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法治中国

法院推最严任职回避令

2020-05-21 09:58:00 来源:法制日报·法治周末

此次《规定》最大的亮点在于对需要回避的亲属范围的扩大和明确

辖区范围的扩大可能会影响法官的流动,法院层级越高,回避范围越广

 

法治周末记者 孟伟

“打虎亲兄弟 上阵父子兵”是一句被广为流传的佳话,强调的是亲属间相互配合信任。在现实生活中也有不少父母将衣钵传承给子女,这种传统在医生、教师等领域被广为流传,但是这种情况在法律界可并非佳话。

近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的《关于对配偶子女从事律师职业的法院领导干部和审判执行人员实行任职回避的规定》(以下简称《规定》)开始实施,《规定》再次明确,人民法院工作人员的配偶、父母、子女、兄弟姐妹、配偶的父母、配偶的兄弟姐妹、子女的配偶、子女配偶的父母具有律师身份的,该工作人员应当实行任职回避。

此次《规定》与2011年施行的任职回避规定相比,进一步明确了需要回避亲属的范围、事项、辖区范围,且在处罚上也更为严厉。专家指出,《规定》的出台将有效防止法官私人利益和公共利益发生直接冲突,从而维护公正廉洁司法。

回避亲属范围大大扩展

法官一直是社会公平正义的守护神,然而在2008年至2010年间曾多次爆出法官滥用职权非法牟利后落马的事件。

为回应人民群众对司法廉洁问题的日益关切,防止法官私人利益与社会公共利益发生直接冲突,2011210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关于对配偶子女从事律师职业的法院领导干部和审判执行岗位法官实行任职回避的规定(试行)》(以下简称“旧规”),确立了配偶子女从事律师职业的法院领导干部和法官必须调离领导岗位和审判、执行岗位的人事管理制度。

旧规第一条就对亲属范围作出了规定,“人民法院领导干部和审判、执行岗位法官,其配偶、子女在其任职法院辖区内从事律师职业的,应当实行任职回避”。有公开数据显示,自旧规施行之日起至2012年年底,全国法院共有1087名法院领导干部和法官实行了任职回避。

但旧规开始施行后,各地法院在贯彻落实规定时发现,还有不少问题亟待明确和完善。例如,法官子女的配偶是否属于规定中的“子女”范畴?“配偶子女”要回避,父母兄弟姐妹是否同样应当回避?

9年之后,最高法颁布的《规定》对上述问题作出了回应。

对需要回避亲属的范围进一步扩大和明确,要求“人民法院工作人员的配偶、父母、子女、兄弟姐妹、配偶的父母、配偶的兄弟姐妹、子女的配偶、子女配偶的父母具有律师身份的,该工作人员应当主动向所在人民法院组织(人事)部门报告”。

《规定》还明确了人民法院领导干部和审判执行人员应当实行任职回避的事项:(一)担任该领导干部和审判执行人员所任职人民法院辖区内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或者设立人的;(二)在该领导干部和审判执行人员所任职人民法院辖区内以律师身份担任诉讼代理人、辩护人,或者为诉讼案件当事人提供其他有偿法律服务的。

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教授林鸿潮认为,此次《规定》最大的亮点在于对需要回避的亲属范围的扩大和明确。他坦言,在司法实践中相互存在亲属关系的概率还是比较高的。比如,很多夫妻都是大学同学,而律师、法官等职业多是从法律院校毕业后选择的职业,之前很多家庭为了减轻家庭经济压力,选择一个在体制内做法官一个在体制外从事律师的工作,这种情况非常普遍。又如,很多法官的子女受到家庭氛围的影响考入法学院,可能也会选择从事法律相关的职业。

林鸿潮还向法治周末记者透露:“在司法审判工作中,相关工作人员可能不会直接提供便利给自己的子女,还有很多情况是为子女所在的律所提供便利。”有些法院领导或资深法官,子女从法学院毕业后很多会选择进入当地不错的律所从事律师行业,而这时候父母可能会与律所产生潜在的利益交换。“这可能导致配偶、子女的配偶以及兄弟姐妹等从事律师等有偿法律服务的可能性就提高了,法院相关工作人员利用职务牟取不当利益的风险就更大了,《规定》对亲属范围的扩大确有必要。”林鸿潮说。

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许浩称,亲属关系是构成回避的重要原因之一,也是程序正义、司法公正的重要保障之一。《规定》促进了司法机关工作公正性,也是中国法治建设的重大进步之一。

明确辖区范围或影响法官晋升

旧规中对如何界定法院“辖区”规定的相对比较模糊。当时就有媒体提出疑问,“任职法院辖区内”回避是否意味着省高院法官的配偶子女就不得在全省从事律师职业?

此次《规定》明确,辖区范围不仅包括本院,还包括下辖法院。

《规定》第十一条规定,本规定所称任职人民法院辖区,包括法院领导干部和审判执行人员所任职人民法院及其所辖下级人民法院的辖区。

对于如此规定是否导致辖区范围过大的问题,湖南师范大学法学院教授黄捷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这种要求可以更严格地避免在辖区范围里亲情因素对司法工作的一些干扰以及避免公众的疑惑和不满情绪。他还提出,随着社会的发展和市场经济的发达,可能将来这个范围和相关的要求还会更加严格,能够更加清晰明白地让亲戚因素不参与司法活动,至少可以从形式上以及制度建设的硬要求上克服人情关系对司法活动的干扰。

林鸿潮也提到:“如果是上下级法院的关系,高一级的法院与下辖的法院必然有指导关系存在,如果有心人利用这一关系的话就有可能会影响司法公正。”

但同时,林鸿潮也担心辖区范围的扩大可能会影响法官的流动,如果有亲属在他所任职法院的管辖范围内就要回避,会造成法院层级越高回避范围越广。“有一种情况,夫妻俩一个是法官一个是律师,法官在基层法院,但夫妻两人不在同一辖区不会违反任职回避规定,但如果在法院工作的一方要升职至中级人民法院就可能会触犯该规定。这样可能会导致很多优秀的法官、干部很难被提拔,只能继续在基层法院工作。”林鸿潮说。

罚则加重 暗中代理仍有查处难度

《规定》与旧规相比,在处分方面力度有所加重,对于不按规定主动提出任职回避申请的,要求应当酌情给予批评教育、组织处理或者纪律处分,删除了旧规中的诫勉。

此外,《规定》还加大了对在该领导干部和审判执行人员所任职人民法院辖区内亲属“隐名代理”从事律师职业的处理力度。

旧规第十条中要求,其配偶、子女采取暗中代理等方式在本规定所限地域范围内从事律师职业的,应当责令其辞去领导职务或者将其调离审判、执行岗位;其本人知情的,还应当同时给予其相应的纪律处分。此次《规定》中对本人知情的处罚则改为“应当根据相关规定从重处理”。

林鸿潮告诉记者,据他所知,这种情况并不少见:“一些法官知道近亲属不得在本辖区代理案件,该亲属既不作为代理人也不出庭,但他们会选择与自己信得过的律师合作,让该律师与当事人签订委托协议,但疏通关系等工作都是由该亲属出面,实际上案子真正经手人是该亲属,只是隐蔽起来了。”他提出,这种情况确实存在,但是由于当事人签订的代理协议等都与该法官亲属无关,在查处的时候可能会有一定的难度。

《规定》对提出回避的期限要求也更为严格。

旧规要求符合回避条件的法院领导干部和审判执行岗位法官要在一年之内全部实行回避,此次《规定》要求30天内主动提出回避申请。

许浩认为,该举措为维护司法公正和司法廉洁,防止法院领导干部及法官私人利益与公共利益发生冲突发挥了积极作用。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