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治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法治中国

“打虎英雄”,其实也是普通人

2021-02-18 09:12: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作为纪监委改制以来首部讲述纪监委办案的小说,《梅山会》已成为我们了解新时代纪检监察工作的一扇重要窗口

 

■《梅山会》

作者:柒彦君

出版社:中国人民公安

大学出版社

丁雪梅

“请领导做主,清除纪委内部的败类!”

市纪委信访大厅,一女子双手举个“冤”字长跪不起,声称她要举报“败类”陆浩宇。

陆浩宇是岚江市纪监委办案主力,由他任核查组组长秘密查办的一个大案此刻正到紧要关头,女子的举报一度惊动了纪委书记贺在洲。

她扬着手里的证据——五十万元银行汇款单和与陆浩宇酒店开房的不雅照片,拒绝进入信访接待室,要求纪委在记者的监督下作出处理。

这是纪检小说《梅山会》里的一个片段,每每想起,总觉如同在看一部电影的开场镜头,而片名就叫《第七纪检监察室》。

书中,陆浩宇是第七纪检监察室主任,岚江市纪委史上最年轻的副处级干部。

改制后首部讲述纪监委办案的小说

《梅山会》是纪监委改制以来首部讲述纪监委办案的小说,让笔者不禁想起了《人民的名义》。

《人民的名义》是关于检察院办理反贪案件的电视剧,这几乎家喻户晓。但很多人却不知,该剧热播时检察院的反贪反渎业务已划归纪监委处理。这两年的网络热词“扫黑破伞”“打虎拍蝇”正是由此而来。只是背后的办案人——纪监委人却很少像检察官那样进入公众视野。

纪监委是如何办案的?影视剧中似乎很少涉及。因为案件多涉密,纪监委人也格外低调,也因而对于公众而言,他们就像带着一层神秘的面纱。

正是缘于这份好奇,《梅山会》引起了读者的格外关注。该书的作者柒彦君是位年轻的纪检人,这令笔者颇感意外。同为写作人,笔者深知身在体制内下笔往往会受到诸多限制:若不小心,可能带来麻烦;若处处小心,则难以下笔。硬着头皮写出的东西,要么凌空蹈虚,要么艰涩乏味。从这个意义上说,《梅山会》成功了。小说采用的是剧本般的叙事,以场景变换和人物推动故事发展。整体读来,人物形象生动而立体,故事情节扣人心弦。

三个看似不相关案件拉开序幕

陆浩宇的出场一点也不高大上,他穿着汗湿了的衬衫,发皱了的西裤,就如我们身边的一个普通邻居或同事。那天是周末,他和同事们一起加班。

三个看起来互不相关的案件引起了他的注意:一个关乎非法采矿,当地公安充当了保护伞;一个是焚烧进口垃圾导致环境严重污染,当地环保部门被控纵容包庇;还有一个是某政府部门的某公务员涉嫌嫖娼。

陆浩宇在阅卷中发现,这三个案件背后都有一个“岩哥”。这个“岩哥”若隐若现,却渗透到政府多个部门。那个酒后曾炫耀在“私家园林”得“岩哥”亲自接待的小公务员,酒醒后不怕丢掉工作大胆承认嫖娼,却打死也不敢承认“私家园林”和见过“岩哥”。

私家园林在哪里?主人是谁?谁是“岩哥”背后的人?陆浩宇敏锐地意识到:“岩哥”涉及的绝非仅仅手头的几个案件,而背后的保护伞可能是位高权重者。

他的想法得到纪委副书记徐济元和书记贺在洲的支持,两位领导同样意识到问题的严重,他们的态度是:查,一查到底,无论涉及到谁,绝不姑息!

由此,以陆浩宇为组长的专案核查组成立了。核查组以“私家园林”为切入点,以“岩哥”为突破口,开始了秘密调查。

案情逐渐浮出水面,“私家园林”在一个三面环水的岛上,隐秘而奢华。“岩哥”曾是梅口县的一个黑社会小头目,案发出狱后担任过谭岿的司机,后者是一家大型房地产公司的董事长。“岩哥”涉及多个产业领域,却很少露面,以手下有4个助手“峥嵘嶙峋”而闻名。

本文开头提到的到纪监委举报陆浩宇的女子,正是已在案的助手之一王峋的妻子。

“纪委人没朋友”

不用说,那女子是诬告。纪委书记贺在洲对此心知肚明,他了解陆浩宇。

但是,他不能不按程序办事。于是,查明真相前,陆浩宇被安排住到了办案点。办案点是纪监委留置嫌疑人的地方,陆浩宇坦然接受了组织的安排。他自信是“干净”的,相信组织很快会还自己清白。

坊间有个半公开的秘密——“纪委人没朋友”。有人说,这是因为没人敢和他们做朋友,因为他们有鹰一样的眼睛,和他们交往有风险。也有人说,原因是他们不被允许很多方面的交往,这是为了确保“干净”。

那天,陆浩宇没有拒绝与谭岿见面,是想从他身上探得更多信息。但他把饭局改成了茶局。在谭岿身边的女子妄图以金钱贿赂时,他起身离去,离开前自己买了单。他做了充分的准备,却还是低估了对方——他的录音笔听不到任何内容,显然被对方设置了干扰,茶楼的监控也被人删除了。好在回家路上的摄像头还了他清白,证明所谓的不雅照片是合成的。

对于纪检监察人而言,加班是常态。通常,他们在接到任务后,不能跟家人说明情况就得离开,一去可能就是数月。因为保密需要,手机还须关机,回来也不能过多解释。对一个家庭来说,这显然是不利的。

陆浩宇骗妻子说,自己住到办案点是去办案。幸运的是,妻子理解他、信任他。当那些合成照片被发到网上,她按丈夫的要求在网上发了一篇情绪低落地对婚姻表达失望的文章,然后带着孩子回了娘家。

她知道,陆浩宇让她这样做,是为了保护她和女儿。

那些无法想象的压力与威胁

“纪检监察干部是我们党反腐防腐的最后一道防线,我们这个队伍的纯洁度和忠诚度直接关乎反腐败斗争的成败……你们无法想象到我们队伍里的同志在面对案件时所要承受的种种压力和威胁。”

这是书中纪委书记贺在洲的一席话。在《梅山会》里,因为办案遭遇威胁,陆浩宇已不是第一次。

作为核查组组长,他全力投入调查案件。在“岩哥”刚有眉目时,他就遭遇了对方的反击:他手头的3份涉密文件被拍照传到了网上。

在纪监委,泄密不是小事。作为办案骨干,陆浩宇很快就意识到并查出是内部人员出了问题,目标锁定为核查组同事江峰。原来,江峰的妹妹遭遇“岩哥”控制,条件是让陆浩宇停下手中的工作。江峰母亲正重病住院,妹妹生命受到威胁,重压之下他策划了“泄密事件”。

书中,因为办案遭受陷害或要挟的人,不只是陆浩宇和江峰。纪委副书记徐济元的儿子徐仕枫好长一段时间下落不明。徐济元以为儿子是生气后离家出走,却不知他一直被“岩哥”控制,软禁在“私家园林”里。

从江峰那里知道真相后,陆浩宇找到领导,要求以“泄密”为由给自己处分,且是加重的处分,并将处理结果发到网上。

这样的一个处分会给他的政治生命带来何种程度的影响,纪委副书记徐济元和书记贺在洲岂能不知?他们清楚,陆浩宇是遭人报复算计,所以拒绝作出处分的决定。然而陆浩宇很坚持,他推心置腹,说只有这样才能麻痹对方,给自己继续查案创造条件。

果不其然,当陆浩宇受处分的消息被发到网上,江峰的妹妹脱险了。

纪检监察人独具的办案风格

案件的侦破可谓一波三折,情节跌宕起伏,作为一个办案精英,陆浩宇的办案智慧和谈话技巧,无论宏观策略还是微观细节,无不展现了纪检监察人独具的办案风格,《梅山会》也由此精彩纷呈。

这本书在写作过程中曾以《滴水穿石》为名在微信公号“我们都是担当人”连载。毫无疑问,担当恰是陆浩宇和纪检监察人身上最动人的品质和象征,无论对工作,还是对同事和家人。

当初,因泄密事件被同事江峰“设计”,陆浩宇最该做的似乎是大义凛然地扫除败类让其受到处理,但他对江峰家庭的处境有着发自内心的同情。他揽下责任,同时不忘谆谆告诫:不要与金钱有染,经济上若有困难就告诉他,他来帮忙想办法解决。风口浪尖之时,为避免别人的猜测,他甚至没有马上让江峰离开核查组。

陆浩宇宁可牺牲政治前途接受处分,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他由江峰妹妹的遭遇想到了自己的妻子和女儿。作为一个纪监人,他无怨无悔不负重托,也无时无刻不意识到自己和家人可能遭遇的危险,若对方阴谋无法得逞,不仅江峰的妹妹,自己的妻子和女儿可能也将经受同样的遭遇。为此,他宁愿牺牲自己的政治前途。

在《梅山会》里,这样的热血男儿并非只有陆浩宇,他只是其中一个。而正是他们身上的“人情味”,揭开了纪检监察人神秘的面纱——“打虎英雄”,其实也是普通人。

小说来源于现实。也许,正因为作者柒彦君是个纪检监察人,《梅山会》读来像是纪实文学作品。毫无疑问,它已成为我们了解新时代纪检监察工作的一扇重要窗口。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