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治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法治中国

​这场战“疫”,没有旁观者

2020-12-31 09:27: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在防疫抗疫这场战“疫”中,人人都是参与者。图为22日,军队支援湖北医疗队抵达武汉天河机场。

请战书。

法治周末报记者 高原

2020年,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让我们承受了太多的改变和感动。

无数驰援武汉的医护人员,坚守在科研岗位的工作人员,运送物资的志愿者,都成为疫情中最亮眼的“逆行者”,他们用一腔热血、一份初心、一己责任扛起了战“疫”的重担,为万家团圆负重前行。

在这一场没有硝烟的新冠肺炎疫情阻击战中,没有旁观者,大家都是参与者。

“我们为这座城市拼过命”

没有从天而降的英雄,只有挺身而出的凡人。

2020123日,武汉宣布“封城”,缺菜、缺生活用品,缺药……这个城市几乎陷入瘫痪。

此时,面对不断变化的需求,志愿者们从组建爱心车队接送医务人员到紧急捐赠医疗物资,从关注独居老人、慢性病患者到帮助单个的求助者入住医院。

因为他们的奔波、暴露,捐赠物资才能及时流转,各种信息能够更新传递。

826日,中宣部和中央文明办表彰了100名疫情防控“最美志愿者”;1023日,共青团中央和中国青年志愿者协会表彰了295个“抗击新冠肺炎疫情青年志愿服务先进个人”。

而这只是志愿者中的一部分。

他们中,有为HIV患者送药的志愿者。封城后,很多HIV患者断药,志愿者黄豪杰在微信公号上发出呼吁,“紧急求援,这些人的生死不该被遗忘”。

HIV感染者必须定时、定量服药,断药、停药都会让身体产生耐药性,甚至会引起病发。“一旦耐药,前几年的治疗将前功尽弃。要换药治疗,甚至无药可治。”有HIV感染者在微博上求助说。

封城后,黄豪杰的团队紧急成立了10人应急小组,并招募志愿者协助解决感染者的需求。

两天时间,100人的志愿者团队招募到位。他们兵分两路,一组人马接送感染者去医院取药,另一组负责协调病友之间相互借药。黄豪杰记得,在志愿者发布互助消息后,超过50人愿意把药物借给他人。

他们中,也有运送物资的志愿者。投入前线以来,志愿者平均每天睡眠时间不到4小时,物资一直紧缺,他们分别对接各类基金会、海外华人组织和校友会等。

“我们为这座城市拼过命。”50岁的大象(化名)在武汉成功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后,发出这样的感慨。

拼命的证据,散落在这座城市的每个角落,也折射在一个黄色镜腿的护目镜上。这个护目镜是纪录片《在武汉》的导演张悦在跟拍时送给大象的,后来疫情结束了,不用了,他摘下来放在车窗前。

说起“在疫情期间的主要工作”这个话题,大象会出现短暂的迟疑——他们没有上级和下属,求助与交接、认领发生在几十上百个微信群里。而在当时,对于这些城市孤岛间的摆渡人来说,每一个需求都有不得不被满足的理由。

“志愿者的抗疫行动是很突出的。”清华大学公益慈善研究院副院长贾西津说,由于志愿机制不同于行政体制的强制性、统一性、官僚性,而具有多元、灵活、及时、直接、细化的特点,是与行政体制不同的另一种资源配置机制。

“若有战,召必回”

“若有战,召必回”,疫情初期,一封来自广州南方医院的“请战书”在网络流传,这封特殊的请战书是来自于非典期间著名的“小汤山非典医疗队”,请战书上大红的手印,是他们勇赴一线的决心。武汉疫情消息传来,全国各地医院的医生纷纷表达了“若有战,召必回”的心声,医护人员放弃休假准备随时回到工作岗位。

在来势汹汹的新冠肺炎疫情中,医务工作者构筑起一道白色防线。

他们中,有浙江省温州市平阳县中医院呼吸内科主任周炜栋。128日,作为第二批支援湖北的医疗队成员,周炜栋带着当初在医学院许下的誓言奔赴武汉。作为隔离一病区唯一的中医,他每天工作约10小时,累计为病人开出了700余张中药药方。

在武汉的重症病房里,周炜栋收到了一则特别的通知——“强制休息令”。

因为工作需要,周炜栋接管一个新病区,任命为业务主任,协助天佑本院医生收治新冠肺炎患者,弥补该团队呼吸科医生的缺口。工作期间,他因久站导致左脚疼痛,但依然坚守岗位,从脚背痛演变成膝盖痛,左脚没办法落地,走路变成了一瘸一拐。

骨科医生提出了“休息3天至5天”的建议。周炜栋却说:“轻伤不下火线。”

密不透风的防护服、反复消毒导致的过敏、每天高强度的工作,悬挂党旗的方舱医院、相互打气的医护人员、乐观坚强的新冠肺炎患者……这些细节都印刻在周炜栋的脑海里。

34岁的阴朝霞,是上海德济医院内科护士长,也是其所在医院最早报名支援武汉的医护人员。作为社会医疗救援队中的一员,她坦言,这一次经历让自己终生难忘。

春节休假结束回到医院之后,阴朝霞马上写了请战书。直到217日,父母从电视上看到医疗队的报道,才知道自己的女儿去了武汉。

阴朝霞坦言:“我们医疗队的几名队员中,有医生、护士,还有技师;有‘80后’,还有‘90后’。但不管是哪个岗位、哪个年龄段,对我们来说,这次武汉之行,收获都很大。”

“真正经历过这种生离死别,看到所有人守护生命的执著和顽强,让我们对生命的意义有了更深刻的认识,对我们的职业也有了全新的认识。”她说。

明知危险,毅然前行。中央指导组成员、国务院副秘书长丁向阳此前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披露:湖北省有超过3000名医护人员感染新冠肺炎,其中40%在医院感染,60%在社区感染。

这些医生大都是非传染科的医生,在这次疫情防控中,有多位医务人员因感染发病而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特殊的订单,特别的情

疫情中,在城市中穿梭往来的快递小哥,见证了武汉这个城市的焦虑与温暖。

疫情暴发以来,饿了么平台上每个单子和简略文字后面,是一个个武汉家庭的生存现状:焦急搜寻婴儿奶粉的新手妈妈,无法出门买日常用品的隔离家庭,在医院等着消毒液、酒精的患者或家属……

而特殊的订单,每天都会发生。

130(大年初六)凌晨4点多,平台上“跑腿代购”的业务里,芦军收到了一则求助信息。

求助人是一个20多岁的男孩,求救内容大概是,自己感染了新冠肺炎的爸爸快要不行了,男孩想赶回去见爸爸最后一面。

看见这则信息,芦军心里有些难过,尽管这样的订单费时长又赚不了多少钱,他还是接了这个订单。

“路程很远,大概有十几公里的距离,电瓶车骑到一半的时候,男孩的电话响了。”芦军回忆说。

电话是男孩的家人打来的,他的爸爸,没有等到见儿子最后一面,刚刚离开了这个世界。男孩当时就崩溃了大哭起来,在那个寒冷的凌晨,芦军想不出更多的话来安慰这个男孩,因为身边已经发生了太多这样的悲剧。

还有一种特殊订单,没有具体的收货人,只是在地址上写了医院的名字。

在疫情初期的武汉,快递员陈伟接到一个特别的订单,指名叫送到武昌某医院门诊部,叫餐的人一共订了十几份快餐,几个大手提袋把餐车全塞满了,剩下的只能放在踏板上。

到了目的地后,陈伟打了收单人的电话,人家说自己没有点餐,今天他轮休,没有上班。

陈伟又转头打电话给点餐者,几分钟后,点餐者给他发来了新的地址,是一个社区的卫生服务中心。

这次,出来接单的是一位戴着口罩的医护人员。

陈伟把踏板上的两袋外卖送给他,他看上去非常意外,连说了几声谢谢,转身就要离开,陈伟叫住他,把餐箱里其他的外卖也拎出来。

陈伟说,点餐的人就是想在这个特殊的时期,通过这种方式给奋战在抗疫一线的医护人员一点微小的帮助——这样的外卖,陈伟不只送了一家医院。

陈伟觉得,只有外卖小哥跑在大街上,才能说明这个世界还在有序运转。

“其实不光是我们,环卫工人、医护人员、人民警察,在人们内心最恐慌的时候,他们每天都坚守着自己的岗位。”陈伟说。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