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治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法治中国

18个新职业来了

2022-06-23 08:53: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法治周末》记者 万文竹

近日,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以下简称人社部)官网上公示了18个新职业信息,并向社会广泛征求意见。公示的新职业中不仅包括了“机器人工程技术人员”“增材制造工程技术人员”“数据安全工程技术人员”“数字化解决方案设计师”等以数字经济为底色的职业,还包括“家庭教育指导师”“研学旅行指导师”“民宿管家”等新职业。此事引发了广泛关注。

“职业分类作为制定职业标准的依据,是开展职业教育培训和人才评价的重要基础性工作。新职业信息的公示发布,对于增强从业人员的社会认同度、促进就业创业、引领职业教育培训改革、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以及完善我国职业分类和职业标准体系都具有重要意义。”浙江大学国际联合商学院数字经济与金融创新研究中心联席主任、研究员盘和林说。

数字经济、绿色经济催生新职业

河南省技能人才测评中心一位工作人员向《法治周末》记者介绍,已经存在一定规模的从业人员、具有相对独立成熟的职业技能、此前未收录于《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分类大典》是“新职业”的3个特征。它需要人社部组织专家从目的性、社会性、规范性、群体性、稳定性、技术独特性等方面的确定。

在此次公示的新职业中,数字经济与传统业态的融合成为了催生新职业的重要驱动力。

近年来,随着人工智能、物联网、大数据等的广泛运用,与此相关的高新技术产业成为我国经济新的增长点,对从业人员的需求大幅增长。

例如,此次公示的“数据安全工程技术人员”“数字化解决方案设计师”“数据库运行管理员”“信息系统适配验证师”“数字孪生应用技术员”“商务数据分析师”“农业数字化技术员”等职业的出现,说明以数字技术为基础的新经济形态,正在产生快速、深刻、广泛的影响。而科技提升引发传统职业变迁,社会对工业机器人大量使用,对工业机器人系统操作员和系统运维员的需求剧增,又催生出“机器人工程技术人员”等职业。

而碳达峰碳中和发展目标下涌现的“绿色职业”也备受关注。

碳达峰、碳中和是实现经济社会更高质量可持续发展的必要路径,正在悄然改变能源与经济结构,推动产业转型升级,此次公示中“碳汇计量评估师”“综合能源服务员”“建筑节能减排咨询师”等新职业应运而生。

“这些新职业,大多数是和数字经济、绿色经济相关的职业,新职业人才缺口大、薪资高,同时对劳动者的数字素养和综合素质都有较高要求。未来机器换人和就业向服务业领域转移也是大势所趋。“盘和林说。

应时而生的“民宿管家”

值得关注的是,民宿行业蓬勃发展,由0”到“百万”级规模跨越的“民宿管家”得以设立为职业。

因为喜欢旅游又崇尚自由,90后”郑鑫(化名)毕业后应聘到一家品牌连锁运营的民宿公司做管理服务人员。虽然已经做了3年的“民宿管家”,但是郑鑫对这个名字并不熟悉。

“提前预约靠谱接站师傅,提前预知客人到店时间,根据客人要求提前布置房间,带领客人入住民宿,为客人介绍民宿设施,准备三餐以及安排接下来的行程计划等这些都是我每天的工作。”郑鑫表示,做好民宿服务并不容易。“民宿管家首先需要开朗健谈,容貌端正,让客人喜欢你;其次要拥有与民宿服务相关的一切上下游产业人脉等资源;此外他的知识面要广,要对当地文化历史有深入的了解。客人来了如何接待、如何提高民宿在互联网上的点评分,如何吸引人、留人等等也有很多学问。”

“经营状况较好的民宿客人会慕名而来,而有些民宿却留不住人,虽然房间价格低,但是客人却越做越少。”郑鑫意识到,民宿服务需要走精品化和差异化路线。除了食宿精致,风景优美外,民宿从业者还要努力挖掘民宿所在地区历史文化资源,让客人有很强的体验感。郑鑫认为民宿走向精品化的过程中,还有很多升级发展机会,这也为民宿从业者带来了更大的发挥空间。

“新职业的发布和不断完善,促进就业创业、引领职业教育培训改革、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以及完善我国职业分类和职业标准体系都具有重要意义。”盘和林表示。

新职业面临新挑战

有受访专家向记者表示,新职业体现了经济转型升级的新需求,展现了未来社会发展的新趋势,与此同时,它也带来了新挑战,对传统职业结构和教育培训体系产生了重大冲击,对社会治理提出了新的要求,对相应的制度建设提出了新期待。

随着《家庭教育促进法》的出台实施和“双减”等政策的推行,确立从事家庭教育和研学旅行指导人员的职业属性、界定职业工作任务等显得很有必要。

基于此,专家和有关部门提出了“家庭教育指导师”“研学旅行指导师”2个新职业。

但是,市场上家庭教育指导师的培训乱象丛生。例如,相关师资的准入制度不够完善,市场上部分企业或者行业协会自主设置准入标准;各行业协会、企业或学校颁发的家庭教育指导师资格证标准混乱、指导师水平良莠不齐等问题。

“新职业适应了数字化经济发展和社会发展的需要,但也伴随着职业发展的不成熟、社会保障的不完善以及缺乏统一的法律、组织保障,师资、培训力量跟不上等问题。”盘和林认为,互联网背景下的劳动法律关系、管理手段、适用劳动标准、社会保障政策、技能教育培训等都存在不明确或不确定性因素,新职业从业人员也无惯例可依,这不利于新职业青年维护自身的劳动成果与职业权益。

在盘和林看来,新职业的持续发展需要强化政府、行业、企业、院校的多方互动机制,切实帮助新职业青年解决知识技能无法满足职业发展需求、职业发展空间不足等问题,为新职业的发展赋能,尤其是教育部门和职业培训机构需要建立良好的人才培养和市场需求反馈机制、培训体系,强化教育培训的针对性。

人社部表示,接下来将会同有关部门组织制定新职业标准,同时面向社会广泛征集新职业标准或评价规范,指导培训机构依据国家职业标准开展培训。同时,积极稳妥推行社会化评价,由经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门备案的用人单位和社会组织开展评价活动。对评价认定合格的人员,由评价机构按照有关规定颁发证书。获证人员信息纳入人才统计范围,获证人员按规定享受职业培训补贴、职业技能鉴定补贴等政策。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22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