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治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法治中国

劳动课的67年变迁

2022-05-12 09:58: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劳动教育的过程,也是职业启蒙的过程”

河北省小学劳动课课本封面。 图片来源于网络

《法治周末》记者 孟伟

炒菜、拖地、整理衣物、家电维修……从今年9月起,中小学生将要学习基础的劳动技能。

近日,教育部印发的《义务教育课程方案和课程标准(2022年版)》,将劳动从原来的综合实践活动课程中完全独立出来。

随后发布的《义务教育劳动课程标准(2022年版)》,根据不同学段制定了“整理与收纳”“家庭清洁、烹饪、家居美化等日常生活劳动”等学段目标。这就意味着,存在于“80后”“90后”记忆中的劳动课再度以独立课程的形式回归中小学课堂。

实际上,自1955年首次明确劳动课独立开设开始,67年间,劳动教育一直是中小学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但在这些年中也几经变化。

学生曾是“实实在在的劳动力”

安徽的冬天,身上的棉袄、棉裤被寒风一吹就透,几名十岁的小学生连推带拽费劲地拉着一个并不灵活的板车,上面放着两个百余斤的酒桶。为了保持平衡,学生们的手掌贴在酒桶的铁皮上,每个手指头都被冻得僵硬且微微泛白。推过12公里的上坡路,就来到学校旁边的供销社,卖两桶酒能挣到6元钱。

“那时候学校经费有限,去酒厂拉酒到供销社卖钱就成了我们平日里的劳动课。”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回忆自己儿时上劳动课的情景时感叹道,“那时候的劳动课不只是课程,学生也是实实在在的劳动力。”

他记得,跟随季节变换有各种劳动课程:秋收的时候就去田地里收麦子、捡栗子、拾豆子;冬天的时候为了保障食堂烧柴做饭,基本每周组织学生到山里捡柴火,一捡就是大半天,来回路程就要三十多里地;夏天还得扛着锄头挖学校种在山上的草药。

通过小时候的劳动积累,储朝晖很早就知道,吃苦耐劳是一种难得的品格,通过劳动是能够获得回报的。

同为60后”的刘红与储朝晖经历相似,每周半天的劳动课基本都是帮助农户家里做些农活儿。打麦子、捡花生、掰玉米,都是他在那时候学会的技能。

储朝晖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劳动课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950年,在校外已经开始有学生志愿者开展劳动实践活动。

据公开资料显示,首次明确劳动课独立开设是在19559月,教育部颁布的《小学教学计划及说明》和《关于执行小学教学计划的指示》中明确规定小学一至六年级均独立开设“手工劳动课”,每周1课时。课程目的是使学生获得一些基本的生产知识,学会使用一些简单的生产工具。

1955年至1976年间,劳动课参与形式、课程时长几经变更。

90后”学习生活技能

1985年,国家教育委员会(教育部的前身)组成后,明确提出教育的培养目标是促进学生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这是新中国成立后国家教育行政部门第一次提出把“劳”与“德、智、体、美”并列为五育的全面发展的培养目标。

“每学期开学第一天的课程就是在班主任的带领下到自己班级片区拔草,到了夏天一个个小脖子晒得黝黑黝黑的,不过同学间很快就熟悉了。”1990年出生的张弛特别怀念小学上劳动课的日子。

学校组织春游是她小时候最期待的一节劳动课。春游那天,师生要提前一个小时到学校,班主任和其他老师会背着锅、铲子和一些调料,学生们则带上自己喜欢的蔬菜、肉和饭盒。人到齐后,师生集体步行至距离学校三公里外的小河边。

老师用石头支起个小灶台把锅架起来,男同学去隔壁村民家打几桶水,女同学去周边捡些小树枝用来烧火。之后,每个班的学生聚成一堆儿,看着老师把锅烧热倒油。肉下锅那一刻,发出“呲啦”一声,香味慢慢散开,整条河边都是各个班锅铲翻动的声音。

“至今都觉得春游做的饭最香,也可能是付出劳动后所带来的成就感。”从那时候起,张弛对做饭充满了兴趣,一有时间就跑到厨房看大人做菜,也包揽起择菜洗菜的活计。

在张弛的记忆中,初中时的劳动课内容有了变化,成了全校大扫除。但这依然是她最期待的课程之一。

王帆记得第一节劳动课是学习系鞋带、洗袜子。

她印象深刻的一节劳动课带着些喜剧色彩。“老师教做饺子,我们从家里带着肉和面来学校。有个同学的爸爸准备了一脸盆的肉和一大袋饺子皮,那个量全班都吃饱还有余。最后,一节劳动课的时间没够用,后面班主任的语文课也让给我们包饺子、吃饺子占用了。”

“到了高年级,老师教过组装电路的课,女生都不太感兴趣,男生的积极性特别高。但是现在换个电灯泡、换个开关之类的都没有问题。”王帆感叹,小时候劳动课上学的技能可能记不太清楚了,但是培养了她独立自主的性格和勇敢尝试的品格。

00后”综合实践课,以培养兴趣为主

“没听说过劳动课,课表上也从来没出现过这门课程。”生于1999年的谭月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在他们中小学时期没有经历过劳动课。

20001月,教育部在发布的《全日制普通高级中学课程计划(试验修订稿)》中,取消了必修课中劳动技术课的单独设置,将其涵盖在综合实践活动课中。这是劳动教育课程自1955年单独设置以来第一次被取消。

广东省深圳市的小学语文老师杨林告诉《法治周末》记者,现在学校组织开展的综合实践课程中劳动涵盖在特色课堂中,“学校不定期组织老师向学生教授糖葫芦等家乡特色美食的烹饪方法,还会带领学生种植中草药、喂养小昆虫等。”

特色课程主要是素质教育中的一环,以培养学生兴趣为导向,让学生乐在其中并在其中获得学习成果,“带领学生研究电影拍摄的过程时,更倾向让他们研究其中的叙事手法、拍摄技巧,最终会将学到的感受和技巧转成书面研究课题成果。”杨林说。

在她看来,与独立的劳动课相比,特色课堂更加偏向于素质教育,而劳动课更注重技能技巧。

有专家指出,在中小学教育中劳动培训虽然一直没有缺席,但在过去几年中有被弱化的趋势。

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熊丙奇告诉《法治周末》记者,我国中小学之前就对学生进行过劳动教育,但劳动教育存在被边缘化、弱化的问题。“劳动课在与综合实践放在一起后,学校大多会组织学生自行打扫教室,但之前出现很多家长到校园代为打扫的案例。家长代替孩子做劳动,就会失去了它的实践意义。”

“学生忙于考试,时间基本被学科类课程瓜分完毕,甚至学校给学生‘松绑’会招来家长的不满。”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江苏省扬州中学教授级教师王雄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表示,过分强调应试教育也是导致劳动培训被弱化的原因之一。

他建议,不要把孩子“关”在校园里,一定要提供时间和机会让他们走进社会、工厂、农村,感受生活。

劳动课堂逐步恢复

重学科轻劳动的局面,在近些年逐渐开始扭转。

20157月,教育部发出了《关于加强中小学劳动教育的意见》,提出要落实相关课程,开展校内劳动,组织校外劳动,鼓励家务劳动。教育部2019年工作要点提到,要大力加强劳动教育,将学生参加劳动实践内容纳入中小学相关课程和学生综合素质评价。

20203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关于全面加强新时代大中小学劳动教育的意见》,规定中小学劳动教育课每周不少于1课时。同时,还要在课外校外安排必要的劳动实践,促使学生养成良好的劳动习惯。

“最近四五年,学校专门开设了劳动课,要求中学生每年学会做4道菜,学会后还要到学校食堂展示学习成果。”近些年,王雄所在的扬州中学逐渐开始重视劳动教育。

河北省某小学校长黄丽告诉《法治周末》记者,近几年,学校开始有意识地培养学生的劳动技能。从2020年开始,每年该校分年级开展劳动技能大赛,从最简单的系鞋带到叠被子,最近将在学生居家上网课的时间也利用起来进行劳动教育。

“每周一节亲子活动课,安排学生和家长一起做家务,可以是一起完成一道菜、一起洗衣服或者一起整理家务,通过拍照、小视频上传家长群等形式呈现。为了调动学生积极性,会定期评选出劳动小标兵、小达人。”黄丽告诉《法治周末》记者,根据家长反映的情况来看,很多高年级的学生已经能做简单的西红柿炒鸡蛋了。

黄丽最初担忧的学生出现畏难情绪、劳动课成为家长负担的情况并没有出现。“学生每天学习生活太过单一,特别是居家上网课期间手机不离手成了常态,这些劳动活动把他们的注意力从网络中分散出来。劳动能增强亲子间的互动,学习新技能也让学生有成就感和获得感。”

经过不断的探索实践,劳动课程终于再度独立。

据《义务教育课程方案和课程标准(2022年版)》,劳动课程内容共设十个任务群,包括清洁与卫生、整理与收纳、烹饪与营养、家用器具使用与维护、农业生产劳动、传统工艺制作、工业生产劳动、新技术体验与应用、现代服务业劳动、公益劳动与志愿服务。不同学段,设置了不同的目标。

王雄认为,劳动课程的再次独立,除了让每个孩子学会基本的生存技能外,还能让他们更了解社会,学会生活的意义,建立吃苦耐劳、坚毅合作的优秀品格。

“学生参加劳动教育的过程,也是进行职业启蒙的过程。”熊丙奇认为,由于长期以来被禁锢在书本上,不去了解社会,不去体验各种劳动,很多孩子上了高中后找不到对学科的兴趣,导致高考后选学校、选专业时很迷茫。

他分析称,传统的劳动教育更多的是让学生做一些生产劳动。现在,劳动的概念范畴被拓宽了,纳入了服务性劳动,结合了新技术的发展。参加这样的劳动教育,学生可以拓宽视野,在劳动过程中探索、培养自己的兴趣,获得职业启蒙。

(刘红、张弛、王帆、杨林、黄丽均为化名)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22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