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治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法治时评

张玉环改判无罪 别忘了揭开错判的“根子”

2020-08-13 09:11: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无罪改判不是正义的终点,必须对冤案“解剖麻雀”,查清错谬根源,封堵机制漏洞,也包括追责问责,如此痛定思痛,才不会有下一个张玉环案

 

刘婷婷

背负故意杀人罪名近27载,现年53岁的张玉环终于等来了无罪判决。84日下午4点,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宣判张玉环故意杀人案,法院最终以“原审判决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宣告张玉环无罪。自19931027日失去自由起,张玉环已被羁押了9778天,是截至目前公开报道中被羁押时间最长的申冤者。

在各大媒体上,关于张玉环及其家人的报道,可谓铺天盖地而来。改判无罪,这是张玉环的喜讯,蒙冤入狱26年多,失去了最宝贵的人身自由,拿着这份判决书,从此可以毫无羁绊地行走在蓝天白云之下;长期以来背负杀人犯的骂名,如今冤情一朝得雪,他和亲人们也能挺直腰板,堂堂正正做人了。

改判无罪后,江西省高院向张玉环表示道歉,告知他可以依法申请国家赔偿。依照国家赔偿法的规定,参考之前吉林刘忠林案平反获得426万元国家赔偿金,作为羁押时间更长申冤者的张玉环,获得的国家赔偿金将是另一个破纪录的数字。

当然,这笔赔偿金理所应当,国家给予蒙冤公民的救济,有助于他们回归正常社会,弥补错误的司法追究给他们以及他们的亲人所造成的创伤。

改判无罪,也是这个国家、这个社会的进步。迟来的正义,同样是正义。虽然,在获取正义的过程中,也有这样那样的羁绊,张玉环申诉多年才冤情得雪,折射出正义到来的不易,但它毕竟真实地来到了蒙冤公民身边。

这份掷地有声的无罪判决书,既以国家司法机关的名义,宣布一个公民清白无罪,也释放出一个强烈讯号:对于那些冤假错案,无论时隔多久,无论影响轻重,只要是于法无据,只要是违背事实,都不会永远埋没在历史的尘埃中。

佘祥林、呼格吉勒图、张氏叔侄、“五周”、刘忠林、陈满、聂树斌……在这里,我们还能列出更长的名单,这些名字都是曾经的“罪犯”,如今的“蒙冤者”。

顺应司法改革的时代浪潮,在大规模平反冤案中,他们的声音被聆听,他们的冤情被知晓,曾经的铁案也被重新审视。包括张玉环案在内,这些被平反的冤案,固然说明了司法机关的过错,但也反映出司法机关纠偏正向的决心和态度。有了张玉环案改判无罪在前,也让我们对更多冤案的平反充满信心,心怀期许。

当然,正义还不能止步于此。如果说,冤案到改判无罪戛然而止,而酿成冤案的“根子”尚未揭晓,那么,这份正义并不是一张合格的答卷。

以张玉环案为例,公民申诉是“纠错”的法定渠道,刑诉法规定,如果有“新的证据证明原判决、裁定认定的事实确有错误,可能影响定罪量刑”“据以定罪量刑的证据不确实、不充分、依法应当予以排除,或者证明案件事实的主要证据之间存在矛盾”“违反法律规定的诉讼程序,可能影响公正审判”等五种情形,人民法院应当重新审判。但张玉环及其亲人申诉26年,“寄给各个单位的申诉信有五六百封,但几乎全部石沉大海”。是什么让公民的申诉无力,还需要查个清清楚楚。

又比如,张玉环案可能涉及刑讯逼供等。回看办案过程,很多程序“瑕疵”让人触目惊心,可能判处死刑的被告人竟然没有律师辩护,由张玉环作出的有罪供述真实性存疑,“前后矛盾,在作案地点、手段、抛尸时间等重要环节存在重大差异”,且系“先证后供”,这些问题普通人尚且能看出不对味,作为具有专业技能的办案机关为何视若无睹?

另据张玉环称,曾经遭到66夜的刑诉逼供,对方还“放狼狗咬我”。他的律师还表示,“曾看过张玉环的身上存在刑讯逼供留下的痕迹,对张玉环身上的伤痕印象很深”。对此,有关部门需要介入,查清是否存在刑讯逼供,并对责任人员“终身追责”。

正义可能迟到,但不会永远缺席。无罪改判不是正义的终点,必须对冤案“解剖麻雀”,查清错谬根源,封堵机制漏洞,也包括追责问责,如此痛定思痛,才不会有下一个张玉环案。

(作者系空军军医大学副教授)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