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法治时评

是什么让秦淮河大堤里“长”出了餐厅?

2020-07-30 08:58:00 来源:法制日报·法治周末

726日深夜,现场下着雨,施工人员正在连夜拆除秦淮河大堤里违建的门窗、装修设施、砖砌墙体等。  《人民日报》

 

与归

连日来,受长江大流量来水和强降雨影响,秦淮河水位居高不下,南京市一度启动防汛一级应急响应。而就在南京市江宁区杨家圩市民公园旁的秦淮河大堤上,却有几家无规划审批手续的违建餐厅仍在营业。726日夜,南京市相关部门对违建的门窗、装修设施、砖砌墙体等进行拆除。据报道,这些违建餐厅已经存在多年。

相比“违建”,“存在多年”四个字更加刺眼。我们不禁要问,如果不是因为洪水引发了关注,这些违规建筑还要存在多久?它们能够建起来,并且可以堂而皇之的存在多年,这才是更需要反思的地方。

古人云,千里之堤毁于蚁穴。这些违建餐厅,就是长在大堤上的一个个蚁穴。客观存在的蚁穴,一时半会儿不易发现,可以理解;但是,对开门营业的餐厅视而不见,似乎是说不过去的。

我国防洪法第二十二条规定,禁止在河道、湖泊管理范围内建设妨碍行洪的建筑物、构筑物,倾倒垃圾、渣土,从事影响河势稳定、危害河岸堤防安全和其他妨碍河道行洪的活动。河道管理条例第二十四条也规定,在堤防和护堤地,禁止建房、放牧、开渠、打井、挖窖、葬坟、晒粮、存放物料、开采地下资源、进行考古发掘以及开展集市贸易活动。

显然,在防洪大堤上搞违建,是严令禁止的行为,其在防汛上的安全隐患,也是一种社会共识。而且,哪怕是对这些国家层面的上位法还不够了解,南京市防洪堤保护管理条例也已经明确规定,在防洪堤管理范围内,不得从事建房等活动。但饶是如此,我们看到的结果,依然是这些违建在大堤上经营了多年。

更令人诧异的是,早在2014年,媒体就报道了江宁城建集团在没有规划手续的情况下违规开展酒吧、餐厅的建设,原江宁区规划局也确认建筑没有手续。但是,6年过去了,直到现在洪水“出面”,才又引发关注。这就提醒监管部门,要把日常的监管工作落实到位。不能等到一些毒瘤长成熟了,造成隐患了,才想起来去割掉。

其实,查阅过往报道,类似的占据河道、大堤的违规建筑并不罕见。很多时候,它就是防汛工程上的一块块牛皮癣,平日里不太引人注意,一到汛期,隐患便凸显出来。

无独有偶,716日,湖南省麻阳苗族自治县水利局联合吕家坪镇政府,对吕家坪小坝田一处涉河违规建房进行强制拆除。据悉,违建房当事人颜某未经相关部门许可,私自占用辰水左岸河道修建住房约135平方米。

显然,平时散漫成风,遇到问题时才刮起一阵风,这种麻木状态是时候改变了。在秦淮河大堤一事中,报道称,还有经营者透露,坝体内经常渗水。试想,如果不是这次“东窗事发”,这种“渗水”还能够通过媒体采访公之于众吗?祸患积于忽微,千万不要因为这件事情没有造成严重的后果,就还存在一定的侥幸心理。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水利部纪检监察组,已经与河湖管理司进行联系,提出相关意见建议。726日,江宁区纪委监委表示已介入调查,对于调查中发现的问题,将严格依规依纪依法作出处理。纪委监委的介入,也让我们联想到,可能存在的监管失职,甚至是权力腐败。

坦白说,大堤的“病”,充其量也只是一些外伤,对一些违建及时拆除,对一些缺漏及时弥补,也就可以亡羊补牢。真正难治的“病”,是管理之“病”,是权力与责任之“病”。这不仅需要纪委监委直接介入,还要在查清缘由、追责到位之后,建立起灵敏、高效的监督机制。唯有职责时时到位,大堤才能固若金汤。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