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治日报社主办

微博 微信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法治中国

从初赛垫底到全球亚军

世界听见了中国的“法律之声”

2022-06-16 08:24: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尽管目前我国拥有过硬水平的涉外法治人才还并不充足,但那些在国际模拟法庭上侃侃而谈的年轻学子,让人充满了希望

《法治周末》记者 杨代媛

528日晚上,参加2022年国际刑事法院模拟法庭竞赛(英文赛)国际赛的7名中国政法大学的队员们正在焦急等待自己的最终成绩。

从去年暑期选拔开始,他们为这个比赛付出了将近一年的时间。当听到评委宣布亚军成绩时,几名队员在网络会议室中欢呼了起来。这是中国大陆高校参加这一国际顶级赛事的最好成绩,也是包括港澳台地区在内的中国高校在各大权威性、国际性模拟法庭竞赛中的最高获奖纪录,与香港中文大学在2019年国际赛中获得亚军的成绩持平。

国际刑事法院模拟法庭竞赛(英文赛)是国际刑事法院推动的用联合国6种官方语言举行的国际法模拟法庭竞赛之一,也是6种官方语言赛中参赛队伍最多、竞争最激烈的比赛,是国际法学界最具影响力的模拟法庭赛事之一。

本届竞赛赛题聚焦一起被告人涉嫌在《罗马规约》对该国生效之际,向邻国安全部队出借导弹无人机打击海盗,造成大量成人、儿童、海盗和平民死亡,导致学校、医院等受保护建筑损毁的虚构案件。赛题涉及《罗马规约》体系下的属时和属人管辖权、案件可受理性、证据与证明、危害人类罪、战争罪、帮助犯、受害人代表律师指派合理性等前沿法律问题,刷新了历年赛题的广度和深度。

此外,本次竞赛高度还原了国际刑事法院开创性的三方庭审制度,在各大顶级国际模拟法庭赛事中独具特色。今年赛制下,每场模拟庭辩由3支队伍各派出一位选手分别担任检察官、辩护人、受害人代表,并依上述顺序分两轮发表20分钟的己方法律意见和10分钟的对方观点反驳,其间法官可以随时打断选手陈述并就其内容提出任何相关事实和法律问题,全程使用语言为英文。

然而,这个亚军的成绩却是7名队员一开始并未想过的结果。

不惧困难 初赛垫底却逆风翻盘

国际刑事法院成立于2002年,是国际社会建立的第一个永久性国际刑事法庭,其宗旨是结束对严重国际罪行有罪不罚的局面。国际刑事法院模拟法庭竞赛(英文赛)作为一项高度模拟国际刑事法院审判程序的权威赛事,是国际刑法学界的顶尖模拟法庭赛事,也是国际法学界最具影响力的模拟法庭赛事之一。

本项赛事由荷兰莱顿大学格劳秀斯国际法研究中心和国际律师协会联合主办,今年由于疫情原因以“法官线下——选手线上”的混合模式举行,全球共有来自五大洲42个国家的76所顶尖高校参加赛事。继今年3月在全国54支代表队中脱颖而出,并与其他4支国内顶尖高校赛队携手晋级国际赛后,中国政法大学代表队在小组初赛中脱颖而出成功晋级,并在四分之一决赛、半决赛中连续击败强劲对手,进入全球总决赛并荣获亚军。

7名来自中国政法大学不同学院、不同专业的同学组成了参赛队伍。他们分成上场队员和研究员两组,一同奋战此项赛事。然而他们获奖的历程,却并非一帆风顺。

国际赛初赛开始时,已经临近寒假。学校里的同学们都陆陆续续放假回家的时候,却是7名队员最为忙碌的时候——他们要在截至日期之前交上一份令人满意的书状。

“当时北京特别冷,一直在下雪,为了最后的冲刺,我们一起搬进了宾馆过上了不分昼夜的生活。”2018级学生吕定阔说,那段日子几乎全员都在熬通宵,从封面设计到详细内容再到书状格式,每一个细节都需要他们自己来完成。

“记得刷夜那几天,我和田书畅在凌晨3点趴在同一个枕头上拼命改,梦里全是海盗和无人机。”2019级的孙姝然说,对于每个队员来说,这个冬天都超级漫长,但当书状上交之后,大家的努力也算告一段落。

由于书状的撰写是分工进行,2018级的舒笛耘和她的小组记错了上交时间,在她以为要上交的前一晚,她和小组成员在酒店里急得快要哭了出来。“因为别人差不多只需要检查格式了,而我们连最基本的内容都还有待完善。”改到凌晨3点,队友告诉她还有一天时间,她仿佛一下子获得了“救赎”。

然而第二天一早,她还要赶飞机回家,在飞机上她也不放过任何一点时间奋笔疾书,终于在截至时间之前提交了书状。

2019级的金恒海告诉记者,那段时间大家都或多或少觉得委屈,看着其他同学们已经在家胡吃海喝准备新年的时候,他们只能点外卖吃,并且还要随时担心因为疫情反复而无法回家的窘境。

在这次比赛中,初赛中排名靠前的队伍有权在后续阶段优先选择自己的持方,这对于之后的比赛来说是一个很大的优势,但法大代表队在初赛中并未取得一个较好的名次。

“初赛的时候一共有76支队伍,这些队伍来自世界各地的顶尖高校,只有前27名能晋级,我们当时只拿到了25名。”来自民商经济法学院的2020级学生黄泽裔告诉《法治周末》记者,排名靠后就意味着自己丧失了优先选边权,有很大的劣势。

7名队员却并未因此而退缩。他们使用各类社交软件,在线上讨论研究,模拟法官可能提出的问题,找寻对手可能出现的逻辑错误,为每一个上场的队员加油打气,充当幕后的“军师”。

在四分之一决赛中,黄泽裔遇到了一位让他感到压力的对手。“那是一个十分有辩护人‘范儿’的选手。”黄泽裔说,他的庭前礼仪十分到位,又能和法官流畅互动,这样强大的气场让他“害怕”。好在队员们都相信他,一边给予语言上的鼓励,一边又进行团队协作,找出对手发言的破绽,用更缜密的逻辑将其击败。

半决赛中,黄泽裔又扮演了检察官的角色。他克服了角色切换的思维挑战,先后力克包括初赛第一名、第三名在内的4支国际强队,挺进决赛。

“我们这个团队十分优秀,没有人会抱怨谁多做了事情谁又少做了事情,这对于我来说是十分重要的。”吕定阔说,尽管准备比赛的过程特别累,但他觉得一切都值得。这次参赛也让他明白了一个道理:没有什么事情是不需要付出努力就可以取得收获的。

决赛中,法大代表队分配到检察官角色,迎战有“南方哈佛”美誉、在2021年《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简称US News)法学院排行榜上位居第24名的埃默里大学(辩护人角色),以及爱尔兰国家法律职业资格学校、曾多次闯入决赛的传统强队金斯因斯法学院(受害人代表角色)。经过90分钟紧张激烈的庭辩,审判庭宣布金斯因斯法学院荣获冠军,中国政法大学荣获亚军,埃默里大学荣获季军。

“没想到初赛排名垫底的我们,最后取得了亚军这样好的成绩。”黄泽裔说,这可以说是一次逆风翻盘,能有这样的成绩,和每个队员的努力是分不开的。

各司其职 团队每个人都有闪光

与奥运会、世锦赛等体育赛事以及国际奥数竞赛等学术比赛相比,国人对国际模拟法庭赛事了解不多。实际上,目前国际上有不少权威的模拟法庭大赛,例如杰赛普国际法模拟法庭竞赛、红十字国际人道法模拟法庭竞赛以及此次的国际刑事法院模拟审判竞赛等。这些赛事,见证了中国学子的不俗表现。

正如此次,吕定阔、尹波宸、黄泽裔、舒笛耘、田书畅、孙姝然、金恒海这7名学子创造了历史。

在代表队教练、国际法学院老师吴盈盈看来,选拔参赛选手是个十分艰难的过程,不仅要英语好,还要具有深厚的法律知识积淀,这几位选手,都是她精挑细选而来。

今年的选拔不同于以往,吴盈盈老师把比赛和自己教授的模拟法庭课程相结合,想要选上这门课,不仅需要交上自己写的书状,还要经过一轮面试。

“第一轮筛选留下了大概十多名学生,在课堂上就对他们进行一些模拟法庭的训练。”吴盈盈说,随后再根据学生们在课堂上的表现、课后作业情况、口头能力、法律英语能力,最终选拔出了7名优秀的同学,“这个课程不仅相当于队员们的训练地,更是参赛者们的选拔室。”

实际上,2019年,吴盈盈就带领着另一队学生参加了第六届国际刑事法院模拟法庭竞赛,虽然当时获得了中国赛区冠军和最佳书状奖,但并未在国际赛中取得好成绩。

2019年的队伍中有一名研究生,在法律基本功上显得十分扎实,但让我惊讶的是,今年这个全本科的班底,法律功底丝毫不亚于当时的队伍。”吴盈盈说,队员们十分优秀,而且非常自信,这也是这次团队最大的闪光点。

吴盈盈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在团队建立的初期,她只希望队员们可以超越上一次比赛中取得的国际前十四的成绩,但队员们却说:“老师,我觉得我们可以做得更好。”这让吴盈盈觉得,他们或许真的可以在比赛中创造历史

由于国际法庭的庭审和国内有着较大的区别,法官是随时会与庭上的各方人员进行互动的,因此,在准备过程中,吴盈盈带着队员们思考法官可能会提出的问题,提前思考,包括一些在比赛中使用的词汇、语调、礼仪等问题,吴盈盈都会给队员们提供建议和训练。

此外,每一场比赛都有队员记录法官的提问、对手的错误甚至闪光点,以便于他们在赛后复盘学习。

舒笛耘就提到了这样一个故事——在中国赛区的决赛场,扮演辩护人的孙姝然被法官问及了一个此前她从未了解过的问题,当时场上的孙姝然显然有些愣住了,舒笛耘赶紧结合之前大家的讨论,用纸条写了一个简单的思路递给她,孙姝然稳定了自己的情绪,利用这一简短的思路作出了优秀的回答。

吕定阔本来已经决定在某证券公司实习,为了准备好比赛,他推掉了这个千载难逢的实习机会,与同学们共同谋划书状的撰写。“只有和谐的团队关系才能造就优秀的成绩。”他说,自己作为团队中的老大哥,不仅要完成一个队员该做的事情,还要负责调和同学们之间的关系,有时同学们讨论问题难免有分歧,他就需要让同学们既不失面子、又不失和气地解决问题。

而来自光明新闻传播学院的舒笛耘则是团队中唯一一个双学位的学生,她不仅有着深厚的法律功底,还能利用新闻学的知识,为大家提供不一样的思路。在此次比赛的案件中,有一个证据正好涉及到一篇新闻报道,这一证据是否能够引用、为何能够引用成为了一个小焦点,舒笛耘结合自己的新闻学知识,为团队提供了“解题”方法。

尹波宸是涉外法治人才实验班出身,在关于国际法等方面的知识上,她更加专业。尽管在过程中遇到了这样那样的问题,她总能向老师们请教,又连夜查找资料,打开了队员们的解题思路。

正是一个个队员们付出的努力,这个由不同专业不同年级学生组成的“全本科班”才能在最终的比赛上大放异彩。

雄心壮志 用法律为中国代言

全国政协常委、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贾庆国在此前的发言中曾提供了一组数据:某海事法院年受理案件近5000件,在编法官仅36人,近几年还有10多位优秀法官辞职。

目前,我国能够熟练从事涉外业务的律师仅有7000余名,其中可以从事“双反双保”(反倾销、反补贴、保障措施和特别保障措施)业务的律师仅500余名,可以在世界贸易组织(WTO)争端解决机制中独立办案的律师只有300余名。

这或许是我国涉外法治人才缺口的一个缩影。继政治外交、经济外交、军事外交之后,近些年,法律外交被频频提起,成为处理对外事务、建设和谐世界的一个全新维度。

如今,中国政法大学探索出了一条涉外法治人才培养的“法大之路”。吴盈盈告诉记者,在以往的印象中,中国的教育几乎都是填鸭式教学,老师一个人在讲台上讲课,和学生几乎零互动。

但近些年来,中国的课堂尤其是法律课堂中这种现象已经开始改变,包括法大在内的许多学校都开设了实务型课程,加强了老师与学生们的互动,并且国内的模拟法庭赛事也非常多,能够让学生们在之后的实务中灵活运用法学知识。

当提起今后的职业规划时,吕定阔和黄泽裔都不约而同地表示,自己想成为“能用法律为中国代言”的涉外法治人才。黄泽裔说,如今中国愈发强大,但实际上我们在法律方面的研究和话语权还无法与一些西方国家相提并论。这次,他站上世界大赛的舞台,就是想让世界听见中国的“法律之声”。

在吴盈盈看来,尽管目前我国拥有过硬水平的涉外法治人才还并不充足,但那些在国际模拟法庭上侃侃而谈的年轻学子,让人充满了希望。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22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