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治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法治时评

“文明码”争议背后的法律程序拷问

2020-09-10 09:23: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敬一山

近日,苏州在“苏城码”APP2.0版本)上推出了“文明码”,并称之为全国首创。引发争议之后苏州市文明办回应,“文明码”正处于测试阶段,其初衷旨在倡导文明新风尚,以正向激励为原则,且以市民自愿注册为前提,不存在强制行为。

在外界看来,这是一种委婉的“认错”,等于变相叫停这个反对声众多的“测试”。苏州文明办负责人对此也有反思,称“应该在测试前更多征求各方面意见,且没能在第一时间进行充分解读,导致了外界的误解和误读”。

应该说,这样的反思,比去解释具体某个条款是否合理更有针对性。“文明码”的最大问题,就不是某几个条款不合理、难落地,而是压根儿就不该出台。而要防止类似的错误出现,就要在程序上进行更多拷问。

如果把所谓的“测试”,当做一次征求意见的话,那从舆论的反馈来看,结果是显而易见的,很少有人会支持公权过度介入个体文明的领域。在抽象的层面,人们当然会同意,个体文明素养普遍提高之后,整个社会的文明水平也会提高。但问题在于,个体文明素养是可以用所谓“文明码”来提升的吗?

只要设想一下这个“文明码”的落地情况,就可以发现这个设计是很荒谬的。比如,机动车闯红灯扣50分,酒后驾驶扣100分,这看起来很合理,将违法行为定性为不文明,相信没有人有理由反对。

可是,放到整个社会的文明坐标里,荒诞感就暴露无遗。因为不是每个人都会开汽车、都有汽车,那些没有汽车的人永远不会被扣这个“文明分”,所以单从数据来看,没汽车的文明分通常都会比有汽车的高,可这一定能代表两个群体的文明程度吗?

网上对这个“文明码”的吐槽很多,指出的正是文明码和文明之间可能出现的误差。普通人眼中如此不精确的设计,地方政府部门是怎么充满自信地拿出来的?这可能就是因为屁股决定脑袋,站位不同而导致的思维方式不同。

比如,从交通部门来看,他们可能头痛于闯红灯等乱象的屡禁不止,所以寄希望于“乱世用重典”,想通过提高惩罚力度来提高威慑力。殊不知,这些日常生活中的违法行为,最大的“软肋”不是惩罚不够严,而是执法跟不上。

可以设想,如果有两个城市对照试验,一个城市闯红灯被抓到要罚一万元,可是,行人闯100次红灯也不太容易被抓一次;一个城市闯红灯被抓到只罚10元,可是,行人只要闯红灯就会被抓到罚款。

哪个城市的闯红灯现象可能更少?显而易见,一定是那个只要违法就难逃惩戒的城市。

在现实中,很多城市寄望于无限提高闯红灯的违法成本,从罚款到征信到街头曝光,可是,结果一再证明,不在执法层面努力,不做到“违法必究”,就难以杜绝法不责众的侥幸心理。

在文明码的准确性很难保证的基础上,还关联了民众的其他权益,这就很难避免侵犯权益的可能。按照“文明码”最初的设计,文明积分等级高的市民将会享受工作、生活、就业、学习、娱乐的优先和便利。对于文明分高的奖励,也就意味着是对文明分低的“惩罚”。机动车闯红灯,现有法律已经规定了驾照扣分等惩罚,如果再扣文明分而影响其工作、学习、娱乐,这不是法外加罚么?如此严肃的制度,地方部门随便就出台,显然也是极不妥当的。

苏州文明办负责人反思说,“应该在测试前更多征求各方面意见”。但实际上,如此关涉普通人权益的事项,不是“应该”,而是“必须”。在出台类似政策之前,理当通过更严格的法律程序,征询公众、利益相关者、专家学者的意见,而不是地方部门一拍脑袋就出台。这样一个模糊空间巨大,且对民众权益可能产生很大影响的制度,如果公开征询意见的话,一开始就没有出台的可能。

我们需要对政策出台的法律程序进行严格把关,这不是在刁难地方政府,而是通过前期的调研论证,令准备出台的制度更合理完善,避免出现如今这种反对不大就出台再说,反对声太大就找个理由叫停的情形。这种儿戏式出台政令,对于地方政府的公信力,也是不小的损伤。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