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法治中国

大山摆摊记

2020-06-11 09:22:00 来源:法制日报·法治周末

大山在摆摊。  受访者供图

 

法治周末记者 孟伟

“坐在路边看着街上人来人往,时不时有人停下来问问价格说两句话,有一种回到小时候的感觉。”大山对法治周末记者说。

下午5点半,戴着黑框眼镜,身穿蓝色运动衣,大山抱着一个大包袱,掂着一个小马扎,从停车场走到小区旁的行人道边上。

他把小马扎放在墙根底下,包袱展开,把4个角铺平,大小不一的收纳筐、竹篓和手编包拿出来在格子布上面摆放整齐,行云流水般操作后,大山的摊位就开始营业了。

随后,大山又给摊位上的商品拍了一张大合照,同时也发到了老客户微信群里。

摆摊收入高于本职

大山是山东潍坊人,摆摊是从今年新冠疫情后开始的。“新冠疫情时出不去门,楼下多了很多送菜、送生活用品的人。在家里呆久了也没什么事情做,刚好家里还囤了一批小收纳箱,就去试着摆摆摊”。下午5点支上摊子,7点半就回家,这一摆就是两个月,大山过上了白天上班晚上摆摊的生活。

摆摊这几天,大山感觉回到了自己小时候。晚饭后遛弯、逛逛,看到街边上有摊位就过去瞅两眼,有喜欢的东西就买一两件。“现在街边都是商店,每天都是那几家,再晚一点连商店都关门了,只剩下了路灯。”从治理城市后没了露天摆摊的市集,大山总感觉现在干净整洁的城市缺了点烟火气儿。

大山计算了一下,每个月摆摊的收入已经高于他本职工作的收入了。他的秘诀是货源。

大山的本职工作是进出口贸易,认识一些做出口日本、欧美百货的厂商,了解厂家定期会有一些库存货需要清理,这些库存货的价格很低,加价3倍来卖价格都不会太高。有了货源,就开始研究自己卖什么,大山给自己摊子的主要定位是实用百货,这样的物品家家都用得到,也不会很贵,顺手就能买。

这种库存货的价格低,但是数量很少,每周五下班,大山就开着自己的私家车到区县的7家工厂里亲自挑选货品,一个个检查质量、压价格,直到后备箱和后座都装得满满当当时,大山才会心满意足地赶回家,清点货物赶在周六下午五点前去摆摊。

最近几天,国家提倡地摊经济后,大山也感觉到了库存货的紧张,长期合作工厂的货已经被预定完了,摆摊的同时还要不断找新的货源。

与城管不打不相识

第一次摆摊,是4月的第一周,新冠疫情还没有完全解除控制。

考虑到客流量,大山前期在各处溜达寻觅客流量大的摆摊点,几天后,他盯上了潍坊市大型连锁超市中百佳乐家的门口,这里每天人来人往、客流量大。

大山从家里找了些日用百货和收纳篮,开车直奔超市停车场,停好车在超市门口,四处张望了一下路边还没有其他摊贩,就独自在超市大门边上支起了小摊儿。连锁超市的客流量果然够大,在超市进出的年轻女孩或是大妈都会在大山的摊位边上停留驻足,不一会儿摊位边已经围满了人,不到10分钟,他就卖出去了100多元的货。

正沉浸在摆摊赚钱喜悦中的大山没有注意到旁边有人举起手机拍他的摊位。不一会儿,一辆写着城市管理执法的车上下来两名身着制服的执法人员,走到他的摊位前。城管的到来让第一次摆摊的大山有些恐惧,以为他们会像网络上传播的视频上那样打砸、收走自己的东西。

“接到群众的举报您在这里占道经营,属于违规行为,请协助我们走一下程序。”大山记得,城管用非常客气的语气向他普及了一下违规的原因,帮大山把摊位上的东西都收拾好放进大山的车里,一起到了城管支队。

到了城管支队大山才知道,自己被城管发现是由于潍坊市有一个微信小程序叫“随手拍”,市民拍一下照片上传到上面,城管就能知道摊贩的具体位置,他这次就是被路人举报到城管支队的。

被开了罚单,到银行交了200元的罚款,回到城管支队交罚款回执单时大山碰到了城管队长。大山说起因为疫情原因没办法正常工作,才想起摆摊。了解到大山的家庭住址等情况后,城管队长答应帮大山安排摊位。

几天后,接到城管队长的消息,在大山家附近商场的巷子里帮他找了一个位置,之后大山在这里摆摊一直到4月底。

大山说,只在这里摆了一个月摊的原因是,4月底,街上行人越来越多,“随手拍”的人也变得更多了,有一天他接连被“随手拍”举报了3次。每次接到“随手拍”的举报城管都要“出警”处理,此处也不例外,而且每一次“出警”都要麻烦城管队长,次数多了大山自己心里有些过意不去,就离开了这里。不过也正因为多次的接触,他和城管队长成了朋友。

见识人性百态

除了担心给城管造成麻烦外,大山离开商场巷子的另一个原因是摊贩间的竞争。

最后一次在巷子里摆摊,大山比往常去的早了一些,下午4点半就已经铺好了摊位,旁边是一个支着小桌子卖耳饰的小伙子。下午5点半左右,一个腿脚不便利的残疾男人推着装满手机壳、手机膜的三轮车直接走到他们面前,说:“这个地方是我买下来的,已经在这里摆了七八年了。”大山知道这是让他们交钱或者赶他们走,但出于对残疾人的照顾他没有和这个男人多说什么,劝小伙子去对面摆摊后,自己直接收摊回了家。

从此之后,大山再也没有去过商场巷子摆摊。

后来,大山重新研究了自己的客户群体,为了避免在街道上摆摊再被城管处罚,大山将目光转向了小区,和保安搞好关系后,他开始转战各大高档小区周边。

大山摊位上的货品并不贵,比如,带品牌的小号收纳篮25元,大中小三件套60元,100ml的三层防水脏衣桶30元。“懂得这些东西怎么用的人,也知道他们在市场的价格,我这些质量好,又比淘宝上便宜,还能立刻拿回家,很多年轻女性都会买几个。”他向记者介绍。

摆摊久了,大山能一眼分辨出来谁是真的对东西感兴趣,谁是看热闹。“一般上了年纪的阿姨是不会买的。老人们的消费观和年轻人不同,她们会觉得花钱买这些还不如多买点菜,这是她们老一辈的节省习惯。”

有时候,大山看到眼熟的阿姨也会给她们送些染色不匀的小手包、小编筐。大山还记得,曾有一位90多岁的老太太在他的摊位边站了很久,看到了她眼里流露出的喜欢,大山索性拿出来一个略带瑕疵的小布筐送给她,但她却直接指了指自己看中没有瑕疵的小筐。最后,老太太拿着新筐慢悠悠地走进了小区。

在短短两个月的摆摊经历中,大山也结识到了很多热心的朋友。

还在商场巷子里摆摊的时候,公务员刘姐第一次在大山的摊位上买东西。几天后,刘姐又带着自己的女同事过来买了一大堆东西,她还建议大山把货拉到他们单位的院子里卖。一天下午,大山开着自己的小轿车到刘姐单位后院的篮球场上,把货摆在后备箱里就直接卖开了。那次的货基本被卖空了,剩下几个盒子放在了刘姐车的后备箱里帮着代卖。

大山说,摆摊这段时间虽然不长,但是也结交了各行各业的朋友。他建立了一个“地摊群英会”的微信群,大家常常分享一些摆摊经验,哪里可以摆摊,哪里人流量大,什么东西好卖,哪里有货源等,群友说说笑笑间还相互提供了资源。

听说潍坊市人民政府前面的人民广场上开放了摆摊,大山正和群友们计划着一起出来摆摊,顺便见见真人。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