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法治中国

矫治机构的混乱谁来管

2020-07-16 08:41:00 来源:法制日报·法治周末

“戒网瘾”特训机构屡被曝光殴打学生。 资料图

 

法治周末记者 孟伟

77日下午,江西省南昌市青山湖区人民法院对豫章书院非法拘禁案作出一审宣判,吴军豹、任伟强、张顺、屈文宽犯非法拘禁罪,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十个月、两年七个月、一年十个月、十一个月,法院驳回附带民事诉讼请求。

此次一审判决,让豫章书院事件再次回到公众视野当中。

201710月,有媒体曝光称,吴军豹成立的豫章书院以“国学”教育为名向全国招收有网瘾的叛逆孩子,但在书院学习的过程中,却频繁出现体罚、囚禁等暴力行为。

此消息一出,引起了全网的高度关注。在大众曾经的视野中,普遍认为与之前那些用暴力方式矫正网瘾的教育机构相比,豫章书院是以国学教育、感化教育为主,而此消息无疑给家长们泼了一盆冷水。

实际上,近几年间,像豫章书院这样打着戒网瘾、矫正等旗号对未成年人实施体罚、拘禁行为的教育机构不断被媒体曝出,也揭露了矫正教育机构的混乱。

豫章书院非法拘禁学生

豫章书院全称“豫章书院修身教育专修学校”,是20135月经江西省南昌市青湖山区教育部门批准成立的一家民办非学历教育培训机构,宣称能通过国学教育改变有网瘾的叛逆孩子。201417日,经批准增挂“青山湖区阳光学校”校牌,承担重点青少年的教育和行为矫正。

豫章书院的官网介绍中提到了学院的招生类型:沉迷网络游戏、厌学辍学、离家出走、早恋叛逆、习惯不良、性格缺陷、暴力倾向、心理偏差等家长和传统学校难以教育和引导的一般不良青少年行为。

20171026日,一篇《中国到底有多少个杨永信》大V网文全网刷屏,在杨永信恐怖的13号诊室后,豫章书院的各种暴力行径逐渐被掀开:冒充警察把学生“抓”进书院,将新生送进“烦闷室”关7天,犯错被打戒尺、打龙鞭,这基本是所有新生进入豫章学院的必经流程。

学生刚入校为何就要单独关7天?

对于关“烦闷室”的质疑,豫章学院校长任伟强并未否认,他解释,这是一种名叫“森田疗法”的心理治疗方式,“孩子一开始来的时候,也会有一些对抗性,有一些不情愿的地方,那么我们就通过一个相对比较缓和一点的方法,让他先把情绪疏导开来,因为青少年在这种情绪激动的时刻,单纯的语言沟通它也起不到效果,有的甚至直接会对老师进行攻击”。任伟强坚信,经过这7天的磨炼,对学生们接下来在书院的学习非常有帮助。

豫章书院的领导者似乎从未想过将学生关进“烦闷室”给他们带来的伤害,他们还曾狡辩一切都是学生家长的授意。

在此次一审判决中,对吴军豹、任伟强等人将学生关“烦闷室”的行为作出了回应。

法院判决书显示,20135月至201711月期间,吴军豹、任伟强等人违反办学许可规定,对该校学生施行有关心理治疗、精神障碍治疗活动的“森田疗法”,在校内设立“烦闷解脱室”,将学生带入其中进行禁闭并安排人员专门看管,非法剥夺学生的人身自由。

中国法学会刑法学研究会会员、北京航天航空大学法学院副教授裴炜向法治周末记者表示,暴力体罚在豫章书院似乎已经是作为一种矫正的制度存在了,“本应是作为规范学生行为的教育机构,自己却知法犯法选择用冒充公职人员将孩子哄骗进学校,体现出了豫章书院在教育程序上毫无规范可言。”她认为,作为特殊的教育机构,在制度设计时更需要考量矫正制度是否具有科学依据。

类似李傲的事情还在发生

豫章书院是“幸运”的,在豫章书院被曝光的前两个月,安徽省一名被“关禁闭”的学生再也没有走出来。

201783日,安徽阜阳市临泉县少年李傲因为“常泡网吧”,其母亲联系到合肥正能青少年特训学校,让学校的教官将李傲带走戒网瘾,却在两天后死亡。经调查发现,李傲死前曾遭“戒网瘾”学校教官“关禁闭”。其间,他们铐住李傲的双手,不让他休息,限制他进食、饮水并殴打他。

20181031日,该案在合肥市中院一审判决,涉事学校负责人罗铿因涉嫌故意伤害罪,获刑16年,余下4名教官分别获刑1年至86个月不等。一审判决后,双方均提起上诉。同年1228日,安徽省高院作出终审裁定,维持原判。

类似李傲的事情至今还在发生。

614日,河南省郑州市武先生将沉迷网络的儿子辉辉送进了一家“戒网瘾”中心,希望那里的老师可以帮助儿子有效地戒断网瘾。3天后,武先生再次见到儿子时,辉辉牙齿被磕掉了,膝盖和脚踝肿得像个馒头。辉辉说,学校像“地狱”,身上的伤是教官打的。

201911月,有媒体曝出,成都嘉年华青少年心理辅导中心的问题少年矫治机构,也以矫正教育的名义,实际上也充斥着暴力、体罚等行径。目前,当地市场监管局已启动了吊销该机构营业执照的工作程序,教育部门也责令其清退了所有学员,停止一切教育教学活动。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法律所所长郭开元在2010年带领团队做未成年人网络沉迷状况调研的时候已经发现,大批的类似于戒网瘾的特训学校出现,不少存在侵犯未成年人合法权益的情况。

最为常见的即是用欺骗的手段将孩子送到矫治机构,并采用封闭式管理限制其自由。当时,一家知名机构的负责人曾告诉郭开元,其接收的95%以上的未成年人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送进去的。

“一些矫正机构会将孩子的问题单纯或者过多地归结为未成年人自身的问题,认为孩子要为自己的行为偏差负责。”郭开元的团队曾遇到过一个小女孩,她在哭的时候被教官这样批评:“有什么好哭的,在这儿明明就是受折磨的,谁让你在家不好,再哭也没人会相信你。”而他们接受的惩罚则包括关小黑屋、教官的殴打、利用戒尺等工具的体罚等。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指出,现在很多家长把自己没能力管教的学生送入这些所谓的矫治机构中去,对这些机构盲目信任,并没有多方打听实地考察,导致这些悲剧的产生。

“类似豫章书院这些所谓的‘戒网瘾’矫治机构,本身没有专业基础,里面的教师甚至并不具备从业资格,在选择的时候应该慎重。”储朝晖说。

矫治机构该“矫正”了

打着矫治名义的教育机构可能并不具备教育等资质。与豫章书院的民办非学历教育机构资质不同,造成李傲死亡的合肥正能青少年特训学校和成都嘉年华青少年心理辅导中心甚至都不具备办学资质。

法治周末记者查询到,成都嘉年华青少年心理辅导中心的经营范围包含休闲健身服务、心理咨询服务、健身器材销售,并不包含矫正教育、心理治疗服务。

合肥正能青少年特训学校的经营范围为,心理辅导咨询、拓展训练、特训教育咨询、军事训练咨询(依法须经批准的项目,经相关部门批准后方可开展经营活动)。曾有媒体从学校所在地庐江县白山镇政府获悉,“这所特训学校是非法办学,且曾多次收到当地教育主管部门停止办学的通知”。

这些矫治机构不断被曝出违规行为,也暴露出目前矫治教育机构的监管缺位。

“作为矫正教育,所有的制度的设定都应该围绕这一群体的特征进行相应的设计,挽救、矫治未成年人更应该予以关怀教育而不是暴力对待。”裴炜表示,像这种特别针对未成年人的矫治教育机构与普通教育院校不同,除了传统学习教育外,更该注重医学、心理学等多领域的保障,甚至应该设立一套完整的行业标准。

裴炜建议,首先,在国家及地方的法律法规层面,应该对这些特殊机构设置相应的立法,明确对机构标准、资质、措施、流程的准入要求;其次,立法之下就需要建立起认证、审查、审批、监督的机制;再次,由于儿童权益保护机构对未成年人心理状态更加了解,建议在监督机构中引入儿童权益保护机构,加入社会的力量;最后,不能忽视家庭的重要性,家长应该反思自己的问题,而不是把希望和压力都转嫁到矫治机构上。

储朝晖也认为,当前形势下矫治机构的混乱急需第三方机构进行定期监管和评估。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