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治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法治时评

70万元一针救命药,该不该纳入医保

2020-08-13 09:08: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张田勘

“治疗脊髓性肌萎缩症的特效药诺西那生钠注射液,在中国市场上一针能卖70万元人民币,而在澳大利亚只卖41澳元(折合成人民币约205元)。”近日,一则网传消息引发舆论对这款“天价特效药”的热议,并冲上热搜。

现在,基本信息可以归纳如下:诺西那生钠注射液不属于医保报销药物,需要全部自费;这种药在国内外的价格大致相当,而且在国内还略低于其他一些国家的价格,如在美国该药定价12.5万美元/针,约合人民币87万元;其他一些国家公民能以极低的价格使用是因为有医保,如澳大利亚药品福利计划(PBS)将该药纳入其中,政府采购单支价格为11万澳元,患者自付费用为41澳元,折合人民币206元。也就是说,个人支付只是象征性地出一点,占比0.037%,政府支付占绝大部分,为99.96%

对于诺西那生钠注射液的费用,目前国家医保局信访办的回复是,自2019年在国内上市以来,该药已被纳入医保谈判日程,国家希望和相关药企谈判,把药物价格降下来。目前药物价格下不来,该药尚无法进入到医保目录。

另外,生产该药的渤健医药公司表示,参加2019年国家医保谈判的药品必须是20181231日前获得批准的药品。诺西那生钠注射液于20192月获批,不符合参加2019年国家医保谈判的条件,因此并未参加2019年国家医保谈判。

诺西那生纳注射液是否该纳入医保,引发了舆论争议。其实,诺西那生钠注射液纳入医保体现的是一个大问题,即能否实现世界卫生组织(WHO)倡导的人人享有医疗保健的基本权利,也是中国政府所承诺和响应的要实现的基本目标。从这个角度看,并没有问题。但是,通过什么样的路径达到人人享有医疗保健,则有不同的做法。

迄今,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的做法当然是把全民纳入医疗保险中。但是,也并非所有的医疗费用都由医保费来承担,而是医保费占大头,个人支出占小头。当然,即便是医保报销,也是公民的劳动所得缴纳的政府税收所支出的,从这个意义上来看,人人享有医疗保健实际上也是在用公民所纳的税。

尽管如此,医保费用的缴纳和享受也存在公平、公正、效率和效果的问题。具体为每个人缴纳的费用是多少,能享受到的医保费是多少,这些情况也并非是完全公平公正的,而是需要做到尽可能的公平和公正。

正因如此,有人认为,如果医保对诺西那生钠注射液兜底,那么,现阶段还有很多药物都无法进入医保,对这些患者来说,也是不公平。

不仅如此,罕见病也不只脊髓性肌萎缩症,目前,世界上已知的罕见病种类约7000多种,患病人数超过3亿。这些疾病显然也应当像脊髓性肌萎缩症纳入医保,由其兜底。

然而,要实现这个目标,首先在于,一个国家的医保费用得有大基数。2019年,中国卫生总费用65195.9亿元,占GDP比重6.6%2014年,这个数字在美国是17.1%,法国11.5%,德国11.3%,加拿大10.4%,日本10.2%

因此,一方面,每年的卫生总费用要不断上升,才能把更多疾病治疗的费用纳入医保;另一方面,不只是脊髓性肌萎缩症,无论是什么疾病,都应当有多方承担的机制,如果只依赖于医保,后者也无法将所有的疾病兜底。

现在看来,多方共同承担医疗费用,尤其是罕见病治疗费用,才有可能让一般公众患病后支付得起医疗费。

这个共付机制可以体现为慈善和公益基金,比如,中国支持的罕见病群体的公益基金会——病痛挑战基金会已在山西、浙江等省联合多方成立了罕见病专项援助基金,这就是社会慈善力量参与罕见病医疗保障体系的一个补充尝试。

另一方面,还需要从科学机理和商业保险上来探索对罕见病的预防和医疗费用支付。大部分罕见病都是遗传病,都可以在基因上找到原因。因此,在生育之前以及孩子出生后,基因检测极为重要,出生前夫妇的基因检测可以减少罕见病孩子的出生,出生后孩子的基因检测则可以预知风险。若含有致病基因,家庭应当为这样的孩子购买疾病的商业险,这样的疾病商业险应当获得政府特殊政策支持。

当然,药企以技术革新和投入来降低罕见病药物的价格,也是让罕见病患者用得起药的重要因素。

因此,除了医保和预防,多渠道多种方式的共同承担医疗费用,才能拯救罕见病患者和他们的家庭。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