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法治时评

“网约车司机直播性侵”:涉黄直播何以如此猖獗

2020-06-18 10:15:00 来源:法制日报·法治周末


刘婷婷

没有想到,一场公众瞩目的性侵案件,竟然迎来如此“反转”。611日晚,一条微博曝光视频,一名自称是滴滴司机的车主,用一瓶伪装成香水的“迷药”,将女乘客“迷晕”,并在其不知情的情况下直播性侵,由此引起公众热议。

612日,郑州警方通报,进行直播的实为一对夫妻,两人为盈利以网约车司机迷奸女乘客为噱头进行色情直播。另据滴滴出行官微回应,经过比对查证,两人均非滴滴司机。

说实话,提及“滴滴”“性侵”等字眼,的确很容易吸引公众的眼球。当年的“温州女孩乘滴滴顺风车遇害案”等案件,便引发了社会各界的高度关注。尽管案发后,滴滴平台采取了下架整改等治理措施,但对平台有关犯罪的担忧,仍是很多人的一块“心病”。

还好,经过有关部门的及时比对查证,还了滴滴平台一个清白,但浮出水面的色情直播乱象,同样令人“激愤”。

除了星恋直播,《新京报》记者调查还发现,网络上有类似的大量涉黄直播APP。女主播大多通过肢体、言语挑逗,诱导充值、打赏,将用户转移到私密的“小播”。在该类涉黄APP内,通常还含有大量推广赌博、博彩网站的广告。

对于涉及色情直播的有关人员,无论是“表演者”,还是“幕后操作者”,依据法律都必须给予严厉的处罚。

在行政法律责任层面,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利用计算机信息网络传播淫秽信息的”“处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三千元以下罚款”“情节较轻的,处五日以下拘留或者五百元以下罚款”;如果是“组织或者进行淫秽表演”,处罚还得升格,有关人员至少须付出被“处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并处五百元以上一千元以下罚款”的违法代价。

当然,更重的还有刑事责任。根据刑法和两高《关于办理利用互联网、移动通讯终端、声讯台制作、复制、出版、贩卖、传播淫秽电子信息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牟利为目的,利用互联网、移动通讯终端制作、复制、出版、贩卖、传播淫秽电子信息,达到“视频文件二十个以上”“注册会员达二百人以上”“违法所得一万元以上”等标准,即可“以制作、复制、出版、贩卖、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定罪处罚”“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

就此案来说,有关直播乱象“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如果确认犯罪事实,有关人员甚至可能被“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不可否认,执法、司法是治理涉黄直播乱象的有效举措。严厉的刑事和行政处罚,对于违法犯罪的当事人,或者直播平台,都是颇为有力的震慑。

65日起,国家网信办、全国“扫黄打非”办、最高人民法院、工信部、公安部等8部门,启动了为期半年的网络直播行业专项整治和规范管理行动。“皇冠直播”“月爱直播”等44款传播涉淫秽色情、严重低俗庸俗内容的违法违规网络直播平台先后“中枪”,被采取约谈、下架、关停服务等阶梯处罚。

但令人遗憾的是,对于有些服务器在境外的情况,仅能查封其国内的访问域名,无法查封其境外的服务器,这次所涉的星恋直播APP官网域名,即由一家美国公司代为注册,网站服务器IP地址位于香港,导致查处存在难度。

网络色情直播,是现代技术下的社会新毒瘤。从直播跳河、吃灯泡自残,到色情直播、网络赌博,有关问题到了非治不可的地步了。

前段时间,“韩国N号房案件”举世震惊,26万会员集体沉沦。如果有关部门不重拳出击,网络色情直播蔓延开来,会给社会造成更大危害。

如今,通过网页搜索关键词,可轻易找到涉黄直播APP,且会不时弹出其他涉黄网站的链接。在一个名为小甜甜的APP中,一名色情女主播的房间,甚至显示有11.7万用户在线观看。对此,从职能部门到网络平台,不能置身事外。

在加大执法司法力度,开展国际司法协作的同时,也应从立法上有效应对,特别是强化职能部门、网络平台的监管责任,构建实时监测机制,及时封堵违法犯罪漏洞,让互联网世界更加纯净。

(作者系空军军医大学副教授)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