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法治中国

​侵犯知识产权拟新增“从业禁止”规定

2020-06-25 09:17:00 来源:法制日报·法治周末


法治周末记者 孟伟

617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就《关于办理侵犯知识产权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三)(征求意见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

《征求意见稿》新增“从业禁止”和3种从重处罚的情形,进一步统一裁判尺度,明确法律适用标准,加大知识产权刑事司法保护力度。

统一裁判尺度、明确认定标准

一场持续了8年的知识产权案件,在不久前终于落下了帷幕。

2012年,美国篮球运动员迈克尔·乔丹以中国乔丹体育股份有限公司商标侵犯其肖像权和姓名权为由起诉,在诉讼期间乔丹接连5年败诉,直至今年的34日,最高人民法院对美国AIR JORDAN品牌状告“中国乔丹体育公司”商标侵权案作出终审判决,认定中国乔丹体育公司注册的一项商标侵犯了乔丹的姓名权,中国乔丹25类商标和图形被撤。

这场旷日持久的知识产权案,经过了多年、多方和多次的博弈后,终究还是以国产“中国乔丹”败诉为终局,这一胜一败的变化,体现了我国知识产权案件裁判的变化。

随着社会经济和科技水平的发展,新型商业模式和盈利模式也在不断出现,现行法规在司法实践中也暴露出诸多问题。

长期代理知识产权案件的北京律协互联网诉讼研究会研究员赵华向法治周末记者透露,在司法实践中商标的认定还存在一定的困难,很多侵权行为多以非法经营罪处罚。2004年,‘两高’的司法解释将‘相同商标’界定为‘完全相同’或‘视觉上基本无差别’,就使得实践中对有轻微改动的相似商标无法追究责任。”赵华说。

法治周末记者发现,涉及商标权的知识产权刑事案件占比较高。

近日,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检察院通报了4起涉及知识产权刑事处罚的典型案例,其中有两起涉及商标标识。422日,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公布的2019年江苏法院知识产权案件的审理情况中显示,2019年,江苏法院新收知识产权刑事一审案件583件,其中涉商标权刑事案件占96.29%

为解决实践中裁判难的问题,此次《征求意见稿》明确了商标的法律适用标准,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认定为刑法第二百一十三条规定的“与其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一)改变注册商标的字体、字母大小写或者文字横竖排列,与注册商标之间仅有细微差别的;(二)改变注册商标的文字、字母、数字等之间的间距,在视觉上基本无差别的;(三)改变注册商标颜色,在视觉上基本无差别的;(四)与立体注册商标的三维标志及平面要素在视觉上基本无差别的;(五)在注册商标上仅增加商品通用名称、型号或者直接表示商品的数量、质量的文字,不影响体现注册商标的;(六)其他与注册商标基本无差别、足以对公众产生误导的商标。

赵华向法治周末记者介绍:“商业秘密犯罪案在知识产权案中也占有相当大的比例,但相较于商标侵权其打击难度更大,在商业秘密犯罪中,现行法律以被害人的实际损失超过50万元为立案标准。而这一标准缺乏对于经济损失的评估和衡量,另一方面忽视了除了经济损失以外,对于企业整体发展、行业地位以及机会成本等损失的考量。”依照目前的法律无法满足企业对于合法权益的保护需求。

“两高”在《征求意见稿》中对于“给商业秘密的权利人造成重大损失”认定标准和判断方法进行了扩展。

第五条明确指出,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给商业秘密的权利人造成重大损失”:(一)给商业秘密的权利人造成损失数额在五十万元以上的;(二)因侵犯商业秘密违法所得数额在五十万元以上的;(三)直接导致商业秘密的权利人因重大经营困难而破产、倒闭的;(四)造成商业秘密的权利人其他重大损失的。给商业秘密的权利人造成损失数额或者因侵犯商业秘密违法所得数额在二百五十万元以上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二百一十九条规定的“造成特别严重后果”。

赵华认为,对“重大损失”的认定标准和判断方法进行扩展,能够更全面的保护权利人的合法利益、打击犯罪。

新增“从业禁止”,期限三年至五年

此次发布的《征求意见稿》中新增了一大亮点,对知识产权犯罪增加“从业禁止”的规定。

《征求意见稿》第十四条要求,对于因侵犯知识产权犯罪被判处刑罚的,可以根据犯罪情况和预防再犯罪的需要,依法禁止其自刑罚执行完毕之日或者假释之日起三年至五年内从事相关职业。对于被判处管制或者适用缓刑的,可以根据犯罪情况,依法禁止其在管制执行期间或者缓刑考验期限内从事特定经营活动。

法治周末记者注意到,知识产权犯罪适用“从业禁止”在地方已有探索。

5月,广州市的一起侵犯商业秘密刑事案首次适用“从业禁止”。

广州市南沙区人民法院首次适用“从业禁止”审结了一宗侵犯商业秘密刑事案,被告人刘某非法获取公司商业秘密并以此获利,最终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0万元。同时法院对其处以“从业禁止”——禁止被告人刘某在缓刑考验期内从事弹簧垫生产机的设计、生产、制造活动。

201911月,江苏省高院联合省检察院、省公安厅、省知识产权局发布《关于知识产权犯罪的量刑指引(试行)》,明确对生产假冒伪劣食品、药品、种子以及利用职务便利侵犯知识产权的犯罪分子适用“从业禁止令”。

实际上,《征求意见稿》中所增加的“从业禁止”是基于刑法修正案(九)在刑法第三十七条之后增加的“从业禁止”规定。作为第三十七条之一,其中规定:“因利用职业便利实施犯罪,或者实施违背职业要求的特定义务的犯罪被判处刑罚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犯罪情况和预防再犯罪的需要,禁止其自刑罚执行完毕之日或者假释之日起从事相关职业,期限为三年至五年。”

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孟博告诉法治周末记者,“从业禁止”本质上是一项非刑罚性处置措施。此次发布的《征求意见稿》,对知识产权犯罪适用“从业禁止”的规定进行了明确,这是对法律后果的完善。此项规定,能够提升犯罪成本,有效震慑犯罪分子,防止其再次利用职业和职务之便进行犯罪,能够保障社会公众安全和维护社会公共利益。

3种从重处罚情形,别想趁难发财

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出现了不少假冒防疫物资等商品注册商标的案件,其中大多数案件是根据产品质量法、商标法等予以民事处罚,但法治周末记者注意到,部分情节严重的案件被判处刑事处罚。

在天津首例涉疫情侵犯知识产权案中,被告人苗某忠在无营业执照、未经注册商标授权的情况下,假冒公司注册商标制造“明星同款”口罩,并外销获利。被告人苗某忠之子苗某彬明知其生产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口罩,仍为其提供包装、封箱、装运等帮助。

317日,法院对该案当庭宣判:被告人苗某忠犯假冒注册商标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并处罚金7万元;被告人苗某彬犯假冒注册商标罪,被判处拘役三个月,并处罚金1万元。

《征求意见稿》通过后,苗某忠所面临的处罚可能就不止于此了。

此次《征求意见稿》中规定了3种“从重处罚”的情形,其中就包括在重大自然灾害、事故灾难、公共卫生事件期间,假冒抢险救灾、防疫物资等商品注册商标的,此外还包括主要以侵犯知识产权为业的;为境外机构、组织、人员侵犯商业秘密的。并要求,“从重处罚”对于判处拘役、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一般不得适用缓刑。

赵华表示,对以上行为进行打击,符合法律原则,能够起到引导社会风气、提高法治观念的积极作用,“近年来重大灾害时有发生,特别是今年疫情的影响。在这种大背景下,一些不法之徒趁火打劫、发‘国难财’的犯罪行为就显得更加性质恶劣,给社会造成严重不良影响”。

孟博也认为,此规定的增加对于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维护社会秩序安全稳定,依法惩治妨害疫情防控的犯罪活动等,具有很强的现实意义。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