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治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法治时评

明晰权责 大学才能真正取消全封闭管理

2020-09-24 10:12: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防疫很重要,保障好学生的权益,也很重要

 

敬一山

920日晚,西安外国语大学学生因不满长期封校致物价上涨,采用在宿舍楼集体喊楼的方式表达抗议。21日下午,西安外国语大学就学生反映的问题通过官微公开回应,表示会简化学生外出报备程序,同时提高后勤保障能力等,以保证学生的正常学习生活秩序。

这是最新一起因为大学全封闭管理而引发的风波。自疫情常态化高校开学以来,国内高校为了最大程度保证安全,普遍采取了“一刀切”的全封闭管理模式。有些夸张的高校,甚至专门砌了高墙以防止学生擅自外出。

可以想象,成千上万的学生被封闭在校内,各种物资保障很难充分到位,因而给学生生活造成不便也就难免。多地多个高校接连被吐槽过,但是,一直以来收效甚微。

如果是在疫情防控期间不确定性因素尚多,或者高校刚开学还需要调整适应的阶段,这样稍显严格的全封闭要求,多少还可以理解。可大家都知道的是,中国境内的多数城市已经数月不曾有过病例出现,“健康码”等电子跟踪系统也已经很成熟,高校完全可以在和学生充分沟通的基础上,给学生更充分自由的同时确保安全,不需要采用如此僵化的管理方式。

对此,教育部其实已经给出过比较明确的要求。新版《秋冬季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技术方案(更新版)》早有明确规定:一严格做好校门管控;二学生非必要不外出。在教育部官员看来,“这既不是封闭式管理,也不是不准出来。同时,高校教职工要与学生同等管理,一视同仁。此外,对于十一假期学生能否外出离校,需要各地各校因地制宜,反对一刀切”。

教育部的文件出台已久,教育部官员的这番公开解释发表在8月底,可是,近一个月的时间过去,很多大学依旧在采取封闭式管理。

为什么他们视教育部文件如不见,自行加戏从严控制校门?考虑到做这种选择的高校如此众多,仅仅怪责于具体高校领导懒政、爱搞形式主义,恐怕也不客观。

其实,这种上头政策看着比较开明,但到了地方就层层加码,作出很多不必要的严苛管理手段的现象,公众看着并不陌生。不光是在教育领域,很多地方很多部门,在防疫过程中都是作这样的选择。道理很简单,部门负责人有本能的“自利自保”意识,任何决策的出台,都会考量各种可能的后果后选择最有利于自己的。

我们不妨设想,如果某所高校出现病例,那么,高校负责人要不要承担责任?评估他责任的时候,将会采用什么样的标准?或者说的直白点,校领导此前有没有出台最严格的管理手段,是不是就成了判断他责任大小的关键。只要他采用过全封闭的管理,即便没能拦住病例出现,或许也会因为尽力表现而从轻发落;相反,如果校领导没有采用全封闭管理,即便病例是因为某种意外而非学校管理失职,校领导也可能会因为防疫表现松懈而“罪加一等”。

所以,如果我们换位思考,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抗议声众多,各高校依然坚持使用“一刀切”的手法。除了朴素的以为越严越好之外,关键的问题恐怕就是校领导在防疫中的权责不够明晰。如果能明确,只要学校做到了应尽的提醒和核查责任,即便有学生出外感染了病情,也不追究校方的责任,那高校在作决策时或许就能从容很多。

当然,这么说也不是帮高校以及地方教育部门开脱责任。一个负责任的部门领导者,并不只是完全不用体现智慧和担当的“工具人”,完全靠揣摩上级心思做事。就全封闭管理而言,至少目前各方形势都显示,高校的管理用力过猛。敢于担当的地方教育部门和高校,完全可以把教育部的政策空间用足,不能因为要防万分之一的风险,就视成千上万的学生权益于不顾。

最近,江西教育厅已经明确发通知,提示各个学校取消全封闭管理,允许学生正常外出,当然,学校还是要做好防控的工作,对师生进出校门进行严格管理。在现实语境下,这有积极的“破冰”意义,更多地方更多高校,至少应该有跟进的勇气。防疫很重要,保障好学生的权益,也很重要。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