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治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推荐阅读

为了“少年的你”,检察官们都在忙什么?

2022-06-03 17:23: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法治周末》记者 答笛

对侵害未成年人犯罪提起公诉13991853人;1493名检察官担任法治副校长,落实强制报告82件;对416名不正确履行监护职责的监护人发出督促监护令……

527日,在湖北省人民检察院召开“携手落实‘两法’共护祖国未来”新闻发布会上,该省检察机关晒出了2021年的未成年人司法保护“成绩单”。

《法治周末》记者注意到,在湖北省检察院党组成员、副检察长雷爱民的通报中,“未成年人全面综合司法保护”被多次提及。

近年来,随着未成年人保护法、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的修订和家庭教育促进法的出台,从诉讼监督到预防帮教,从“法治副校长”到督促监护令,从公益诉讼到司法救助……为了“少年的你”,检察机关不断聚合职能,使出了“浑身解数”,而司法办案与社会化保护的结合,也照亮了更多“隐秘的角落”。

父亲被杀害,她有了新的监护人

“姐姐,你快看,这边是我的卧室,这是我新校服,这些都是我在这里交到的好朋友……”看着佳佳(化名)的笑脸,到福利院看望她的刘玲,心中的石头也落了地。

刘玲是湖北省黄石市西塞山区检察院第一检察部检察官,今年12岁的佳佳,是她部门办理的刑事案件被害人的女儿。佳佳从小父母离异,一直跟着父亲和祖母生活。2018年年底,佳佳的父亲不幸被杀害,一年后其祖母病逝,其他近亲属也不愿继续抚养她,佳佳成了事实上无人抚养的孤儿。

“我们辗转联系到佳佳在外地的母亲,对方却哭诉称,其离异后重组家庭的条件差,无法抚养她。”刘玲告诉《法治周末》记者,检察院为临时住在姨妈家的佳佳申请了6万元司法救助金,还委托儿童心理专家和社工对她进行心理评估与疏导,可孩子的监护问题始终需要解决。

由于佳佳的母亲一直怠于履行监护职责,又拒绝承担监护责任,经过实地考察,检察院与一家儿童福利院达成抚育佳佳的代养意向后,建议当地民政部门向法院申请撤销其母的监护人资格。

不久,法院采纳了检察院的支持起诉意见,判决撤销佳佳母亲的监护人资格,指定孩子住所地居委会为监护人。入住福利院的佳佳回归了校园,恢复正常的生活和学习。

母亲的监护权被撤销,孩子的生活和学习也已妥善解决,抚养义务也就随之消失了吗?“她的监护人资格虽然撤销,但相关义务并不会取消。”刘玲说,检察官对佳佳生母开展了训诫教育和法治教育,对方表示会主动承担佳佳的部分抚养费。

“未成年人走上违法犯罪道路或遭受不法分子侵害的背后,往往存在家庭监护不力等共性问题。”湖北省检察院第九检察部副主任阮雪芹表示,该省检察机关将结合办案,强化对监护权的监督和干预。近年来,湖北检察机关已建议、支持撤销监护人资格36件,对416名不正确履行监护职责的监护人发出督促监护令。

湖北省武穴市女童小花(化名)的父亲就收到了这样的督促监护令。小花父亲长期在外务工,6岁的小花被患有精神疾病的母亲推进一处偏僻的池塘,幸而被路人救起。武穴市人民检察院提出申请后,当地法院决定对小花母亲予以强制医疗。

“她母亲被送去强制医疗,如果父亲也继续离家,孩子身边将没人照顾。”在武穴市人民检察院第二检察部主任刘鸣看来,缺少家庭关爱和保护的女童,在成长道路上还可能受到其他不利影响。为此,该院联合当地妇联制定个性化的督促监护令,送达给小花爸爸,并开展家庭教育指导,邀请心理咨询师分别为这对父女开展心理疏导。为缓解这个家庭的生活困难,检察院还启动了司法救助程序。

“我们需要融通多方力量,避免‘督促监护令’一发了之”,阮雪芹告诉记者,该省检察机关加强了与民政、妇联、团委、关工委等有关部门合作,引入青少年司法社工、心理咨询师等社会专业力量,形成“1名检察官+社工+家庭教育指导员+心理咨询师”的“1+3”帮教模式,以实现司法办案与社会化保护的有机结合。

法治副校长收到求助:“问题孩子”该怎么办?

六一前夕,湖北省鄂州市人民检察院第六检察部副主任高劼玮再次走上“法治副校长”的讲台,望着台下的孩子们,她又想起了那个冬日早晨的电话。

“高检察官,我们学校有个孩子很有暴力倾向,班上同学都非常害怕,从法律角度应该怎么处置?”去年年底的一天,高劼玮接到自己曾去讲课的当地某小学副校长求助,电话里,这位老教师的声音中充满焦虑。

高劼玮马上赶到学校,班主任老师介绍的情况让她更加担忧:8岁的小刚(化名)来自一个破碎重组的家庭,经常无故攻击同学,当他情绪大爆发时,班上的大多数孩子都很害怕,手足无措,而个别学生甚至开始模仿小刚的举动,在校园纠纷中用武力解决问题。

根据义务教育法,学校对违反校纪的小学生只能批评教育,不得开除,治安管理处罚法和刑法更是“够不着”小刚这个年龄的孩子。面对小刚的行为和班上学生(家长)的抱怨,学校陷入了两难境地。

“作为法治副校长,我除了讲法治课,推动落实强制报告等各项制度,还需要链接社会资源,协助学校制定个性化的干预教育方案,组织专业人员开展辅导。”高劼玮意识到,该请“外援”了。

她联系了当地团委和青少年事务服务中心,并请来专业社工,分成两组,一组组织小刚的家长、老师和校方开会,商讨帮扶办法,另一组对班上其他学生开展心理辅导,组织班会讨论,解答孩子们的疑惑。经过几轮努力,这个校园逐渐平静了下来。

记者了解到,包括全省三级检察院检察长在内,湖北已有1493名检察官担任法治副校长,仅2021年就开展了1600多场进校园活动、讲授法治课660场。

除了普及法律知识,获取案件线索、推动司法办案,也是这些校园活动的重要收获。“课后有学生拿着我们发放的法治宣传册,向检察官反映自己曾受到侵害;有老师履行强制报告义务,向我们提供案件线索。”阮雪芹说。

而湖北检察机关近期将组织的“乡村的少年,无‘法’不爱你”法治巡讲活动,则将目光投向农村未成年人。“我们希望通过巡讲,发现一批农村未成年人保护的短板,掌握一批案件线索,通过办案推动解决一批农村群众反映强烈的难点、痛点问题”,湖北省人民检察院第九检察部副主任苏永胜说。

“大灰狼”挡在门外

“我深刻认识到错误,会尽最大能力补偿,也会加强管理,坚决杜绝此类事件的再次发生。”420日,湖北省浠水县某宾馆负责人陈某在一起民事赔偿案审陈述中有感触地说。

去年7月,该宾馆内发生一起性侵案,被告人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五个月。由于未成年被害人的心理和精神遭受严重创伤,其母强烈要求宾馆方面赔偿。

“我们调查发现,这家宾馆没有如实办理住宿登记,侵害行为发生后也没有第一时间报警,存在过错,应当承担补充赔偿责任。”浠水县人民检察院办案检察官告诉记者,该院审查后,决定依法支持被害人提起民事赔偿诉讼。最终,法院判决被告赔偿精神损害赔偿金5000元。

“未成年人一人登记、多人入住旅馆后引发的刑事案件,超过未成年人犯罪案件总数的80%。”分析近两年来办理的类似案件后,检察官发现,当地宾馆等场所违法违规接纳未成年人入住现象十分突出,已成为诱发未成年人犯罪和未成年人遭受侵害等刑事案件的高发场所。

一份检察建议书从浠水县检察院发往公安机关,建议其会同相关职能部门开展专项整治,彻底堵塞漏洞。检察建议很快见效,公安机关对该县176家宾馆、酒店开展了专项清查,并将接纳未成年人异常入住作为日常巡查重点,8家违规的宾馆酒店受到行政处罚。

“针对宾馆违法接纳未成年人入住的违法行为,未成年人保护法、治安管理处罚法等均有规定,而行政执法中往往仅适用后者,对宾馆前台处以500元以下罚款或警告。”湖北省鄂州市鄂城区人民检察院检委会专职委员翁德娟向记者分析道,由于对经营者未能形成强力震慑,有些宾馆还存在侥幸心理。

20218月,鄂城区检察院曾梳理过此前三年受理的涉未成年人犯罪案件,发现3家宾馆发生过7起涉及未成年人的抢劫、性侵等暴力犯罪,此后现场走访的情况令检察官们更加担忧。该院决定以公开宣告形式,向负有监管职责的两家行政机关送达检察建议。“现场视频触目惊心,涉案宾馆频繁违法接纳未成年人入住,脱离父母监护,极易遭受不法侵害”,参加公开送达活动的时任鄂城区人大法制委员会主任委员谢祚杰一针见血。

此后两个月,当地行政机关对辖区内146家酒店、旅馆开展大清查,整治了86处治安隐患,立案处罚26家,1家宾馆被停业整顿。相关部门还制定了《旅馆业治安管理工作办法》,对旅馆分级管理,给未成年人违法入住旅馆设置“门禁”。

事实上,为推进未成年人保护社会治理工作,2021年以来,湖北检察机关已办理了涉及未成年人利益的食品药品安全、网络产品和服务、新兴业态等重点领域公益诉讼案件420件;为了将“大灰狼”挡在门外,还建议法院针对利用职业便利实施侵害未成年人犯罪的人,适用从业禁止26件,并全面开展了密切接触未成年人行业“入职查询”工作。

“在未成年人受到伤害前给予充分保护,比事后追责更有意义。”翁德娟说。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22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