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治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法治时评

当场捉拿或伤及猥亵违法者,究竟是什么性质

2020-09-03 10:13: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金泽刚

近日,一则交警抱摔醉酒猥亵女生的男子的视频在网络引发热议。827日晚,“@江宁公安在线”官方表示,猥亵男子郑某(男,32岁)因涉嫌犯罪已被警方刑事拘留。

此事不由让笔者想起几天前的另外两起因实施猥亵行为被他人踢伤的事件。一起是在湖南永州市某商场停车场内,高中生胡某某因为踢伤试图逃之夭夭的猥亵者雷某某(男,54岁),一开始还遭受了警方刑事拘留;另一起是山东博兴县女子魏某遭一起喝酒后乘车回家的邵某猥亵,在场的丈夫郑某出手教训对方,致其轻伤,结果不仅被刑拘,还赔偿了19.5万元,换得检察机关不起诉决定。

在这两起事件中,踢伤猥亵违法嫌疑人的雷某某和郑某某均是因为造成猥亵者轻伤,而被以故意伤害罪刑事拘留。虽然二人尚未被追究刑事责任,但对这类当场捉拿或者伤及猥亵违法者的行为究竟如何定性,争论依然很大。

如果期待普通民众在面对违法犯罪时,都能像民警王曦那样,理性地采取先制止再制服这种教科书般的操作,显然不可能,一般人难免会出现过激行为。如果对这种过激行为只是简单地依据轻伤结果定罪处罚,就有机械司法之嫌,且与勇于同坏人坏事作斗争的社会主义道德风尚相悖。

然而,这种行为又是不是有些观点论及的见义勇为或者正当防卫呢?

先看见义勇为。严格来说,在现行国家法律层面,并没有对见义勇为作明确界定,虽然国家提倡见义勇为,但具体落实还要在地方性法规和规章中寻找依据。

例如,2005年《重庆市鼓励公民见义勇为条例》规定:“见义勇为指不符特定职责的公民,为维护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和他人利益,置个人安危于不顾,挺身而出,与违法犯罪斗争的行为。”2007年《山西省见义勇为人员保护和奖励条例》中称,见义勇为是指“非因法定职责,为保护国家利益、公共利益和他人的人身、财产安全,挺身而出同违法犯罪行为作斗争和抢险、救灾、救人,事迹突出的行为”。

可见,见义勇为一般是指没有法定或者约定义务者,为保护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或者他人的生命、财产安全,而采取制止正在发生的违法、犯罪行为;它还包括与自然灾害作斗争,积极抢险救灾、挽救他人生命等不顾个人安危的正义性行为。见义勇为是一个有较强道德基础的宽泛概念。

而正当防卫则是一个明确的法律概念,刑法第二十条规定,为了使国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财产和其他权利免受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而采取的制止不法侵害的行为,对不法侵害人造成损害的,属于正当防卫,不负刑事责任。

因此,如果不是为了本人的利益,而实施正当防卫行为,那就是见义勇为,相反,多数见义勇为则不一定是正当防卫。与歹徒作斗争的见义勇为,必须是在违法、犯罪行为正在进行之中,如果违法、犯罪行为已结束,则不构成见义勇为。在胡某某一案中,由于3人在查看监控时雷某某突然逃跑,胡某某遂追上前去,用脚踢伤了对方,此时雷某某的违法行为已经结束,其行为就不宜定性为见义勇为。

实际上,实践当中,在亲人朋友遇到危险时,同行的人实施救助是不是见义勇为尚存在争议,多数情况下是比照基于一定的“职责”“义务”而不定性为见义勇为。正如民警王曦抱摔猥亵男的行为虽然广受点赞,但因其身份是警察,不会以见义勇为论。

就正当防卫而言,由于胡某某和郑某某踢伤实行了猥亵行为的人时,不法侵害都已结束,受害女性已经没有再遭受现实侵害的危险,故二人踢伤猥亵者的行为也就不存在正当防卫的前提条件,当然也就不是正当防卫。哪怕是事后防卫,也得有危险发生,须基于防卫的意图才行。

不过尽管如此,这两起踢伤猥亵人的案件均以故意伤害罪追责的确容易受到质疑。特别是作为高中生的胡某某脚踢雷某某,基本符合扭送现行犯的法律规定,即刑事诉讼法规定的,任何公民对于正在实行犯罪或者在犯罪后即时被发觉的,都可以立即扭送司法机关处理。

只不过,在扭送过程中,扭送人不能对被扭送者造成不应有的损害,除非犯罪嫌疑人在扭送过程中企图逃跑或者危害扭送人。

当然,完全不允许扭送人实施任何暴力行为也不符合扭送的实践。面对凶神恶煞的违法犯罪嫌疑人,如果不采取一定的暴力将其制服,可能很难达到扭送的目的。

但这种暴力一定要有所限制,不能超出适度范围,民警王曦的“抱摔”,就是为了扭送而有必要实施的暴力。就此而言,胡某某为扭送雷某某,造成雷某某轻伤的后果可能超出了扭送应有的危害程度。但考虑到胡某某的合法动机,伤害的故意也不明显,且其还系高中学生,刚刚成年,又鉴于被扭送人有严重过错,故对胡某某不以犯罪处理为宜。

至于山东博兴案,丈夫郑某某是因妻子被猥亵后,激愤之余,又将邵某拖出车外殴打,伤人确属违法,但也不能成为被打者索要巨额赔偿的理由。若被打者(即实施猥亵者)以巨额赔偿为要挟,检察机关不应当迁就。

实际上,在郑某某认罪悔过、积极赔偿医疗费等损失后,检察机关可以依法认定郑某某的行为属于“初次实施轻微犯罪的犯罪嫌疑人,主观恶性较小”,因而作出不起诉的决定,这并不违背法律的本意,也符合天理人情。

(作者系同济大学法学教授)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