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治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特别推荐

最后七分钟(节选)

2021-12-30 10:42: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剧本

□  夏晓露

第五场

派出所院内 上午9点 外景

派出所平房石瓦,蓝边白墙,屋顶正中永远有一面迎风招展的国旗。

送走了所长,谢少雄回到所里,将一个黑色背包背上。

开上摩托。

谢少雄:“小李上车,去黄阁村。”

辅警小李:“来了来了,老谢,这么急。”

小李迈开腿,上了后座。

一脚油门,突突突,一股青烟从摩托车排气管喷出。

日外 黄阁村 上午 外景

谢少雄大声对后面的小李说:“前几日,黄富贵老母亲病了,总是咳嗽,不知怎么样了?”

小李:“你说什么?听不清楚。”

来到黄阁村委会。

谢少雄:“看样子要下雨。小李,你到里边先了解下最近治安有没有什么情况。我去老鳖家看看他母亲,送点药过去。”

一脚油门,突突突,一股青烟从摩托车排气管喷出。

[闪回] 派出所所长办公室 夏 上午 内景

陈希:“这是治疗止咳的药,这是一副红外发热护膝,给老鳖母亲的。那天我们到他家作投案自首动员时,让其家属积极配合我们。如果黄富贵联系,动员他投案自首,争取宽大。”

谢少雄瞪大眼(神情不解):“陈所,这这么多犯罪嫌疑人要抓,你都得这样啊?”

陈希:“我发现他的老母亲咳嗽得厉害。关节炎又犯了,连路都走不了,怪可怜的。”

陈希将药塞进谢少雄的背包:“你今天走访顺便带过去,再动员动员他老婆。”

谢少雄:“陈所,你比雷锋还雷锋,服了你……”

黄阁村 上午 下雨 外景

手机在裤子口袋震动,谢少雄掏手机。

小李打手机:“治保主任说,黄富贵老婆这两天总是出村,早出晚归。”

谢少雄挂了电话,他马上停住脚步,找了一处砖窑隐避后,正好能观察黄富贵家院子。

雨越下越大。

一阵咳嗽声传来。

“你告诉他,我,我没他这个儿子,让他回来投案自首……”

“妈,他会被判死刑的……”

一阵哭声。

院子门突然打开。

谢少雄只见到老鳖媳妇提着一个鼓鼓囊囊的购物袋,撑了一把伞,往村口走去。

黄阁村村口荔枝林 上午 下雨 外景

谢少雄悄悄跟在后面。发现这女人来到村外荔枝树林内的小木屋,这种简易茅屋是村民用来堆放肥料杂物的。

茅屋门打开。

谢少雄看到从门缝伸出半张脸贼头贼脑地张望一会,然后把媳妇拉了进去。因下雨,脸部模糊,此人估计是老鳖。

谢少雄掏手机发微信给小李:“目标出现了,村出口北头荔枝林小屋。千万小心。”

大约,半小时后,黄妻又提着干瘪的购物袋出来,走了。

“轰隆隆——”一声巨雷。

第六场

黄阁村荔枝林 夏 上午 下雨 外景

“咣当”一把柴刀从破旧的木门内甩出来,打在门口一块半人高的石头上,又弹落到地上,紧接着,门内滚出两个人,抱成一团。

谢少雄死死扭住老鳖的双手:“我叫你跑,叫你跑。”

“哗啦啦”一副明晃晃的手铐将老鳖铐住。

黄富贵:“我没跑,我没跑。”

茅屋外的柴刀,刀口很利,刀把子乌钢色,刀背有凹槽,正凶煞煞地躺在雨水中闪动凶光。

荒山野地没有其他人,只有山雨在拼命下。

黄富贵:“阿sir,算你狠。”

戴着手铐的老鳖一身一脸泥巴,还在嘴硬。

老鳖一身酒气。

[闪回] 荔枝林茅屋 夏 外景 上午 下雨 外景

黄妻送来酒菜。

黄妻:“你老妈让你投案自首。”

黄富贵:“老妈糊涂,这不让我送死吗?”

黄妻:“快点吃了,我收拾了好回去。过两天,你也得转移,要不会被发现的。”

黄富贵:“老妈身体怎么样了?”

黄妻:“你别操心了。想想你以后怎么办,总不能这样一辈子逃亡,何时是个头?这样,我得带儿子走。”

黄富贵:“你,我难道去投案自首?你巴不得我死后,再嫁吧?”

黄妻:“混蛋。你逃亡这一年是谁照顾你老母?不是我,她早死了。还有派出所民警来了好几次,上次你老母摔伤,还是派出所那个陈所背去抢救的。人家说了,投案自首宽大处理。”

黄富贵:“这你也信?不过,派出所民警这是啥意思?”

黄妻:“你不投案自首,就赶紧转移。明天,我不来了,老母咳得厉害,离不开人。”

黄富贵把酒杯一摔:“老子死也死不了,活得跟鬼似的,我就想见我老母一面……”

黄富贵突然跪在地上,仰天哭嚎:“妈——”

“噼——啪”,天空一道闪电,接着一声雷鸣。

(闪回完)

黄阁村荔枝林 夏 外景 上午 下雨 外景

谢少雄:“少废话,闭上你的臭嘴。”

谢少雄此时才感到所长陈希的吉言,“老鳖”果不其然被他这个“管家婆”擒拿归案。追捕了一年的老鳖果然落网。

他掏出手机,电话报告分局。

谢少雄:“我靠,搞什么鬼,没信号?”

山路旁边是山,山上有一股清泉奔流而下,雨中山路很滑。路窄得只够走一驾马车。左边是山,右边却是悬崖,崖下是青岭河。

谢少雄:“这狗日的天,早不下晚不下,偏偏今天下,跟我作对啊!”谢少雄穿着天蓝色夏季执勤服,脚上却穿了一双旧解放鞋,鞋面上许多泥。看着鬼天气,急得他火烧火燎,边走边骂天骂地。

雨雾笼罩山路,能见度只有10来米。

谢少雄:“这狗日的别给我跑了。”赶紧向前跑去。

从山路下来前往派出所,要经过一条狭窄、弯曲的乡道,由于连日的暴雨,到达这条泥泞乡道非常难走。

只见老鳖正侧卧在路边,意欲往山下逃跑。

谢少雄:“黄富贵,你想跑?”

见状去抓拉老鳖,不料脚下打滑,两人一起向山崖滚去。

半道,两人一前一后被树拦腰截住。

谢少雄:“黄富贵,你知不知道你潜逃这一年,你母亲、你媳妇怎么过的吗……”

“别说了……别来这一套,我反正都是死刑。”

第七场

荒山野岭 夏 中午 雨停 外景

[特写]老鳖被铐住,在挣扎滚动。眼睛里已露出一股求生的目光。

谢少雄一只手抱着面前的那棵山茶树,一只手奋力抓住身边的一丛灌木,想极力站稳。

谢少雄:“你跑到外面有好日子过吗?你连肚子都填不饱,每天心惊胆颤的……你母亲也70多了,咳嗽得好厉害……”

浑身湿透的黄富贵靠坐在树干上,喘气。

黄富贵:“我老妈……我老妈究竟什么病?”

谢少雄:“还有,为了你,你妈眼睛都快哭瞎了。”

雨渐渐停了。

谢少雄连滚带爬靠近了黄富贵,一边爬一边说:“唉,如果我老母亲还在世今年也70了,下个月是我母亲生日,可我却只能为她做祭日。”

[特写]谢少雄眼睛发红,溢出泪水。

谢少雄:“我和我们陈所上周去看你老妈,头发白了好多,她说一到晚上就不敢睡觉,每天都盼你回家。那天她说,只要能见上你一面,她死也瞑目……”

黄富贵痛哭流涕:“可我要判处死刑,连给母亲上香的人都没了。他就我一个儿子啊……”

谢少雄:“去年,我老母发现胃癌晚期,上个月母亲离开时,我连母亲最后一面也没见到,我不孝啊!……我只能去坟头上见她老人家了……”

黄富贵用脚使劲踢那棵与他铐在一起的山茶树干。

谢少雄:“你再逃,恐怕今后也见不到你母亲了,她身体很虚弱,只怕……如果投案自首,你还有赎罪的机会。”

第九场

一星期后。

烈士墓园 夏 傍晚 晴天 外景

陈希[画外音] 七分钟,足够让他避免一场灾难。然而,他却用自己的七分钟,换取了别人的生和法律的尊严。

陈希拨开铺天盖地的紫云英,进入一片丛林深处。

露出一排公墓墓碑。

他向一块新墓碑走去。

黑色大理石墓碑上雕刻着金色的字:谢少雄烈士之墓。

墓地上方飘动着两面白色经幡。

左写:青山绿水浩然正气

右写:不朽英魂守护忠诚

在供果、鲜花中间放着一件藏蓝色警服,胸膛处一把红绳拴着的钥匙。

跪在地上的陈希泣不成声:

“兄弟,你还差七分钟就可以交班,就差七分钟哇。你一直说让哥请你喝酒,欠你的酒,哥和你嫂子今天在这儿给你满上,干了,兄弟!干了啊——”

旷野 夏 早晨 外景

陈希穿着警服眺望九峰山。山峦叠翠,雾霭弥漫。天边朝霞升起,雾霭中九峰山幻化成谢少雄敬礼的身影。

一只白鸽从陈希头顶飞过。

风把树叶吹得哗啦啦。

■作者简介

夏晓露,笔名夏子。广东省公安厅办公室新闻中心二级高级警长。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作品散见于全国及港澳各类报刊。近年来在《人民文学》《作品》《新世界》等报刊,发表作品近200万字。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22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