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治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法治时评

陈建新被停评卷背后的阅卷制度之问

2020-08-20 08:47: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敬一山

不久前被公开的一篇浙江高考满分作文,将阅卷组长陈建新推到舆论的风口浪尖。这不仅是因为陈建新给满分的决定充满争议,还因为大家发现,他以阅卷组长的名义出高考作文辅导书、参与辅导班,被质疑借阅卷人的身份谋私利。

随后,浙江省教育考试院发布情况通报,称陈建新老师在评卷结束后未经允许擅自泄露考生作文答卷及评卷细节,严重违反了评卷工作纪律。考试院决定停止陈建新老师参加国家教育考试工作(含高考评卷等)。而网民反映的其他问题,有关部门正在调查核实。

看起来,舆论的呼吁得到了官方响应,陈建新的争议行为得到了及时处理。可是,如果细究陈建新被追责的理由,显然还难令公众满意。

陈建新将作文答卷和评分理由“泄露”给杂志,当然是违规,可是这个违规,其实在很多人看来并不具有太大危害性。

恰恰相反,有专家和网友甚至认为,将满分作文和评分标准公开,让各界更多讨论,有助于标准进一步合理化,也有助于一线教师更好地把握教学尺度。

而一直把作文阅卷“黑箱化”,只会把问题掩盖起来而不是真正解决。就此而言,“网民反映的其他问题”,才是最需要有关部门回应的。

具体而言,这个“其他问题”的核心包括两个方面:其一,陈建新被指担任浙江语文阅卷组长达20余年,这样一个能决定成千上万名考生命运的重要岗位,为什么会让一个人担任这么久?这并非单纯质疑陈建新个人的素质,而是希望看到一个明确清晰的标准和合理的程序。

在过去的一些新闻报道中,曾提及教育部对于高考评卷员的选聘标准,比如,应以从事语文教学工作多年、业务水平较高的大学和高中教师、教研员为主,必须具有语文学科中、高级以上职称等。但这些标准看起来比较粗疏,而对于期限,则没有明确的规定。

对于像陈建新这样一担任阅卷组长就达20余年的做法,目前也就没有理由追究其违规。但这种做法显然未必合理。这20年教育观念的改变不可谓不大,就算是文学圈内的“创作潮流”,也会不断更新迭代,一个人长期占据这么重要的位置,怎么能保证他不会以“个人审美”而主导“制度审美”呢?

就以那篇备受争议的满分作文《生活在树上》来说,第一位阅卷老师打39分,第二、第三位阅卷老师给了55分,而陈建新最后给了满分60分。由此可见阅卷组长权力之大。作为主观打分,确实很难绝对排除个人喜好,正因如此,就该对阅卷组长筛选标准和任职期限,有更明确的规定,从制度上尽可能减少个别人的负面影响。

其二,以阅卷组长的名义出辅导书、开讲座、办辅导班是否合适。实事求是地说,这种现象并不只发生在陈建新身上,只要搜一搜各种高考作文辅导书,就会发现,类似“阅卷组长揭秘”之类的书并不少见。而各省高考作文阅卷人,走穴开讲座的现象,也是所在多有。

在陈建新的事情引发关注之后,浙江高考数学命题人李胜宏也被曝出卷入“走穴”风波——担任校外培训机构的兼职人员。这些阅卷人、命题人开设讲座、出书该怎么定性,目前也未查询到明文规定。

查询媒体报道,有提及高考命题人需要签署保密协议,命题人3年内不许以高考命题的名义进行商业宣传,不能用于学校和培训机构的招生广告等。但开讲座、出书该怎么定性,似乎还是显得模糊。

原本高校老师出书是其自由,可是打着高考阅卷人的名义,则有利益输送之嫌。在陈建新事件引发争议后,就有人质疑,那篇被打满分的作文,套路非常接近于他主编的作文书给出的范文。事实上,就算没有这样的“巧合”,只要一本辅导书打上“阅卷人主编”这样的标签,一定也会畅销很多。

因而,陈建新事件最值得反思的地方,并不在于他个人是不是存在以权谋私,而在于制度是不是留下了以权谋私的漏洞。

但愿有关部门不会将他和高考阅卷切割之后,就对这些可能的漏洞视而不见,而是要尽快调查所谓的“网友关心的其他问题”,尽快给大家一个交代。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