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法治中国

学术论文造假背后的“幽灵”

2020-07-09 09:38:00 来源:法制日报·法治周末


◎发表于同一年份,都存在剽窃和伪造同行评议,有同一个查无此人的通讯作者。尽管涉事的3位作者目前还没有作出声明,但冯双认为,“这很像是中介公司统一操作的”

◎编造国外作者的造假方式并不多见,为什么要编造一个外国人通讯作者?唯一能解释得通的理由,只能是作者所在单位把有海外学术合作交流作为考核评价教师、科研人员的指标之一

◎而这些提供国际论文服务的中介机构多自称“语言公司”。表面上,他们是为英文水平不高的科研人员进行论文润色,实际上却提供从虚假同行评议、代投到代笔的“一条龙”服务

 

法治周末记者 高原

看到手机上跳出“虚构国外作者,65篇论文涉嫌造假”的新闻,冯双长叹了一口气。

尽管已经参加科研工作十几年了,但对于虚构作者这种造假方式,他也是第一次听说。

13年前冯双生物学博士毕业,他记得那时候身边的同学、同事很少提到“论文造假”这个词汇,“不像现在,就光是代发代写论文的中介机构都比比皆是。”冯双说。

查无此人的作者

冯双手机里的新闻,来源于知名学术打假网站RetractionWatch近日的一篇报道:Springer旗下的3本学术期刊各撤回一篇中国作者的稿件,这3篇稿件都有一个共同的作者——丹麦罗斯基尔德大学的Beatriz Ychussie

而丹麦罗斯基尔德大学反馈确认本单位查无此人,期刊编辑通过通讯作者邮箱也联系不上Beatriz Ychussie

3篇撤稿稿件的第一作者分别来自浙江财经大学、中南大学数学与统计学院和河南大学管理科学与工程学院,均发表于2015年。

发表于同一年份,都存在剽窃和伪造同行评议,有同一个查无此人的通讯作者。尽管涉事的3位作者目前还没有作出声明,但冯双认为,“这很像是中介公司统一操作的”。

编造国外作者的造假方式并不多见,为什么要编造一个外国人通讯作者?

冯双认为,这和某些学校的学术评价体系相关,“这些学校应该是把国际合作交流作为评价体系之一”。

菲尔兹奖获得者、哈佛大学终身教授丘成桐说:“我不晓得为什么要伪造外国作者,或许是一些大学鼓励作者有海外关系吧,这是我唯一能想到的原因。”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也认为,虚构国外作者,一是以此表明作者在进行国际学术合作;二是既然有国际学术合作,就应该有国际合作的科研经费支出。

而高校和科研机构研制的学术评价指标中,类似强调国际化的指标并不在少数。“除国际论文、国际科研团队外,还有国际会议等。而针对这些国际化指标,难免会衍生出虚假的国际化运作。”熊丙奇说。

“幽灵”编委

除了编造作者这种不常见的造假方式,冯双介绍更多的造假来自于编造审稿人,“业内把这种人叫‘幽灵’编委。”冯双说。

今年6月,某大型出版集团旗下的一本著名计算机科学期刊撤回中国学者13篇文章,而就在不久前,另一家出版集团旗下的同样是计算机学科期刊也撤回了30余篇来自中国作者的论文。

关于撤稿的原因,在撤稿的通知中都写得非常含蓄,或者解释说“作者试图破坏同行评审的行为”,或者是“编辑认为审稿专家并不合适也非独立”。

“可以基本上认为,这几十篇撤稿的重要原因都是涉及‘同行评审造假’。”冯双说。

法治周末记者了解到,很多杂志在接受投稿的时候,会要求作者提供几个同行评审人(审稿人)的联系方式供编辑联络,而同行评审被认为是保障科研质量、诚信和可重复性的基石。

按照正常程序,作者附上审稿人的联系方式,期刊可以选择是否采用这个审稿人,期刊也可以采用自己的审稿人,作者跟审稿人可以认识也可以不认识。

而编辑和审稿人中间的来往主要是通过邮件,或者大多是通过电子邮件来进行的,大部分期刊的评审过程都在网上实现。

不过,正是因为邮件联系,给有些人带来了钻空子的机会。

“填上业内知名的权威专家姓名,然后编造这些人的假电邮地址,编辑要求审稿的电邮就发送给了中间商编造的假邮箱。”冯双介绍,“毕竟这些都是领域内的知名人士和权威,谁会想到这是假的呢?结果,编辑就上当了。”

中介的套路

而不管是哪种方式造假,很多造假论文作者都是通过中介机构来完成的。

有些作者由于不了解国外期刊的投稿程序,也担心英文翻译的不标准,所以会寻求中介机构的帮助。中介机构为了提高刊发率借以拉来更多的客户,利益驱动下,关键的审稿人一项,中介机构会提供虚拟专家,提供自己的邮件地址完成审稿。

法治周末记者以“论文润色”为关键词搜索,发现多家以“SCI润色”“英文润色修订”为广告语的中介机构,一篇英文文章的翻译或者润色服务,价位大概在百字200元左右。

“这个价格是国内翻译的价格,如果直接找外国人给润色文章,价位还要更高。”冯双对法治周末记者说。

不过,冯双透露,有些作者会与这些中介机构签署一“明”一“暗”两个合同:“明”合同是指为论文进行语言润色服务,而“暗”合同就是成果转移合同。论文直接由第三方代写,完成后再转移给买家,论文买卖的本质十分明显。

而这些提供国际论文服务的中介机构多自称“语言公司”。表面上,他们是为英文水平不高的科研人员进行论文润色,实际上却提供从虚假同行评议、代投到代笔的“一条龙”服务。

“如果叫翻译和润色没问题,但一说代写就是学术不端。可实际这两种业务在操作上并没有本质区别。”冯双说。

冯双介绍,这些中介机构还会根据中文核心期刊论文提供的作者信息情况主动出击,给具有国际论文潜力的论文作者发邮件,寻找潜在客户。

而能够提供SCI论文代投甚至代写的公司并不少见。

冯双说:“国外没有代投,但有代写。其实翻译就是代写的一种,叫做‘有中文初稿提供英文初稿’。很多代写的业务都是翻译,所以问题在于你怎么界定。”    而学术文章很难直译,从中文到英文,基本上就是写手把原来的内容打散重组的过程,严格来讲不能称为翻译。

绕不开的评价体系

事实上,我国在近年来连续出台文件,用来遏制论文的盲目崇拜及发表。

今年2月,教育部和科技部联合印发《关于规范高等学校SCI论文相关指标使用 树立正确评价导向的若干意见》,对破除论文“SCI至上”提出明确要求;2018年年底,中央提出破除科研四维……

SCIScientific Citation Index)是美国科学信息研究所(ISI)编辑出版的引文索引类刊物,创刊于1964年。分印刷版、光盘版和联机版等载体。印刷版、光盘版从全球数万种期刊中选出3300种科技期刊,涉及基础科学的100余个领域。每年报道60余万篇最新文献,涉及引文900万条。进入SCI这一刊物的论文即为SCI论文。

教育部和科技部联合印发的《意见》指出,当前科研评价中存在SCI论文相关指标片面、过度、扭曲使用等现象。《意见》强调,要准确理解SCI论文及相关指标,要规范SCI论文相关指标使用,优化职称(职务)评聘办法,不把SCI论文相关指标作为职称(职务)评聘的直接依据,以及作为人员聘用的前置条件。

同时,要扭转考核奖励功利化倾向,学校不宜设置对院系和个人的论文指标要求,取消直接依据SCI论文相关指标对个人和院系的奖励。科学设置学位授予质量标准,学校不宜将发表SCI论文数量和影响因子等指标作为学生毕业和学位授予的限制性条件。树立正确政策导向,不采信、不发布以SCI论文相关指标为核心编制的排行榜等信息。

不过,这并没有消除科研界对论文的追求,“因为具体到落实上,职称和科研经费,还和论文息息相关。”冯双颇为无奈地说。

教育部科技发展中心原主任李志民在接受《人民日报》采访时曾表示,我国现行的对科研团队及科研人员的评价机制存在弊端。

“对科研人员频繁考核或评价,评价指标看似多样化,但最终起决定性作用的可能还是学术成果的层次、数量等;学术评价结果与科研机构或科研人员利益高度挂钩且重复使用,导致部分科研人员想方设法包装去发表文章、申请专利及各种奖励,于是产生了各种学术不端行为。”李志民说。

不过,李志民也表示,尽管社会各界对科技评价意见很多,但总体上看,科技评价正朝着更公平公正的方向发展。

他介绍,我国科技评价大约每10年都会上一个新台阶:上世纪70年代前是官员说了算,80年代是专家朋友评,90年代比论文数量,本世纪初比影响因子,现在是计算机随机遴选专家评。

但无论规则定得如何公正,都难免受专家知识面的限制,主观判断的偏颇,人情世故的影响。科技评价应该上一个新台阶:靠客观数据积累,让学界广泛参与。李志民表示。

(应受访人要求,冯双为化名)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