦找出来已经打包的复习资料,“如果这条路走不通,只能继续考。”林梦说。

(应受访者要求,林梦、王蒙为化名)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22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