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治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法治时评

被忽略的刑罚评价功能

2020-10-22 09:10: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沈海平

近年来,贪官在各种不同场合表达忏悔成为一种常规性操作。很多贪官或在羁押候审过程中,或在法庭上,或在班房之中,一般都会作一番忏悔——坦陈自己犯罪的原因,反思自己的罪过,表达愧疚之情。言语表情或痛心疾首,或痛哭流涕,观者莫不受到震撼,并由此感受到法律之威赫,正义之凛然。

不过,从实践中贪官的“前腐后继”可以看出,对这种“反面教材”的教育作用不宜估计过高。在相当程度上可以说,从受到惩处的贪官们的现身说法,既没有获得对于刑罚所寄予的一般预防和威慑的理想效果,也没有完成道德教化所追求的灵魂救赎。个中原因值得深思。

最近,在网上看到一篇短文,讲述了曾发生在新加坡的一个故事。1986年,时任新加坡发展部部长的郑章远被查出私受50万元贿赂款。郑章远乃新加坡元老,与李光耀私交甚厚,事发后找李光耀求情,结果李光耀冷冷一句:我若帮你,新加坡就完了。最终被李光耀断然拒绝的郑章远选择了自尽。在留给李光耀的遗书中,郑章远写道:对于这样的事,我深感沮丧。为此,我应该承担全部责任。作为一个有尊严的东方绅士,我觉得只有用最高的惩罚才能赎罪。

其实,按照当时新加坡的法律,郑章远最多只会被处10万元罚款和5年监禁,而他却选择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后来,李光耀在一次讲话中说道,并非是自己逼死了郑章远,而是法不容情,郑章远失去了脸面与尊严,就无法在新加坡立足。

受贿50万新加坡元,换算成人民币,不足300万元,以今天的眼光看,即使考虑到通胀的因素,也不算是一笔多么大的巨款,放在今天的中国,这种案件太普通了。在今日的中国,贪污贿赂达亿元量级的所在多有,查出来了,那就自认倒霉,判刑坐牢而已,极少有人以自杀谢罪。

当然,生命诚可贵,自杀并非一种明智的选择,无论犯有多么大的罪,都应该有救赎的机会。但郑章远却选择了自杀,既是因为他自己不能原谅自己,也是因为新加坡社会对有严重罪错之人的不轻易宽恕。正因如此,新加坡才有如今的吏治清明。

人类社会自创设刑罚制度以来,刑罚一直被寄予一个终极的期望,就是希望借助刑罚的运用,达到“以刑止罪”“以刑去刑”的目的。纵观人类历史,虽然我们不能说刑罚没有作用,但事实表明,在绝大多数时候,“以刑止罪”的目的没有达到。刑为何不能止罪?这是一个复杂的社会学问题,存在多种复杂的社会原因,但可能的原因之一是,刑罚缺乏辅助性的社会文化环境,无法独自发挥作用。

我们知道,刑罚有两个最重要的功能,一是制裁功能(又可区分为报应功能和预防功能),二是评价功能。在理论和实务中,我们非常重视刑罚的制裁功能,理论上努力追求刑量与罪质相等价,实务中有一整套制度机制来保障制裁功能的实现。但我们却相对忽略了刑罚的评价功能,最多将其作为刑罚的附随功能,认为可以自动实现。然而,没有任何制度的功能是可以无成本地自动实现的。

刑罚的评价功能就是对犯罪行为及其犯罪人的否定性评价,它不是刑罚在司法意义上的功能,而是一种社会意义上的功能,是刑罚功能在社会意义上的外溢,是社会对于被判处和接受刑罚惩罚者在形象、声誉等方面的降低评价,这种降低评价会附带引起当事人从事社会活动的条件、机会等方面的减损。

显然,刑罚评价功能的良好实现有赖于存在一个清明的社会文化环境,在这个社会中,人们有着健全的道德感、是非观、价值观,具体而言,就是有着正常的“耻感”:犯有罪错之人(尤其是被判处和接受刑罚之人)对于自己的行为具有羞耻心、惭愧心、忏悔心,而社会一般人对有罪错之人则持有一种道德批判和心理排斥的态度,而不是无原则的理解、接受、纵容、宽恕。

在中国传统社会,维系社会秩序的规范体系有所谓“四维八德”,其中“耻”即“四维”(礼、义、廉、耻)之中的一维。对于道德品行低劣者,人们一般斥之为“厚颜无耻”,“耻”是一个人自我行为约束的第一道闸门。可见,对于一个治道清明、良善有序的社会而言,“耻感”之重要。

然而,就当今中国社会而言,社会的“耻感”似乎大大钝化了(至少在对待贪污腐败方面)。腐败之所以高发,原因之一就是官员内心失去了对于腐败的“耻感”约束。

被查处的贪官面对法庭或公众“痛心疾首”的忏悔,有多少发自肺腑?

可以想见,当一个社会失去了“耻感”的内在约束机制,秩序的维系就只能依赖于外在的强制性刑罚,由此造成的结果必然是法令滋彰、刑罚日繁。但是,即便刑罚森严,社会也未必会走向良善和有序,原因在于刑罚不能独自发挥止罪的作用,刑罚只能约束人身,而难以触及人心。刑罚只有“深入人心”,才能起到对行为的强制约束作用。如果刑罚使用过多过频,适足以造成人心的麻木,也即“耻感”的钝化,刑罚的威慑效益也会相应地弱化(在经济学上,此所谓边际效益递减)。这些年,被惩罚的贪官一茬接一茬,成为贪官已不再是什么可耻的事。当一种反常(越轨)行为被事实上“合理化”以后,要想用刑罚禁绝它已经很难了。

(作者系国家检察官学院教授)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