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治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推荐阅读

越来越多法律人,敲开网络视频节目的大门

2022-06-03 17:29: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法治周末》记者 杨代媛

近年来,网络综艺和纪录片成为了当下年轻人追捧的潮流。据《中国视听新媒体发展报告(2021)》,2020年共上线了网络综艺229档、网络纪录片259部。而在众多节目中,“法律人”的出现似乎打开了一个新的“大门”——关于法官、法医、律师、民警等职业的综艺和纪录片逐渐增多,这些职业在以往百姓心目中的神秘面纱被揭开,为大众带来了不一样的观看体验。

511日,哔哩哔哩网站纪录片频道上线了一档法医类纪录片《超时空鉴定》,以不一样的视角,带观众了解古代法医的断案手法,同时,又秉承着科学的态度,用现代法医学技术对古代检验方法加以佐证和提升。

截至目前,纪录片已取得了537万的播放量,观众评分9.7,获得众多好评。这部纪录片背后有着怎样的创作故事,又是为何选择了法医题材进行拍摄?《法治周末》记者连线幕后主创团队,请他们讲述了这部纪录片背后的故事。

导演:探索纪录片“边界”

2013年,理科出身的胡志堂想要结合自身的兴趣,拍摄一部科普类的纪录片,于是《法医密档》开始筹备。此前,他制作过一档卫视的法制类节目,取得了不错的收视效果。

“在准备纪录片的选题过程中,我们就想是否能把刑侦故事、法制故事和纪录片的形式相结合,同时又要具有知识性和科普性,于是‘法医’这一职业就进入到了我们的视野当中。”胡志堂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彼时国内此类型的纪录片相对较少,法医故事也是一个较为新颖的题材,于是这10年来,他专精于法医领域的纪录片拍摄。

《超时空鉴定》每集时长26分钟。前半部分的小剧场演绎古籍中的案件,而后半部分镜头一转,展现了高科技和现代医学的了不起——尸体部位断面放大、显微镜扫描……

“面对同样一个伤口,古人有古人的方法,而现代又有不一样的技术手段,我们就把这二者结合起来,想要体现古人不一般的智慧,同时也能够展现现代法医技术的发展。”胡志堂表示,这也是一开始和平台合作时讨论出的结果——如今,纪录片想要做出“新”意,就需要从不同的角度切入。

与此前胡志堂导演的《法医宋慈》不一样的是,《超时空鉴定》中的故事不仅局限于宋慈和他的《洗冤集录》。在中国古代,实际上有很多关于鉴定和断案的文字记录,因此,《超时空鉴定》中的故事不仅停留在宋代,还包括了元、明、清等时期的故事。

在制作完《法医宋慈》之后,胡志堂和他的团队收集了大量观众的评论意见,并将这些内容进行整合。他们得知,观众更加关注古代案件的故事,于是,便有了相对弱化现代部分的《超时空鉴定》。

“除此之外,这次和哔哩哔哩合作,我们在画面的精细程度上也做了非常多的打磨,让纪录片变得更加精致、有意思。”胡志堂说,自网络纪录片开始发展以来,不断创新的纪录片模式是所有导演的追求。为了让纪录片拥有更多不一样的形式,行内进行了许多探索和尝试。

《超时空鉴定》正是这样背景下的产物。

记者在视频下方的评论与弹幕中见到最多的话语就是“好像在看一部剧”。与其他纪录片不同的是,这部纪录片在讲述古代故事时候所选用的专业演员、打光等,都给人一种“沉浸式”的体验。

而这也正是胡志堂导演和哔哩哔哩合作中多次探讨出来的结果。

“哔哩哔哩的受众比较年轻化,如果再以相对陈旧的纪录片模式来进行拍摄,很难让现在的观众满意,尤其是科普类型的片子。”胡志堂告诉记者,哔哩哔哩的包容性很强,它的用户中有很大一部分对刑侦、法医等内容感兴趣的人,而他们并不是单纯地报以“猎奇”的态度来观看这类内容,一些“UP主”甚至能用专业的知识来分析、指正。

胡志堂说,他的团队这10年来一直在探索纪录片的“边界”,思考如何将纪录片以更加新颖的形式展现出来。近些年来,各种职业的“法律人”开始以丰富的形式登上网络综艺和纪录片的荧幕中,很大程度上改变了纪录片“沉闷”的标签,也改变了许多观众对于一些职业的刻板印象。对于纪录片的发展,这无疑是一个非常好的现象。

“总的来说,纪录片的类型化发展能够让国内纪录片的环境更加活跃,不同类型的片子能够满足不同受众的需求。只有观众爱看,才能将知识、价值观进行传递,这才是纪录片该有的样子。”

剧组顾问:法医的核心是为了司法公正

对于普通人来说,“法医”这一职业似乎一直与“神秘”这个词语分不开。由于中国人的传统观念,人们总是对“死亡”感到敬畏,而与死者打交道的法医,成为了许多人避讳的存在。

相比其他一些国家,中国的法医学专业细分出了多个类别。它不仅包括法医遗传学、法医毒物分析,还包括了法医临床以及法医精神病学等。

湖北省黄冈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副支队长、主任法医师王子强就是法医中的一员,也是《超时空鉴定》剧组的顾问之一。在从警30多年的生涯中,他为5000余起疑难案件指明了侦查方向,成为了著名的“鄂东神医”。

从小,王子强就喜欢在各类报刊中阅读悬疑类故事。他总是能将自己代入到故事的主人公中,思考谁是凶手。在报高考志愿时,他选择了多个警官院校报名,最后,他被同济医科大学法医系录取。

1996年,刚毕业不久的他就参与进了当地一起重大疑难杀人案件的侦破工作。彼时的法医技术并没有如今这般成熟,人们对法医这一职业也抱有许多偏见。但当王子强通过自己的专业知识分析出了死者的身份之后,案件以极快的速度破获了。在庆功宴上,大家都对这个初出茅庐的法医小伙子刮目相看,也正是从那个时候起,王子强决定要将这个工作做到底。

《超时空鉴定》剧组的另一位专家顾问,则是来自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法医系的副主任周亦武教授。“过去30多年内,我做第一鉴定人的尸体解剖,不下3000例,平均每年有100例到150例。因为还要教课,3天出一个尸检鉴定书,已经算是极限。”周亦武告诉《法治周末》记者,许多人认为法医都很神秘,甚至有人一听说自己是法医就避而远之,但在他看来,法医只是一个普通的职业而已。

2013年,周亦武作为法医顾问,参演了纪录片《法医密档》的第一集。2016年,导演胡志堂又找到他,希望同他一起策划、筛选案件,制作法医学纪录片《法医宋慈》。而今年,他们再次合作的纪录片《超时空鉴定》也上线了。

“大众对法医的确有不少误解,比如认为法医就是做尸体解剖的。”周亦武谈到人们对法医的刻板印象。“其实只有我这个专业——法医病理学才会做尸体解剖,很多法医的学科不涉及手术,有些鉴定仅在实验室完成,还有的法医工作主要接触活体——比如法医精神病专业。”

对于这一说法,王子强也十分认同。

现实生活中,除了解剖尸体、侦破案件,王子强还帮助多名被拐卖的儿童找到了家。仅2019年,他率队成功找回被拐儿童13人,帮助7名求助人找到亲人,为20个失散家庭的团聚贡献了一份力量。

在央视、东方卫视、哔哩哔哩联合播出的纪录片《人生第二次》第一集中,一对失散十八年的母子正是在王子强和同事们的努力下重新相聚。

“法医鉴定有一种说法叫‘为生者权,为死者言’。表面上,法医是为了刑事案件服务,但法医的真正核心是为了司法公正,和医生‘医者仁心’一样,为了整个社会、人类的健康服务。”周亦武说,司法公正不光体现在刑事案件,还包括民事案件,甚至行政案件,比如环境污染带来的疾病和赔偿。在一些国家,法医鉴定的所有数据都会进入卫生管理系统,有关部门根据法医鉴定的结果制定、修改、完善法律,对人民健康提出建议。

走上荧幕的法律人:让更多人了解真实的我们

20199月,哔哩哔哩视频平台上线了一档警务纪实类真人秀《守护解放西》,节目一经播出便引来了极大的反响。据相关平台统计,三季节目总播放量达45亿,弹幕526万余条,353万余人追剧,长时间雄踞平台纪录片频道第一,并多次登上微博热搜榜。

除此之外,腾讯视频也于2019年推出了一档职场观察类真人秀《令人心动的Offer》,主要讲述初出茅庐的律政年轻人通过在律所一个月的实习之后,竞争两个转正名额的故事。

正如王子强警官和周亦武教授所言,许多法律类工作者在大众心目中的形象都是刻板而神秘的,要想打破这些“脸谱化”的形象,就需要一种更加灵活、开放的形式展现他们的工作。

周亦武告诉记者,在他看来,媒体的宣传也好,参与纪录片或综艺节目的拍摄也好,都能够传递法医等一系列法治工作者的“正能量”。

正如《法医秦明》系列小说的原作者秦明在此前接受采访时所说,自己创作小说的初衷其实源于“委屈”。

“我刚参加工作的时候觉得法医有较高的学历,掌握大量的专业知识,接触着大家都忌讳的死亡,然后面对着血腥残忍的现场和恶臭难忍的尸体,却拿着普通公务员的工资,这么一份付出多、回报少的神圣工作应该受到大家的尊重才对。”秦明说。但他没想到,那个时候,人们对法医都不太了解,甚至有人问他:法医是不是在火葬场上班?

“不愿意跟我们握手,不愿意跟我们同桌吃饭的人有很多。所以我的创作初衷就是想尝试,让大多数人看法医的眼神,由偏见变成崇敬,也让更多人去了解、理解、关注法医这个职业。同时,也想通过各种各样的案件,让大家对一些谣言能够提升免疫力,因为掌握了一定的法医学知识,就会不那么容易相信谣言,也不会被带节奏。”秦明说。

如今,王子强开通了自己的短视频平台账号,持续发布被拐儿童信息,帮助他们找到失散的家人;周亦武参与了《初入职场的我们之法医季》综艺的拍摄;中国政法大学刑事司法学院教授罗翔,也客串《守护解放西》“讲课”……各个岗位上的法律人,正在以各式各样的形式走上荧幕,让更多的人了解到最真实的他们。

“我希望通过这些纪录片和综艺,让更多的年轻人关注、了解到我们的行业。既不把它过度捧高,也不把它过度神秘化。”周亦武说道。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22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