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治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法治中国

第五轮学科评价,剑指“人才帽子”乱象

2020-11-12 09:18: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在获取“帽子”的道路上,年轻人就像打怪升级的游戏玩家,只有永不停歇地抢“帽子”,才有机会获取和控制更多学术资源。而这种激励机制造成的后果,就是科技创新的低劣循环,加剧科研的泡沫化

法治周末记者 高原

113日,备受关注的第五轮学科评估来了——教育部学位与研究生教育发展中心印发《关于公布〈第五轮学科评估工作方案〉的通知》,宣布拟启动第五轮学科评估工作。

其中评价教师队伍一项中,将不再设置填写人才“帽子”称号栏目,不统计人才“帽子”数量。

这也被业界认为是政府整顿人才“帽子”的又一有力动作。

曾经的“标杆”

据了解,人才“帽子”是为表彰曾对国家、地方或某领域事业发展作出重要贡献、取得重大成就的杰出人才而设立的荣誉称号,出发点在于树立先进典型人物、形成正确导向引领、发挥标杆示范作用。

广西大学校长赵跃宇曾撰文指出,1994年,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为了支持优秀青年科学家能够按照个人的兴趣持续开展研究工作,设立了总理基金,即后来的杰出青年基金。

“刚刚开始的时候吸引了很多优秀青年努力做好科学研究,彼时杰出青年基金只是科研项目,也没有与薪酬待遇挂钩。”赵跃宇说。

4年后,为了配合国家“211工程”计划,解决当时大学教授、科技人员的薪酬偏低,给优秀学者提高待遇,教育部在李嘉诚先生支持下,设立了“长江学者”奖励计划,这之后,人才计划开始与薪酬待遇挂钩,同时也给了优秀青年学者很大的激励。

再后来,国家为了大力吸引优秀出国人员回国工作,出台了“千人计划”,对吸引国外优秀学者回国工作产生了积极影响。

不过,由于此后各级政府、部门、各大学、科研院所相继出台各自的各类人才支持计划,而且绝大部分人才计划与薪酬待遇、科研经费等挂钩,甚至与住房、家属工作安排、行政级别待遇挂钩,新老人才激励政策的不同,加深了矛盾。

“帽”取人

正是这些头顶“千人”“长江”“杰青”“青年千人”“青年长江”“优青”等光环的“帽子人才”被定义为“国家级人才”,成为了各高校和科研单位竞抢的首选目标。

有人总结,为了吸引这些人才,让人眼花缭乱的人才竞价筹码不断涌现:年薪80万元、年薪100万元、年薪120万元、年薪200万元。

有了“帽子”名利双收,但要想获取各种“帽子”,并不是件容易的事。

北京市一家科研机构的工作人员陈蒙(化名)告诉法治周末记者,一个年轻学者想要努力满足各种人才“帽子”的标准,需要具备两方面的优势:

一是以导师为中心,展开社会公关,频频在各种国际国内学术会议上亮相,结交很多人。实际上,很多这样的会议并不深入讨论学术,主要是会面,把关系处好,彼此交换资源。

二是自己“发掘”自己的潜力,一篇论文就能说完的事情,要分成三篇四篇论文来讲。

“我们把这种行为叫做‘一鸡多吃’。”陈蒙说。

陈蒙所说的“一鸡多吃”,就是一个科研成果申请完省级项目之后,换个题目又去申请国家级的,不断往里面“注水”。

同时,陈蒙介绍,如果不是某位名师的学生,“帽子”的称号也许连一杯羹都分不上。“某些戴上‘铁帽子’的所谓大学者,实际上主宰着优势科研资源的支配权。”陈蒙说。

在获取“帽子”的道路上,年轻人就像打怪升级的游戏玩家,只有永不停歇地抢“帽子”,才有机会获取和控制更多的学术资源。

而这种激励机制造成的后果,就是科技创新的低劣循环,加剧科研的泡沫化。

陈蒙介绍:“一个学者一辈子引以为豪的成果可能就那么几个,但是面对一堆捆绑着各种资源的‘帽子’,很多人是经不起诱惑的。有人甚至还敢将一些集体研究成果改头换面变成个人的成果。”

2019年全国两会期间,有政协委员提出取消“长江学者奖励计划”,避免各单位恶性竞争引进国字头“帽子”的建议。

教育部在之后有关的提案答复函中也表示将通过完善“长江学者奖励计划”退出机制,明确退出情形和退出程序,严格人才称号的使用管理,淡化“帽子”的概念,引导人才称号回归学术性、荣誉性本质,以缓解人才的无序流动问题。

实际上,之所以有政协提案建议取消“长江学者奖励计划”,原因在于高校间抢挖“帽子”人才所导致的人才无序流动。

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的专家们表示,这背后更深层次的原因则是,包括“长江学者”在内的一系列人才奖励计划所引发的人才“帽子”泛滥以及人才评价、引进中的以“帽”取人倾向。

据不完全统计,我国国家层面和省级层面分别有人才计划84个和639个,市县层面人才计划更是多不胜数,各类人才计划,名目繁多、杂乱无序,可谓“帽子”满天飞。

“帽子”该摘了

“帽子”乱象在近年来越来越引起业界的关注。

同济大学教育评估研究中心主任樊秀娣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如今人才‘帽子’被行政管理者当作评价个体和教育科研机构学术绩效以及配置学术资源的主要指标,这就一下子把人才‘帽子’当作了重要学术成果的终点。”

“在这样的学术评价和管理背景下,各方看重、争抢人才‘帽子’,不是为了人才未来的学术贡献,而是为了人才‘帽子’现有的学术分量,科学研究的起点摇身变成了功成名就的终点。”樊秀娣说。

而在政府层面,也开始注意到这一现象并发文调整。

2017125日,教育部发布的《关于坚持正确导向促进高校高层次人才合理有序流动的通知》(教人厅〔20171号)提出了6条明确要求,其中强调:“高校之间不得片面依赖高薪酬高待遇竞价抢挖人才,不得简单以‘学术头衔’‘人才头衔’确定薪酬待遇、配置学术资源。”

1013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的《深化新时代教育评价改革总体方案》也要求,推进人才称号回归学术性、荣誉性。切实精简人才“帽子”,优化整合涉教育领域各类人才计划。

陈蒙告诉法治周末记者,目前国内一些顶级高校,如清华、北大、复旦、上海科大等,都在进行着常任制(tenure track)的尝试。

比如,北大的tenure评定过程中,需要找10位国际上的资深专家写推荐信,对申请人6年来的工作予以系统的评估,在信中还必须将申请人与若干名跟他年龄相近的国际知名科学家作直接比较。

在这一过程中,采纳了国际上通行的推荐信制度,并且大量借助了许多国际知名专家的判断能力,至少在目前的情况下,能最大程度地保证公平客观。

樊秀娣认为,要改革以行政为主导的学术评价机制和资源配置机制,认清人才“帽子”是投入而非产出指标。以今日中国之实力,应给予基础科研人员体面而良好的工作、生活条件,让有“帽子”和无“帽子”人才都能安心回归到科研活动中去,再也不能让人才“帽子”的负面效应泛滥下去。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