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法治中国

​李静芝32年寻子路

2020-07-23 08:16:00 来源:法制日报·法治周末


32年,11528天,如此漫长的寻找,从独自跋山涉水寻找儿子,到变成帮助他人的志愿者,此间有着许多不为人知的煎熬、痛苦和坚持

 

法治周末记者 卢伟

“你丢孩子可能就那么一两分钟,但你得花一辈子时间去寻找。”这是李静芝时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

这句话,既是对普天之下所有父母的善意提醒,更是一种自责和自我鼓劲。

32年前,儿子丢了。自此,李静芝开始了漫长的寻子之路。

西安、安康、汉中……陕西实在找不到,就出省到山东、山西、河南等20多个省去寻找,找遍了大半个中国,却始终没有找到。

就这样,李静芝从20多岁,找到了60岁,一次次的心痛、悲伤和绝望并未让她停下脚步,她坚信:会等到孩子回来的那一天。

今年518日,李静芝终于找到了儿子。母子见面那一刻,儿子大喊了一声“妈”,李静芝冲上前与儿子相拥,整整4分钟,泣不成声。

32年,11528天,如此漫长的寻找,从独自跋山涉水寻找儿子,到变成帮助他人的志愿者,此间有着许多不为人知的煎熬、痛苦和坚持。

近日,“打拐妈妈”李静芝在西安的家中向法治周末记者讲述了这段长达32年的寻子经历。

“家有急事,速归!”

19881019日,李静芝正在陕西榆林出差,突然接到单位电报。

“看到电报后心里就有不好的预感,也在胡思乱想会不会是儿子生病了或者家中老人出啥事了。”李静芝回忆说,“但怎么也不会想到是儿子丢了。”

19881017日下午6点左右,李静芝两岁多的儿子嘉嘉(小名)在西安市西大街金陵酒店门口被拐走。

当时,嘉嘉刚被父亲毛振平从幼儿园接回来。其间嘉嘉说口渴,毛振平就把嘉嘉带到他跟朋友合开的金陵酒店。就在毛振平去取水的一会儿工夫,嘉嘉不见了。

“回到单位就听到儿子丢了的消息,当时整个人都蒙了,脑子里一片空白。”李静芝回忆说,“不过,那时候也没想到孩子会被拐,只是想可能走丢了,有哪个好心人遇到孩子可能会送到福利院或者派出所,没有往最坏的地方想。”

随后,李静芝、毛振平及其亲友就开始在酒店附近拉网式寻找嘉嘉,挨个问你们这几天有没有谁听见孩子的哭声?谁家见到过一个小男孩?

一周多的时间过去了,一点消息也没有。李静芝只好通过西安电视台发寻人启事。

一次,李静芝从西安电视台出来,遇到李磊的父母正在打听电视台地址。一问才知道这对夫妻也在找孩子,他们的孩子李磊1988111日上午在西安市南郊吴家坟街道走失。

两个寻找孩子的家庭的相遇,使得李静芝意识到,要找孩子的并不只有他们一家。于是她和李磊的父母商量能否可以共享线索,一起寻子,这样人多力量大,找到的机会也更大一点。“就这样子,2家、4家、7家……最多的时候有50多家。”李静芝说。

这些家庭共同成立了陕西省寻找丢失爱子联合会,大家每个月最少聚集两次,共同沟通消息,制订计划。并于19895月起,陆续给联合会内的家庭印发了10万份以上的寻人启事散发各地。

“这些家庭两家包一个省,按照当时邮寄地址的编码,把寻人启事发到各省乡一级的计生、妇联、公安、教育和民政等部门。陆续反馈回来了200多条线索。”李静芝说,“一旦收到线索,我们就会组织家庭前往查证。”

通过这种大海捞针似的寻找,联合会找到了5个丢失的孩子,但其中没有嘉嘉。

随着时间的推移,能反馈回来的有用信息越来越少。“我不能放弃,只要不断地寻找,就还有希望在。”李静芝说,“如果你停下来了,就彻底绝望了。”

1993开始,李静芝转向电视寻子节目,先后参加了《半边天》《深度观察》《中国好人》《今日说法》《激情唱响》《超级演说家》《宝贝儿回家》《一封家书》《等着我》《述说》等30余类节目。

“我不愿放弃任何一个做寻子节目的机会,我坚信只有让全国人民都知道我在找儿子,才会有人提供线索,助力我找到儿子。”李静芝说。

其实,不仅李静芝自己的家庭在寻找嘉嘉,案发后,西安公安就立即开展侦查,大范围走访调查目击者和周边群众,并专门赴安徽、山东、山西等地对有关线索进行核查,但相关工作均未取得有效进展。

2009年,全国公安机关打击拐卖儿童妇女犯罪专项行动开始后,公安部将该案列为督办案件,组织陕西等地公安机关全力侦办,查找解救被拐人员。

同年,针对拐卖儿童积案搜集线索、循线追踪比较困难这一情况,公安部建立了全国打拐DNA信息库,将被拐儿童父母的血样及搜集到的来历不明、疑似被拐人员的血样,经DNA检测后都输入库里,由信息库自动比对。DNA比对成功,便能确认孩子的真实身份。

“只要抽一滴血做一下DNA检测,入到公安部的全国打拐DNA信息库里,这就是你寻家的最科学最方便的途径。”在所有的公开场合和电视节目中,李静芝都会不断重复着这些重要信息。通过DNA比对,李静芝已经帮助24个孩子找到了自己的亲生父母。

今年4月,李静芝又获取到几条丢失孩子的线索,她立即把线索提供给西安市公安局。其中一条线索显示,多年前一名四川人曾收养了一个西安孩子。

专案组民警立即对疑似对象进行筛选摸排,发现四川绵阳男子顾某宁与嘉嘉高度相似。

随即,专案组民警前往四川进行核查,在当地公安机关配合下,经DNA对比确认顾某宁就是32年前被拐的嘉嘉。

518日,西安市公安局内,60岁的李静芝和失散了32年的儿子嘉嘉终于相见。

关于嘉嘉被拐的案子,目前专案组正进一步深挖相关线索,全力侦办案件,一查到底。

对于丢失孩子的家庭来说,需要修复的“创伤”实在太多。

首当其冲,就是丢失孩子的父母要从阴霾中走出来,恢复正常的生活。

这一点,对于李静芝来说,是她所要面对的第一个挑战。

在最初一段时间,李静芝在没日没夜的寻找儿子过程中,甚至出现幻听。“就感觉孩子喊着‘妈妈,妈妈……’的声音一直萦绕在耳边,仿佛孩子就在门口。我时常会从床上突然坐起,告诉母亲:‘嘉嘉在门口喊我呢’,可我把门打开后却发现什么都没有,嘉嘉没有回来。”诉说中,李静芝已是泪流满面。

母亲怕李静芝精神出问题,强迫她住进了医院。

一天,医院里的一位老大夫在和李静芝聊天的时候,语重心长的对她说:“你身体上的疾病我可以治,但你的心病要靠你自己。”

“当时我觉得这句话真的犹如当头棒喝一般,让我觉得我不能再那么癫狂下去,再这样我会真的疯掉。如果我疯了,谁去给我找儿子啊?”李静芝说。

身边人的关心,让李静芝明白哭闹、颓废都是无用功,“同时更让我慢慢明白了一个道理:找孩子只是我生活的一部分,而不能是我生活的全部,我不能把自己全部都搭进去”。李静芝说:“随后的日子,我周内正常上班,周末就一条线索接着一条线索去核实。就这样边工作边寻找,年复一年。”

最初几年,李静芝和毛振平几乎是共同在寻找,但在漫长的线索核实中,反复的期望和失望,加之对于丢失孩子的自责,使得二人的关系逐渐疏远,没几年,二人离了婚。

离婚后,李静芝独自在寻找儿子嘉嘉的道路上前行。

200711月,李静芝去杭州参加了一次宝贝回家志愿者协会举办的万人寻亲大会。“那天雨特别大,上万名寻子家长在雨里举着牌子讲述着各自的经历,几乎没人打伞,大家任由雨水淋湿身体,像是在经历一场洗礼。整个广场上的人都在哭,已经无法分辨他们的脸上挂着的是泪水还是雨水。”李静芝回忆说,“当时那个场景真的太震撼人心了,那一瞬间我就想起了儿子嘉嘉,开始嚎啕大哭起来,我们这些人,真的不知道接下来还要在寻子的路上走多久。”

 

32年前与32年后的李静芝母子。

 

了解到宝贝回家志愿者协会重点为失踪儿童家长提供免费的寻人帮助,李静芝便加入了协会,成为了一名志愿者。除了最初找回的5个被拐孩子,之后找回的大多数是和宝贝回家志愿者协会共同去完成的。

据宝贝回家志愿者协会理事长张宝艳介绍,截至目前,协会一共找到了3391个走失被拐和被遗弃的孩子。

518日,李静芝发了一个微信朋友圈:今天几乎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找到了儿子,各种问候、感动、惊喜扑面而来,都知道我找儿子有多么不容易,可我的嘉嘉知道这些年为找他我所受的罪,流的泪,走的路吗?这32年的离别怎么重续母子之情?

面对32年未见的儿子,李静芝的内心是忐忑的。

“我和儿子的记忆都出现了断层,我没有陪孩子一起成长,孩子也缺失了母爱的陪伴,我们没办法去修复它,这种遗憾真的让人无所适从。”李静芝说,“我的记忆停留在孩子被拐前,而儿子的记忆里已经很难找到西安的印象,我们一有时间就会拿出各自珍藏的照片,两个人相互讲述,试图通过分享记忆,找回我们丢失的记忆碎片。但是我们的空白记忆是没办法弥补,任何人都弥补不上。”

现在,李静芝和儿子嘉嘉都在等待一个真相,他们想知道32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也许只有真相才能彻底修复二人内心的创伤。

守护

知道李静芝找到儿子的消息后,她家的门前着实热闹了一番,来祝贺的、采访的、拍视频的络绎不绝。

但还有这么一群人,他们都是丢失孩子的家长。他们一个个自发地来到李静芝家附近,举着写有详细情况的寻子牌,希望引起更多人的注意。

也有还在寻亲的家长问李静芝:你找到孩子后还会帮助我们吗?“我会一如既往的帮助所有人。”李静芝郑重地说。

有媒体来采访李静芝时,她每次都会推荐几个寻亲家长来讲下情况,平时也不断通过各大热门网络平台不断发布寻亲信息,并实时更新。

“我现在要做的就是守护,守护好自己的孩子,也尽自己的全力去守护好身边的寻亲家庭,不辜负大家对我的信赖;同时我现在已经有了稳定安静的生活,过的很好,希望大家更多地关注被拐卖儿童,尽自己的一份力。”李静芝说,“我现在已经退休,目前在做的主要是三个事情,一个是北京缘梦公益基金会的缘梦基金公益大使,一个是宝贝回家寻子网的志愿者,还有一个是陕西省寻找丢失爱子联合会的事,我们现在依旧会每个月约定时间碰头,交换信息,制定计划。”

在希望帮助更多寻亲家庭找到孩子的同时,李静芝也在呼吁:希望公安部的全国打拐DNA信息库能够更加完善,让更多的被拐家庭和被拐孩子的信息可以及时录入;希望建立健全打拐举报机制和保密机制,让了解真相的人可以没有后顾之忧的去提供线索;希望政府和公安部门对于原籍情况不明的无户口人员,一律要采集DNA、指纹和照片,与公安部的DNA数据库、失踪人员数据库进行DNA比对。

据了解,全国公安机关坚持对拐卖犯罪零容忍,深入推进“打拐”专项行动,严格落实儿童失踪快速查找机制和侦办拐卖儿童案件“一长三包”责任制,快侦快破现行拐卖案件,现行盗抢儿童案件案发量每年不足20起。

另外,公安部儿童失踪信息紧急发布平台“团圆”系统自2016515日正式上线运行以来,共发布4467名儿童的失踪信息,找回儿童4385名,找回率98.2%。目前,全国公安机关已通过积案攻坚和DNA数据库比对等方式,找回6300余名被拐多年的儿童。

公安部有关负责人表示,公安机关将针对拐卖犯罪的新形势新特点,加强与有关部门的协作配合,完善工作机制,创新技术手段运用,严厉打击各类拐卖犯罪,积极深入开展源头治理和综合治理,切实保障儿童妇女合法权益。

大的外部环境越来越好。而对于李静芝来说,这些年在寻找中、修复中、守护中,渐渐的,她已从一名苦苦找寻儿子的妈妈,变成了众多被拐家庭的希望,众多被拐孩子心中的“打拐妈妈”。

“之前大家都叫我‘打拐妈妈’,其实,我现在更喜欢大家叫我嘉嘉妈妈。对,我喜欢这个叫法!”李静芝坚定地说。

李静芝告诉法治周末记者,找到儿子后,有位大姐对她说了句让她印象非常深刻的话:李静芝,这32年你就做了一件事情,而你把这件事做成了。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