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法治时评

​庭外“口水战”:请考虑律师职业道德

2020-06-25 09:15:00 来源:法制日报·法治周末


金泽刚

617日,新城控股原董事长王振华涉嫌猥亵女童案在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法院宣判,王振华被以猥亵儿童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

宣判后,虽然审判长第一时间通过《审判长解读:王振华猥亵儿童案为何判五年?》对本案民众关切的相关事实与法律问题进行了解释,但舆论的热潮和争议之大,显然超过了所有人的预期。

面对公众的质疑与追问,王振华的辩护律师陈有西于618日在其个人微博上发表了一份《声明》,总结下来,该《声明》主要表达了这样几个观点:

第一,王振华是冤枉的,其并未有任何恋童癖和性虐待倾向,也没有对受害女童进行过任何猥亵行为,王振华本人已明确要求上诉,请求二审法院依法判决他无罪;

第二,作为本案的关键性证据的鉴定意见不合法,北京的两家鉴定机构,7位权威专家对这份鉴定意见不认可;

第三,在强大的舆论面前,王振华是弱者,其是在为弱者辩护,并未忘记律师匡扶正义的底线。在《声明》中,陈律师还提及了案件的一些细节性内容,如被告人作案的过程、女童的阴道撕裂伤、二级轻伤等。

另外,陈有西在接受采访时说:“王振华当然有错,他嫖娼的‘主观故意性’是有的,但他16周岁以下的少女绝对不碰,这是他的底线。”

很快,被害女童的诉讼代理人计时俊也接受媒体采访,发表了自己不同的看法。

针对鉴定意见不合法的问题,计时俊认为,为女孩做鉴定的是一名已有16年执业经验的妇产科医生,本案司法鉴定机构隶属于司法部,具有鉴定资质。

针对被告方否认曾有猥亵行为,计时俊强调,王振华只承认他对女孩有搂搂抱抱的行为,他称“我作为长辈,不能抱抱孩子吗”?在警方的笔录上,第一次王振华说,他根本没碰过这个女孩;第二次他说他抱过这个女孩;第三次他又说他把手放到女孩大腿上了;第四次又承认自己亲吻了女孩的脸,然后把这个女孩抱到了大腿上。

此外,计时俊还称,陈律师认为女孩之前有过性行为,与王振华无关,但本案的医生、法医根据女孩阴部血肿和阴道壁擦伤等已经证明,这是新鲜的破裂。对此,计时俊在评价陈律师时还愤慨地说,“如果二审我还面对他,我必然会谴责他的”。

这场律师之间的口水仗,无疑是这次舆论潮的核心所在。作为刑事案件的重头戏,律师辩护反映出自身的法律素养,也折射了法治的成色。

面对这样一起不公开开庭审理的案件,双方律师在网络上打口水仗且爆出“猛料”,可能已经不只是涉嫌违反职业道德问题了。

律师法规定,律师对在执业活动中知悉的委托人和其他人不愿泄露的有关情况和信息,应当予以保密。同时,该法还规定,律师泄露商业秘密或者个人隐私的,由设区的市级或者直辖市的区人民政府司法行政部门给予警告,可以处一万元以下的罚款;有违法所得的,没收违法所得;情节严重的,给予停止执业三个月以上六个月以下的处罚。

《律师执业管理办法》更是直接规定,律师不得违反规定披露、散布不公开审理案件的信息、材料,或者本人、其他律师在办案过程中获悉的有关案件重要信息、证据材料影响依法办理案件。

不仅如此,刑法第三百零八条之一(《刑法修正案(九)》增设)规定了“泄露不应公开的案件信息罪”,根据该条的规定,辩护人、诉讼代理人泄露依法不公开审理的案件中不应公开的信息,还可能面临刑事处罚。

在本案诉讼流程尚未结束,一审判决文书还未生效(只是口头宣判),被告人王振华本人已经明确表明上诉且二审还未开庭之际,双方律师公开暴露被害女童身体受伤的细节、庭审过程等,在对簿公堂之外又转战网络,不管目的如何,都已经有违律师法及《律师执业管理办法》等的相关规定。

其次,刑事诉讼过程中的鉴定,应当由司法机关委托有资格的鉴定机构进行鉴定,根据刑事诉讼法及其解释的规定,辩护人有权申请重新鉴定,但无权委托鉴定机构。之所以禁止个人委托鉴定,是因为要确保鉴定意见的中立性和公正性。至于被告律师所说的专家论证意见,仅能作为法官判案的参考,并非刑事诉讼法规定的法定证据形式之一。

被告人的辩护律师还谈到品格证据,说王振华并无任何恋童与性虐的倾向,其虽然有嫖娼行为,但从来不碰16周岁以下的女性。这一方面直接暴露了被告人“嫖娼”的隐私,另一方面也无法证明被告人没有“恋童与性虐”的事实,反而容易给人产生某种品行上不利于被告人的推测。正如“以前好人、终身好人”的逻辑,不可能被法律认可。

就王振华有嫖娼的故意而言,由于未满14周岁的女性没有性同意能力,在刑法上,与未满14周岁幼女发生性关系,一般可直接推定为强奸,即便幼女同意也不例外,这也是刑法修正案取消嫖宿幼女罪的理由。如果王振华主观上以嫖娼的故意,对年仅9岁的受害女童实施猥亵行为,认定为猥亵恐怕还是有利的。

关于被害人诉讼代理人是否有权谴责辩护人的问题。根据刑事诉讼法的规定,诉讼代理人是在法庭上代表被害人的,其与辩护人系平等关系,根据刑事诉讼法规定,辩护人、诉讼代理人可以对证据和案件情况发表意见,并且可以互相辩论,但谴责辩护人并非是诉讼代理人的权利,在法庭上律师相互谴责会淡化庭审主题,应该遭到法官的制止。如果把这种“谴责”放到庭外,那将是另一回事。

陈有西的《声明》在网络上引发了巨大争议,双方之间的“你来我往”让这起一审刚结束的富豪猥亵女童案再次成为舆论的焦点。

针对这起性侵儿童的案件,除了查明、证明犯罪事实外,无论是律师辩护,还是司法裁判,被害女童及其家庭遭受的伤害、惩治侵犯未成年人犯罪的刑事政策、案件引发的社会反响以及被告人身份带来的政治性影响等,都应该纳入法律适用的视野。果真如此,刑案辩护更能折射社会主义法治之光。

(作者系同济大学法学教授)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