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治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特别推荐

谁也阻挡不住那股向善的力量

2022-11-23 23:28: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  禾刀

每每看“东北往事”系列电影,笔者总会生出些莫名的感触。也许是因为对那个年代有着抹不掉的记忆:简陋的录像厅、破败的游戏厅、昏暗的舞厅、偶尔冒着浓烟的工厂、低矮的棚户区……还有一群群游手好闲的小青年花衬衣、喇叭裤,自以为看了几部武打片,纠集几个混混在社会上便可以为非作歹。

“东北往事”系列正是冲着这些“为非作歹”而来的。这个系列前后共看过三部,除了这部《东北往事之我叫赵红兵》,还有《东北往事之我叫黄中华》《东北往事之我叫刘海柱》。

笔者略有点不太适应的是,上部黄中华还是个为了爱情敢于抛头颅撒热血的正派青年,在这部里实现角色大腾挪,变得猥琐。抛开这一因素,黄中华、刘海柱、赵红兵三部电影三位主角其实都有这么几个共同特点:身处东北国企大改革前的转型期,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小人物,三人的骨子里都有一股可能连他们自己都未曾发觉的善——这种善的潜力一旦被激活,就会生出强大的力量,足以打败强敌、收获爱情。

小人物也有自己的温暖

三部“东北往事”爱情戏分量较多,这对于正处于荷尔蒙分泌旺盛的年轻人当是必不可少。本片爱情戏可圈可点,如果说有什么缺憾的话,就是女主颜值太高,稍加打扮便觉得与底层社会有些脱轨。所以,乍看到这部影片里开理发店的南方姑娘小静时,潜意识中会把她归入混社会的浊流,更何况她还时不时叼根烟。

爱情戏并不是本片中最温暖的部分,充其量只是赵红兵惩恶扬善的一个侧面佐证。影片一开始赵红兵便埋下了一个沉重的心结——一次雨天夜间开车,他不小心将正在街头与人打斗的小龙父亲大勇撞至残废。被大虎等人挟持当小偷的小龙,给他提供了一个难得的赎罪机会,从这层意义上讲,不是他救了小龙,而是小龙帮他医治了心理上的创伤。

但这对没有结过婚也没有带孩子经历的赵红兵来说,自然具有极大的挑战性。更何况,他面对小龙始终无法放下自己过错的重负,当大虎将这一内幕告诉小龙时,本来对父亲遭遇充满怀疑的他转瞬就翻脸。唯此,他只有释放更多温暖,才能暖化小龙那颗冰冷的心。

如果说赵红兵的善良带着浓厚的赎罪成分,那么小龙的善良则带着人性的本能。当他被大虎唆使在赵红兵饭店的饺子里下毒时,最后一刻他忍住了。当他被大虎等人胁迫偷买电视顾客的钱时,最后一刻他选择举报,帮助警方当场擒获小偷。他当然非常害怕大虎等人,也知道这样做的可怕后果,但心底陡然萌发的善念迫使他最后一刻悬崖勒马。

电影最后,赵红兵在与大虎殊死搏斗后,不仅救回了小龙,还配合警方将大虎等人一网打尽。此时响起了话外音:拔出了那把插在心里的刀,虽然很疼,但一定会重生。重生的何止是赵红兵,还有小龙,抑或包括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只图过个安稳日子的小申,以及那个曾深陷情感漩涡的小静。

人性最深处

每个人心里都住着一个天使和一个魔鬼。向左向右,取决于人性最深处。

故事开头的情节设计其实很巧妙。作为曾经厮杀于街头的“带头大哥”,大勇在殴斗中被撞成残废,放在一般人眼里多少有些“罪有应得”。但赵红兵不同,他与大勇无冤无仇。

记得在上部电影里,面对黄中华的犹豫不决,经营游戏厅的赵红兵帮他一锤定音:只要你能确定自己的选择是对的,那身后肯定有的是人帮你,到那时候,不管对面站的是谁,你都不怵。本片中的赵红兵确实信念笃定,敢作敢为,在与大虎等恶势力斗争的过程中,从未犹豫和退缩,这一点与此前两部中的刘海柱和黄中华的犹豫有着本质区别。

正义有时也是邪恶激发的结果,这倒不是说邪恶多么可贵。赵红兵既像前两部中的黄中华和刘海柱一样,平凡得在街头认不出。但他又有自己的不一样,面对邪恶势力坚决不屈服,大虎越邪恶,他的这股正义感就表现得越强烈。

温暖是可以感染人的。赵红兵的毫不畏惧不仅最终成功救出了小龙,协助警方将大虎等人一网打尽,还感染了他周边的小申、小静等人。正义力量如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这一点在黄中华那部片里表现得更为淋漓尽致。当黄中华抱定必死之心,前与陈卫东殊死一搏时,他那个收废品的兄弟,还有更多素不相识的职工均自发加入进来,曾经嚣张至极的陈卫东最后落得只剩孤家寡人。

说到这里,不得不提“东北往事”系列里的一些黑色幽默元素。刘海柱那部片里那个不可一世的张浩然用来唬人的居然是把假枪,黄中华那部片里陈卫东最后气急败坏地一顿乱捅居然拿的是把假匕首。赵红兵的这部虽然没有这样的假武器,但赵红兵和大虎最后都瘫倒在一堆现钞里,这何尝不是莫大的嘲讽——邪恶势力并没有他们虚张声势渲染的那般强大。

人性中的向善力量

著名实验心理学家、认知科学家和科普作家、哈佛大学心理系教授斯蒂芬·平克在关于人性与文明的通史巨著《人性中的善良天使:暴力为什么会减少》中曾开宗明义地提出,“我们这个时代的残酷和暴力更少,更加和平”。平克的这一结论,来自于他对人类历史上暴力“量”的定性分析得出的结果。由此他坚信,善良是人类文明赖以发展进步的驱动器。

平克认为每个人心底都有五个“心魔”,即“捕食”“统治”“施虐”“意识形态”跟“复仇”。这几个“心魔”,观众从“东北往事”系列中的人物中或多或少地能看到,特别是黄中华。黄中华在前部片中是位敢爱敢恨的小人物,为了追求爱情敢于向陈卫东等黑恶势力挑战。而在赵红兵这部片里,他又变成仗势欺人的小混混。人性的复杂性在黄中华身上表现得最为淋漓尽致。

平克相信,我们每个人心里既然住着五个“心魔”,同时也会住着四位“天使”,即移情、自制、道德、理性。善良是一种本能,一个人到底选择向善还是向恶,取决于他的“天使”本能能否战胜那些“心魔”。赵红兵之所以迟迟不忍放下小龙,根源深处正是这四位“天使”作用的结果。

责编:肖莎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22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