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治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法治中国

直播售假的“坑”,你踩过吗?

2020-09-03 10:27: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夸大和虚假宣传,成了直播购物热背后的“深坑”,在微博以及黑猫投诉里,公开控诉不良商家、不良带货主播的消费者不在少数


法治周末记者 孟伟

“最好不要在直播间买东西。现在直播带货太流行了,平台又监管不力,假货泛滥。”网友“喜欢吃香菜”在知乎吐槽自己在某直播平台买到假化妆品的经历。

她还总结了几条售假主播的特征:直播后就删回放;直播间里有一大群水军;没有正经的链接;不支持退换。

随着各类视频直播平台的兴起,直播带货成为一种潮流。然而,在直播带货成为各大电商平台重要销售模式的同时,不少法律问题也引发人们的关注。

夸大和虚假宣传,成了直播购物热背后的“深坑”,在微博以及黑猫投诉里,公开控诉不良商家、不良带货主播的消费者不在少数。不少消费者坦言,本以为网购多了选择,但没想到这些短视频平台却存在着虚假宣传、知假售假等乱象。

成本50多元的卫衣卖800

近日,江苏南京警方端掉了一个利用直播带货销售假冒某国际知名潮牌服饰的团伙,抓获20多人,查获假货30多万件,涉案金额近两亿元。

成本20元的套头衫售价500元,成本50多元的卫衣卖800元……

514日,家住南京市玄武区的郑先生通过某直播带货平台的直播间购买了一件潮牌圆领蓝色长袖卫衣,收到衣服后,他发现衣服存在质量问题,怀疑是假货,于是报案。通过网上巡查和线下调查,警方发现,这个直播带货平台账号上销售的衣物均为假货。

为了扩大销量,该直播间利用时下流行的“线上带货”销售方式,开始为自己包装造势。

民警在调查中发现,犯罪团伙自4月以来长期雇佣网络水军,在多家国内大型知名网站上宣传造势,谎称其名下公司已经取得某国际知名潮牌海外公司的授权,是中国大陆地区获得授权的代理商,并具备对外授权的资质,计划在全国不同地区招收加盟商。

入驻某大型团购平台和购物网站后,该团伙在线上通过视频直播展示产品,以专柜价格销售假冒国际知名潮牌注册商标的商品。南京市公安局玄武分局经济犯罪侦查大队副大队长钱磊向媒体透露:“犯罪团伙通过直播带货,售卖假潮牌服饰,包括假冒的服装、鞋帽、包等,日销售额可达10万余元。”

经查发现,该直播平台账号,线上和线下销售的衣物虽为假货,但价格跟真品几乎没有什么差别,它摸准了不少消费者以价格高低论真假的心理。“品级较好的大约30多元一件的套头衫,品级稍微差的20元一件的,要卖到400元、500元左右;50多元的卫衣,销售在700元、800元,利润翻了几十倍。”南京公安局玄武分局工作人员向媒体透露。

在掌握了该平台账号涉嫌售假的确凿证据后,615日,警方将分布在外省的两个办公地点、两个仓库和一个直播间内的20多名涉案人员,一举抓获。

目前,蒋某某、王某等6人被警方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案件正在进一步审理之中。

卖家套路层出不穷

只展示LOGO不提品牌名称,详情页中涂抹品牌LOGO,顾客下单就删除链接,售价明显低于常规价格……存在这些行为的直播间,消费者在购买时需擦亮眼睛。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网络平台主播告诉法治周末记者,有些主播会在详情页中对品牌LOGO进行变形,“香奈儿是现在很受欢迎的奢侈品牌,一些主播在详情页介绍中把香奈儿标志性的双C标志涂改成双O,这样既能规避平台的检测又能诱导消费者”。她还向法治周末记者表示,为了逃避平台和执法部门的监管查处,在直播中出现违法的商品,只要消费者下单后就会立即下架、删除该商品。

很多售假货的主播介绍商品时不会直接说出品牌名称,比如,“巴黎世家”“安德玛”,主播在口播时会说这是“巴”家的衣服,这是“安”家的衣服,对品牌进行暗示。同时,主播会遮挡住商标的一部分,但露出的部分足以让消费者看出来是什么牌子,还会暗示“这是专柜同款”。

江苏常熟市场监督管理局上个月公布了一起案件,揭露了直播卖假货的套路:直播间内持续优惠大促,主播展示假冒“古驰”“阿迪”等醒目商标,顾客询问时以“库存尾单”等名义含糊回应。一旦有顾客下单购买,直播间后台立即下架删除相关假货。

常熟市场监管局的执法人员表示:“有的主播不说品牌名称,直接给看品牌LOGO,让消费者潜意识认为是某个知名品牌。”但当消费者在直播间内询问“是否为正品”时,主播会以“这是库存尾货”这类说辞应付过去,并不断地强调价格低廉、货量少,催促消费者下单。

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朱巍向法治周末记者表示:“主播在直播中销售产品相当于‘产品代言人’,是需要承担法律责任的。”主播销售品牌仿冒品的行为违反了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商标法、合同法、电子商务法、广告法的相关规定,如果仿冒品牌涉及食品还违反食品安全法。

对于主播用语言暗示、部分展示、甚至直接展示品牌LOGO诱导消费的行为,朱巍认为,该直播间还构成不正当竞争行为,“这种行为已经能够误导、诱导消费者,已经构成了混淆。对于这种行为除了平台方监管、消费者举报外,相关品牌可以以不正当竞争为由起诉”。

直播间展示商标,却不口播具体品牌,引诱消费者下单,而购买后立即将商品下架删除,也给执法查处带来了颇大难度,让消费者陷入维权无证的困局。331日,中国消费者协会发布的《直播电商购物消费者满意度在线调查报告》显示,有37.3%的消费者在直播购物中遇到过消费问题,但仅有13.6%的消费者遇到问题后进行投诉,还有23.7%的消费者遇到问题并没有投诉。

对于花钱的消费者,中国人民大学商法研究所所长刘俊海建议他们要擦亮双眼:“要货比三家,不能盲目听信网红或者明星的推荐,应该有自己的辨别能力。同时,也要敢于追责,不能因为维权成本高而放弃,这会助长那些卖假货和做虚假推广者的嚣张气焰。”

各方监管

近来关于直播带货的相关规则在不断出台。

201911日开始实施的电子商务法规定,从事电子商务的经营主体必须办理相关营业执照并承担缴纳税务义务,直播电商消费同样被纳入适用范围,这对商家行为产生必要的约束。

624日,中国广告协会正式发布了《网络直播营销行为规范》,并于71日开始实施,重点规范电商直播中刷单、虚假宣传等直播乱象。

729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起草《市场监管总局关于加强网络直播营销活动监管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并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上述意见稿提出,将依法查处电子商务违法行为、侵犯消费者合法权益违法行为、不正当竞争违法行为、产品质量违法行为、食品安全违法行为、广告违法行为、价格违法行为7类网络直播营销违法行为。

不久前,某视频直播平台针对“低价售卖正品口红”的现象,已对4000多个达人账号实施封禁电商权限处罚,并对200多个商家进行了清退或罚没保证金。

中消协建议,平台和经营者需强化平台管理,持续强化内容生态治理,无论是发布短视频、长视频还是直播形式等内容,都应做好审核把关,通过大数据等分析手段严格查处各类人气造假、评论造假、商品信息造假等行为,持续做好交易安全管理,严厉打击各类诱导交易、虚假交易、规避安全监管的私下交易行为。还应打通经营者和消费者意见沟通渠道,完善纠纷解决办法与机制,及时回应并妥善处理消费者的相关诉求。

朱巍建议,网络服务提供者应当设置举报渠道,在获得有直播间卖假货的情况后平台应当立即采取必要措施,如果没有采取相关措施的平台也要承担责任。近来,各大电商、视频平台也陆续出台或调整管理规定,进一步规范平台直播活动、销售行为及商品服务,对于维护平台交易秩序、保障消费者合法权益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