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治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实名发声与实名收益可促进网络文明

2022-11-10 08:09: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  何家弘

828日,“中国网络文明大会”在天津召开。与会者从不同角度探讨了网络文明面临的问题和应对的策略,包括如何治理“网络谣言”和“网络暴力”。笔者比较愚钝且守旧,因此常落后于日新月异的新科技和花样翻新的新媒体。虽然我偶尔在网络平台上发文发声,但是对网络的认知还很肤浅,对“网暴”等问题也仅限于耳闻。不过,一个偶然事件让我有了切身的感受。

法学教授遭遇“网暴”

819日,我在中央电视台的《今日说法》节目中就“错换人生案”的证据问题进行点评。我的基本观点是现有证据不足以证明“偷换”的事实。我认为,公安机关的调查是认真负责的,法院的判决是公平合理的。二审法院已作出终审判决,人们就应该尊重法院的判决,因为这是法治的原则。

然而,某些网民竟然气急败坏地对我进行人身攻击,甚至编造各种谣言,在网上传播。一开始,我还试图去回应,耐心地澄清并说理,但是情况愈演愈烈。我感觉,某些人只是要表达他们的观点,或者说,只是要发声,根本不想听我的解释。我终于明白了,网络平台不是一个讲理的地方。在这里,你没法说服一个故意跟你吵架的人!后来经人点拨,我才知道自己遭遇了“网暴”。

网络传媒的发达是科技进步的成果,也是社会发展的体现。网络平台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保障公民的知情权和表达权,也可以提升民众的文化水平,特别是写作水平。在大多数国人都是文盲或半文盲的时代,作家确属凤毛麟角。但是现在,文字写作已经从专业技能变成普通技能。

然而,网络社交媒体的高速发展也有弊端。其表现之一就是容易导致言论的极端与粗暴。在网络平台上发声,追求的是眼球和流量,而且背后还有经济利益,因此就要提高语言的吸引力和冲击力,而偏激的语言往往能有很好的效果。

另外,在网络平台上发声的人多用网名。虽然很多网络平台都要求实名注册,但那仅用于后台查控。俗话说,戴着假面具的人说话不会脸红!于是,一些网民就肆无忌惮地说粗话、说脏话、说假话。从这个意义上讲,网络传媒让一些人变得野蛮甚至邪恶。一些网络平台似乎变成了崇尚暴力的原始丛林。

网络世界的法律规制

现如今,网络世界已然成为人类生活不可或缺的空间,网络社交已然成为人类交往不可替代的方式。因此,我们必须重视网络世界的法律规制,不能放任其自然生长,成为滋生恶习的渊薮。我们必须以治理现实社会的方式去治理虚拟社会,而基本路径之一就是推行法治。

法治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大趋势,也是中国社会发展的必由之路。法治必须以人民为本。没有老百姓的法治意识和习惯,就不可能有现代法治国家。当然,法治的意识和习惯不是一声令下或一纸法律就能成就的,需要在日常生活中教化,需要在法治环境中养成。

人的行为需要环境约束,美好的行为一般都是按照一定道德标准约束出来的。在现实社会中,环境对人的行为习惯起着重要的养成作用。在美好的环境中,人的行为就会趋向美好;在丑陋的环境里,人的行为则会变得丑陋。因此,中国要建成现代法治国家,就必须努力构建法治行为环境。

在这样的环境中,守法是人们的基本行为模式,无论是官员还是百姓,都要老老实实地“按规则做游戏”。在这样的环境中,奉法者强,守法者众,那些有邪念或陋习的人就会感受到环境压力,就会自觉或不自觉地约束其行为。

在现实社会中,姓名和身份是约束行为的重要因素。一般来说,人们都会顾及自己的名声及相应后果。如果周围的人都能知道你的姓名和身份,那么大多数人就都会努力按照道德规范去谨言慎行,以便获得他人的好评。而现在的网络社会缺乏这种行为约束机制。如前所述,许多人都戴着假面具,因此说话就肆无忌惮,甚至故意追求“反派”效果。于是,不文明的言论就在网上流行,甚至形成“网暴”。由此可见,倡导网络实名制是推进网络文明的一条可行路径。

进一步推广网络“实名制”

然而,网络原本就是虚拟的空间,人们以虚拟的身份在这个空间中活动和交流。从这个意义上讲,虚拟身份是网络生活的一个特征,也可以说是网络文化的一个元素。这些年来,很多人——特别是年轻人——已经习惯于这种匿名的人际交往模式,很难接受网络实名制。因此,网络实名制不能强制推行,也不能一蹴而就,必须通过宣传和倡导,逐渐让越来越多的网民看到实名制的“环保功能”,愿意共同创建文明清洁的网络行为环境。

在这一过程中,国家的有关管理部门应该发挥主导的作用,而众多网络平台也应该发挥积极的作用。网络平台既是在网络社区提供服务的行为人,也是利用网络获得收益的经营者。网络的健康发展是平台事业发达的基础,因此平台应该承担保护网络环境的主体责任。现在,网络平台已经在按照法律规定行使监管养护的责任,但是还可以做得更多更好,譬如在推行实名制方面发挥更加有效地倡导和引领作用。

根据笔者的经验,虽然“网暴”的参与人数众多,但是绝大多数人并没有制造“网暴”的故意,而只是根据自己的判断和选择参与了某些热点事件中带有片面攻击性质的行动。这些热点事件的形成既有客观原因,也有主观因素,例如,某些人为了个人的诉求和利益,借题发挥地“制造热点”或“带风向”,甚至以谣言惑众的方式去煽风点火、兴风作浪。由此可见,治理“网暴”的要点就是加强对这些人的行为约束。

这些人利用热点事件煽动网民的目的之一是获取经济收益,而获取经济收益的主要手段是通过发布文章或视频来吸引网民关注并获得流量收益。这里所说的“流量收益”,既包括流量变现的直接收益,也包括因流量巨大而获得的广告收益或卖货收益。诚然,依靠文章或视频的内容来吸引粉丝或增加流量,这原本是无可厚非的,但是采用恶意攻击和造谣诽谤的手段来获取流量,就会污染网络环境,就应该受到限制。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国家的有关部门可以要求网络平台进一步推广网络“实名制”。现在,网络平台一般都要求用户实名注册,但是这实名仅用于后台管理和查证,用户在对外发布文章或视频时可以自由设置网名。笔者建议,网络平台可以通过奖励政策来倡导实名发声和实名收益。

实名发声与实名收益

具体来说,网络平台可以把用户分为实名账号和非实名账号。前者是指在实名注册的基础上采用真实姓名(包括众所周知的笔名)发布文章或视频的人。后者是指实名注册但是以化名发布文章或视频的人。

网络平台不妨规定,实名账号发布文章或视频可以获得流量及其伴生的收益,非实名账号发布文章或视频不能获得流量,因而也就不能获得相应的收益。这就是说,非实名账号可以自由发布文章或视频,但是其文章或视频上不会显示他人阅读或观看的数量。

这在技术层面是可行的,在管制层面是合理的。用通俗的话说,如果就想发声,不想赚钱,那就可以随意使用假名;如果想通过发声来赚钱,那就必须使用真名。谁通过众多网民的关注赚了不少钱,就应该让大家知道谁的尊姓大名。

实名发声和实名收益并不能完全消除网络上的不文明行为,但是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减少网络谣言和网络暴力,可以通过行为约束净化网络环境。某些愿意先行的网络平台还可以采取更为有力的实名制倡导措施。例如,只有实名账号才能发布“有内容”的文章或视频,非实名账号只能围观或者在他人的文章或视频的评论区留言。

通过这样的措施,网络平台就可以创建“奉法者强”的“网络文明示范区”,从而吸引更多的崇尚文明的网民。国家的有关部门可以举行定期的评比活动,给那些获奖的网络平台发布“高尚社区”的标牌。倘若我国能因此而使网络文明蔚然成风,则于国于民,善莫大焉。

(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法学教授)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22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