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治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法治时评

“女德”不是文化糟粕,“女德班”是糟粕文化

2020-10-15 10:28: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赵志疆

因为一组课堂教学PPT,北方民族大学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关注。

近日,有网友在微博爆料称,在北方民族大学通识课《中国传统文化》上,有老师连续3节课向学生宣讲“女德”等内容。该网友曝光的课堂照片显示,教学PPT确实出现了“男尊女卑”“男女有别”“妇行”“成也女子,败也女子”等字样。109日晚,北方民族大学官方微博发布情况说明,表示已就此事成立调查小组,将根据调查结果,依规严肃处理。

如果评选被妖魔化最厉害的词语,“女德”毫无疑问应该算一个:原本旨在涵养女性美德的词语,硬生生被各类“女子无才便是德”的解读,弄成了封建糟粕思想的“代表作”。实际上,虽然言必称女德者都打着“传统文化”的旗号,但在真正意义上的传统文化中,并没有女德的概念,与之相类似的是“妇德”。以“女德”取代“妇德”,看似基于现代意识的名词修正,但就具体内容来看,却不过是一种更为彻底的沉沦——即使是充满年代感的“妇德”,也绝非灌输“男尊女卑”思想这么简单。

针对传统文化,冯友兰曾提出“抽象继承法”,他认为,如果不能将传统的根本精神和理念,与其派生的社会历史条件严格区别开来,则任何传统的继承都是不可能的。旧时代的所谓“女德”,是基于“男主外,女主内”的社会现实,针对女性提出的行为规范,旨在维护传统的家庭关系与家族伦理。现代社会,男女之间的家庭和社会分工已没有明显差别,传统意义上的大家庭也不复存在,断章取义拎出“男尊女卑”包装成“女德”的模样,不免给人以时空错乱的感觉。这到底是弘扬传统文化,还是在故意抹黑传统文化?

近年来,“女德”频频因“女德班”撞击公众的视线。尽管屡遭口诛笔伐,“女德班”却一直展现着旺盛的生命力,不由得令人啧啧称奇。7月,曾开办“女德班”的抚顺传统文化研究会在山东曲阜再开班,引发网友热议。曲阜市政府迅速发出通报称,经调查发现该夏令营教学存在视频内容低俗、违反科学,歪曲事实等情况,已立即终止活动并要求退还费用,责令企业整改。

耐人寻味的是,“女德班”讲授的“女德”虽然是性别枷锁,但却往往偏爱于由女性来“现身说法”。表面上看,女性“现身说法”更容易引起台下的共情和共鸣,实际上却经不起任何推敲:女讲师口若悬河侃侃而谈,本身就是对其标榜的“女德”的背叛。

“女德班”还没走远,“女德课”已浮出水面,颇有些“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感觉。尽管如此,“女德班”与“女德课”之间的差别还是巨大的。前者大多与非法办学联系在一起,面向的也大多是文化程度不高的家庭妇女,后者则堂而皇之地现身大学校园,直接面对高等教育中的大学生。

相比起遮遮掩掩的“女德班”,类似的内容以“女德课”的形式出现在大学讲台无疑是令人感到疑惑和惶恐的——这样的课程设置,到底是要传授什么样的知识,完成什么样的教学目标?

实际上,尽管“女德班”令人望而生厌,但并不意味着“女德”本身就是糟粕。剔除那些特定的历史环境因素之后,“女德”在现代社会依然不乏积极意义,无论是琴瑟相合的夫妻关系,还是言传身教的教育理念,哪一个不符合现代文明的特征呢?传统文化博大精深,解读的路径有很多,“女德班”的荒诞之处在于,偏偏挑选了最没有文化的那一条路,与其说是传递文化糟粕,不如说这种挂羊头卖狗肉的做法本身就是一种“糟粕文化”。

当然,仅凭一组教学PPT并不足以为“女德课”和“女德班”画上等号。既然北方民族大学已经成立调查小组,不妨耐心等待最终的调查结果。毕竟,需要反对的是浑水摸鱼的“女德班”,而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女德”。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