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法治时评

奸杀10岁女童改判死缓为何引爆舆情

2020-05-14 10:28:00 来源:法制日报·法治周末


敬一山

近日,广西男子奸杀10岁女童案凶手从一审死刑到二审改判死缓,引发了广泛质疑。510日,最高人民法院表态,将对此案调卷审查。

民意何以有如此反弹,首先需要了解此案的残忍背景。

2019104日,广西钦州灵山县的一位10岁女孩摘了自家果园的百香果,独自送到不远处的收购点贩卖。回家路上,遭到29岁男子杨光毅的施暴。

因为女孩哭喊反抗,杨光毅将其掐昏装入蛇皮袋带到荒僻山岭,等女孩苏醒后,杨光毅用刀刺伤威逼奸淫,事后拿走女孩卖百香果所得32元,又将女孩装入蛇皮袋搬滚下山,最终抛尸荒野。

法医鉴定,女孩死因是强暴过程血管损伤出血和胃内容反流进入气管,造成机械性窒息死亡。

整个过程不忍卒读,相信任何一个看过案件描述的人,都会感到愤恨难平。在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文明社会,成年男子对未成年女孩作出这样的暴行,都是重罪中的重罪。在一个保有死刑的国家,这样残忍的罪行不执行死刑,自然会冲击人们内心朴素的善恶观。

广西高院判决死缓的理由,是杨光毅存在自首情节。机械地看法律条文,自首当然是可以从轻判罚。可就算是法律,也只是规定“可以”,而不是“应当”。也就是说,法院判决仍要综合考虑案件的性质以及可能引发的效果。

法律规定自首可以从轻,一个考量是为了鼓励凶犯主动招供减少侦破取证难度。可这样的考量,不能消解对于某些特定罪恶的打击力度。

就如网友担心的,如果对于毫无还手之力的孩子的残暴罪行可以免死,那是不是可能成为另一种“鼓励”,反正只要自首就不会被判死刑。

这一案件引发大范围关注之后,很多网友对广西高院进行集中质疑,搜索出来很多残忍案件却没有判死刑的案例。公允地说,这未必是广西高院在业务或者动机上有什么问题,应该跟我们国家“少杀慎杀”的大背景有关。

一些理解广西高院判决的法律人士表示,虽然个案民众看起来触目惊心,但是就法院而言,可能看过更多类似案件,因为接受的信息不一样,所以法官的判断在常人看来显得“冰冷”。

这些说法未必没有道理,但显然不能完全化解民众心头的疑虑。且不说犯罪过程极端残暴、对社会文明底线造成极大冲击,考虑到我们的司法实际,一个判死缓即便还限制减刑的罪犯,可能也就是坐20余年牢就能出来了。谁能保证他不会再次犯案呢?

最近江苏省南京市就发生了一起类似的悲剧。嫌疑人单某曾先后两次因强奸犯罪入狱,第一次是强奸杀害一名6岁多的女孩,可他只被判了十年;第二次是强奸罪被判27个月。他出狱仅仅几年时间,就在前几天又奸杀一名9岁女童抛尸深山。

面对这样残忍的犯罪,人们难免会质问,这些暴徒对于幼女的犯罪,为什么判决竟可以如此之轻?如果当初单某被判死或者多判刑期,这名9岁女童至少不会遭此横祸。

普通人可能不理解法律人士的专业考量,但任何专业考量不能太过违逆普通人的善恶感知。就拿死刑来说,西方有些国家是废死的,在罪大恶极都不会死刑,可他们有动辄几百年的刑期。像残暴杀害女童这样的罪犯,可能终身不能走出监狱,可我们国家的死缓,则没有这样的威慑力。

综合来看,民众对于残害幼女暴行却只得死缓的担忧理由有两层:一是这样的判决罪罚不当,且起不到社会威慑作用,对于罪犯本人以及潜在犯罪都可能变成变相鼓励;二是担忧这种针对女童的行为是不是源于特定“犯罪人格”,如果是的话,怎么阻止他们出狱后继续犯罪?

最高法调卷审查该案,是对民意的及时呼应。但愿可以通过该案,就侵犯幼童的残暴行为该适用怎样的判决,给出更明确的态度。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