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治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法治时评

​“抑郁症”被拒登机,怎一个涉嫌歧视了得

2020-10-22 09:08: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燕农

近日,微博网友李先生(化名)爆料称,自己的女友周女士(化名)因服用抗抑郁药物碳酸锂缓释片产生了双手颤抖的情况,被某航空的工作人员拒绝其正常乘机。李先生质疑,该航空公司存在故意刁难、歧视抑郁症患者的行为。

接下来的演进是,该航空公司发布情况通报,称鉴于工作人员多次安抚旅客,旅客情绪仍无法平复,基于安全因素,该航空公司劝退旅客,办理了机票全退手续。李先生认为,航空公司“那几句简短的回应完全不符合事实”,已向民航局投诉,并要求该航空公司作出道歉及赔偿。

在该事件中,双方的矛盾与争执首先来自于对实事的陈述与还原。

航空公司方面披露,周女士在安检中有双手颤抖、喊叫等异常情况,并引起周围旅客投诉;工作人员多次安抚旅客;最终办理了机票全退手续。而李先生表示,周女士只是在盘问下害怕无法登机急哭了;工作人员的态度咄咄逼人,自始至终没有安慰过一次;航空公司根本没办理任何退票手续。

双方对事件发生过程的描述各执一词。如此大相径庭,一定程度上或可呈现事发当时的争持程度。而更令人迷惘的是,双方都有底气以旅客登机口视频为证。真相到底如何,作为具有依规拒绝抑郁症乘客登机权利的航空公司,显然应该有复盘式的回应。

在法治社会中,衡量任何是非对错,都首先需要揆诸法律规约。现行的《中国民用航空旅客、行李国内运输规则》第34条关于特殊旅客的空乘规定为:传染病患者、精神病患者或健康情况可能危及自身或影响其他旅客安全的旅客,承运人不予承运。也就是说,依据相关法规,机长有权拒绝不利于飞行安全的乘客登机。

不过,双方的矛盾点在于,目前的法律法规没有明确规定抑郁症患者不可以乘机,周女士也有近期乘坐航班的信息。那么,同样是患有抑郁症,何以限制尺度完全不同?周女士在安检过程中所表现出来的或急哭或喊叫的情绪,是其本身抑郁症的表现,还是因反复询问与争执受到刺激所致?而双方争执对周女士被拒登机的结果,又产生了怎样的影响?

按照医学界人士的解释,大多数轻度和中度抑郁障碍患者通过调整和服药,不会影响日常的社会功能,而重症的抑郁障碍患者,通常已经丧失部分自主行为能力;碳酸锂缓释片是一种心境稳定剂,服用后手抖等不良反应较为常见。在有人陪同的情形下,服药后的抑郁症患者似乎并不构成乘机风险。

众所周知,抑郁症患者通常欠缺自我保护的能力,抵御外界刺激的能力较弱;同时,抑郁障碍属于个人隐私。在人员密集的旅客登机口,公开且反复询问乘客抑郁症患病原因、如何证明,并出示病历、药单等物品——这一波被展示隐私的操作,即使并没有咄咄逼人,对于一位心理脆弱的抑郁症患者来说,已然是强烈的心理刺激。对当事者来说,这又怎一个涉嫌歧视了得?如果说拒绝当事者登机涉嫌歧视,那么,在此之前一系列被迫揭开隐私的操作,对脆弱的心灵都不啻是一次公开的心理伤害。

据报道,目前,我国有超过9500万名抑郁症患者。这是一个数量庞大的群体。在航空出行进入寻常百姓家的当下,这一群体乘机出行的权利需要得到保证,哪怕附加某些必须的科学条件。而在出行过程中,他们的隐私权又如何不被侵犯,也值得制度构建予以考虑。因为,越来越充分地保障社会弱势群体的法定权益,是文明社会累进的标志之一。

相较于航空公司,个别抑郁症患者在话语权上总是弱势的。正因如此,就应给予个体畅通的申诉渠道,以平衡个体与庞大市场主体之间话语权、话事权不平等的关系。从这个意义出发,希望民航局能尽快介入此事,给当事人一个说法。而要保证数量庞大的抑郁症患者能够免除心理负担顺利乘机出行,恐怕唯有重新修订现行法规。毕竟,《中国民用航空旅客、行李国内运输规则》实施于1996年,二十多年过去了,各种新情况层出不穷,相关法规也要跟得上时代进步的步伐。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