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治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法治中国

代际数字鸿沟:老年群体如何融入智能社会

2020-09-17 10:40: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法治周末记者 李冰冰

疫情期间,网上买菜、在线办公、网络授课、健康码等加速融入我们的生活,推动我们快步迈进智能化时代。而另一边,“老人无健康码不让上地铁”“无健康码徒步千里”等新闻也不时见诸网络和报端。

这其中,被二维码及其智能手机隔开的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世界。一个是对新技术大呼便利的年轻群体,另一个是逐步被边缘化的部分老年群体。两个世界之间,则是巨大的数字鸿沟。

这一现象引发了越来越多人的关注。近日,老龄社会30人论坛与信息社会50人论坛举办了主题为“代际数字鸿沟:挑战与应对”的专题研讨会,多位专家表示,代际数字鸿沟虽然是社会的痛点,但也是一个重大的机遇。如何帮助老年群体走出数字隔离,需要政府、企业、社会组织与家庭多方面的共同努力。

“三化”同步引发代际数字鸿沟

与其他国家相比,我国的老龄化呈现出一些与众不同的特征。盘古智库老龄社会研究中心主任、信息社会50人论坛理事、老龄社会30人论坛成员梁春晓表示,中国面临着超大规模、超快速度、超早阶段、超稳结构的“超级老龄化”。并且,中国的老龄化是与信息化、城镇化“三化”同步的,尤其是老龄化与信息化的同步,引发了更为严重的代际数字鸿沟。

究竟何为数字鸿沟?国家信息中心首席信息师、信息社会50人论坛理事张新红指出,从信息社会角度来看,有了互联网才有了数字鸿沟。数字鸿沟是指不同社会群体之间在拥有和使用现代信息技术方面存在的差距。而代际数字鸿沟则指不同年龄阶段的人群在拥有和使用数字鸿沟方面存在的差距,集中体现在老年人使用技术相对较差。

盘古智库老龄社会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赵钊指出,从统计数字上看,截至2019年年底,我国60周岁以上的老龄人口大约超过了2.5亿,占总人数约18.1%。与此同时,截至20203月,我国的网民规模有9.04亿人,但60岁以上的网民仅占6.7%,中间有老龄群体触网率很低的数字缺口。老龄群体在衣食住行、医疗、娱乐等各个生活方面已经逐渐被边缘化,代际数字鸿沟不断加深。

代际数字鸿沟不只影响老年人

张新红在其主编的《聚焦“第四差别”——中欧数字鸿沟比较研究》一书中曾提出,数字鸿沟是信息社会的伴生物,是继城乡差别、工农差别、脑体差别之后的“第四差别”。

事实上,早在2006年,我国在国家信息化战略中就提出,要研究制定“缩小数字鸿沟行动计划”。

然而,这么多年过去了,随着信息化的高速发展,代价数字鸿沟反而也随之扩大。

张新红认为,代际数字鸿沟的影响在于,一是数字鸿沟的离散效应,即大量信息贫困者的出现;二是数字鸿沟的分化效应,即信息均享程度下降;三是数字鸿沟的放大效应,即数字鸿沟进一步影响到收入分配、就业和发展机会的严重不公,加大原有的贫富差距,进而成为危害社会安全与稳定的重要根源;四是数字鸿沟的短板效应,即由于一些人不能跟上新技术的步伐,智慧城市、智慧政务建设等都有较大的短板。

赵钊补充说,代际数字鸿沟已经使生活方式在代际之间产生了巨大的差异,而这种差异,会使代际文化渐行渐远,从而进一步加剧了代际的矛盾冲突。

代际数字鸿沟的影响远不止于此,因为老龄人口近五分之一的人口社会的参与权重下降,加剧了社会的不平等。并且,老龄人口表达需求与愿望的渠道很少,经济社会更加难以了解这部分需求,更加难以适应人口老龄化的趋势,进而制约了我国高质量发展的水平。

简言之,代际数字鸿沟影响的不仅仅是老年人,还会影响到其他年龄层的人,影响到整个社会,需要全社会的高度关注。

推动数字鸿沟转化为数字机遇

张新红认为,数字鸿沟在使一部分人远离信息社会风险不断加大的同时,信息技术的跳跃性和快速渗透特征,也给弱势群体通过发挥后发优势获得跨越式发展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机遇。这是数字鸿沟的“双刃效应”。如果利用好了,数字鸿沟可以转化为数字机遇。

代际数字鸿沟虽然是社会的痛点,但也是一个重大的机遇。因为老龄群体的需求与消费市场并未充分打开,弥合代际数字鸿沟是当前急需深入思考的问题。

在本次会议中,来自阿里巴巴、腾讯和商汤科技的研究人员也分析了各自的看法。他们指出,老年群体消费能力高于年轻群体,具有值得关注的商业价值和潜力。而在技术层面,他们普遍尊崇技术向善,认为在每一个产品上,应尽可能缩小鸿沟,让老年人参与进来,享受数字红利。

中国社科院信息化研究中心主任、信息社会50人论坛理事姜奇平认为,代际数字鸿沟问题,无论它的提出与解决,都要取决于技术鸿沟和制度鸿沟的协调问题。

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信息社会50人论坛和老龄社会30人论坛成员邱泽奇也认同这一观点。他指出,利用社会规制,来约束技术沿着自身路径“利益最大化”式的发展。坚持倡导科技向善,在产品层次,急需保证产品的普惠性,降低技术门槛,实现技术优惠。而在制度层次,则需要把社会需求转化为制度。比如,类似健康码的新闻层出不穷,很大原因就在于技术发展一骑绝尘,完全忽视了其所应纳入什么人群。

邱泽奇进一步指出,社会与市场之间的互动非常必要。只有通过两者互动,倒逼政府制定一些必要的政策,才能使得制度成为新的数字红利普惠不可或缺的一环。

总之,数字鸿沟是无法消除的,我们能做的就是对弱势群体提供更多的关爱和帮助,尽可能让他们享受到数字化带来的福利。而缩小数字鸿沟,则需要政府、企业、个人、社会组织等多方面的努力。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