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法治时评

“禁野令”下的“湖南方案”,照见政策温度

2020-05-21 09:51:00 来源:法制日报·法治周末

“湖南方案”既解放了养殖户,也解放了在养野生动物。这种制度安排,在脱贫攻坚收官之年价值不凡,也能映照出政策的暖意


燕农

近日,湖南省发布《关于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动物交易、革除滥食野生动物陋习、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安全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引发广泛关注。

《意见》提出,全面禁止食用陆生野生动物,对依规退出的陆生野生动物人工繁育主体给予一定补偿,对禁食后停止养殖的在养野生动物进行妥善处置,并公布了养殖户退出补偿及动物处置方案。这是地方首次明确给出补偿范围、补偿标准和补偿资金安排。

时间回溯到224日,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通过并公布《关于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动物交易、革除滥食野生动物陋习、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安全的决定》。其中规定,全面禁止食用国家保护的“有重要生态、科学、社会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以及其他陆生野生动物,包括人工繁育、人工饲养的陆生野生动物。这被称为史上最严“禁野令”。

政策突变之下,全国野生动物人工繁育产业陷入一片迷茫。一方面,在农村,有的把野生动物养殖、销售作为地方特色产业来发展,已经初具规模。比如,去年11月西部某省级媒体报道,该省某县三个镇有560户共1700多人在政府部门的帮扶下,签约养殖果子狸,奔向致富路;另一方面,大量在养野生动物一时无法处置,养殖户不能杀、不能吃、不能卖,而继续养下去不只赔钱还涉嫌违法。由此,野生动物人工繁育产业陷入僵局。

如何纾困破局,考验着各地的行政智慧。正是从这个意义出发,当“湖南方案”进入公众视野,不免令人眼前一亮。

简而言之,“湖南方案”既解放了养殖户,也解放了在养野生动物。

之于养殖户,明确了食用性野生动物养殖退出名录和相关补偿标准,比如,竹鼠每公斤补偿75元、每头豪猪补偿630元、每只果子狸补偿600元,保证了养殖户的利益。

之于在养野生动物,分科学放归自然、转作他用、无害化处理三种方式进行处置,尽最大可能考量动物权益与价值。

而着眼未来,养殖户转型发展的政策与资金支持、贫困户优先推荐到林业公益岗位等,在“湖南方案”中都有安排。

值得注意的是,该方案对贫困户和边缘户浓墨重彩,在补偿范围之内的该补偿补偿;不在补偿范围之内的,因“禁野令”受损也给予一定补偿;转型发展其他产业的,在产业扶贫资金上给予重点支持。

这种制度安排,在脱贫攻坚战收官之年价值不凡,同时也能映照出政策的温度与暖意。

必须承认,野生动物人工繁育在国内已然形成了一种产业。相关研究报告显示,截至2016年,我国各地人工饲养繁殖的野生动物种类多达几百种,专兼职从业者有1409多万人,创造产值5206多亿元人民币。其中,食用动物产业的从业者约626.34万人,创造产值1250.54亿元。

“禁野令”之下,各地不能简单地一禁了之,而必须从产业转型入手解决深层次问题,否则,方方面面的矛盾就会凸显。

从产业转型的层面思考这一问题,就要兼顾地方特色产业、经济收入、养殖户当期与未来利益等多方面要素。其中,最为重要的是要保证养殖户的当期利益和未来发展,不能让他们在产业转型中掉队,这是以人为本在“禁野令”落地过程中的具体体现之一。

也唯有以野生动物人工繁育从业者的财产安全为主要考量,才能让禁止养殖、禁止交易形成共识与自觉。某种意义上,“禁野令”之下的地方产业转型与迭代,由于往往关涉养殖户等弱势群体的切身利益,显然不能离开地方政府的有形之手。因为兜底社会弱势群体,是公共政策的不二选择。

进而言之,“禁野令”将会重新调整人与野生动物、人与自然的关系。在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决定中,立法的初衷也包括“加强生态文明建设,促进人与自然和谐共生”。

基于此,去除野生动物人工繁育产业的存量,就需要在人的利益、动物权益与自然收益三方面做好平衡,并寻求综合利益的最大化。

惟此,“禁野令”的落地方案才会融入温情,而不是显得过于生硬;更重要的是,“禁野令”政策本身的社会效益,将由此趋向最大化。

从这一价值维度考量,“湖南方案”不乏可取之处,亦当推而广之。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