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治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特别推荐

元宇宙,将我们带入后人类社会

2021-12-09 09:12: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智道

栏目主持人:於兴中

到了元宇宙时代,元宇宙理念所倡导的虚实融合的发展趋势,进一步改变了我们的存在方式、行为、感知、情感、思维及我们的共同生活。某种程度上,元宇宙解构了人的概念,将我们带入后人类社会

视觉中国

□  粟丹

人是什么?

辛弃疾说:“无穷宇宙,人是一粟太仓中。”

莎士比亚说:“我们知道自己是谁,但却不知道自己能成为谁。”

费曼说:“我是原子的宇宙,也是宇宙中的一个原子。”

古今中外的哲人们从不同角度对人这个概念进行了思考。到了元宇宙时代,元宇宙理念所倡导的虚实融合乃至脱实向虚的发展趋势,进一步改变了我们的存在方式、行为、感知、情感、思维及我们的共同生活。

某种程度上,元宇宙解构了人的概念,将我们带入后人类社会。

元宇宙使我们成为拥有数字身份的虚拟替身

1965年,随着计算机技术的兴起和应用,美国国会围绕“联邦数据中心”项目建设展开了激烈的辩论。美国众议员议员加拉格尔发出警告说,在他看来,“电脑化的人”就是被剥夺了独立性和隐私的人。

2004年,美国著名隐私研究学者丹尼尔•沙勒夫教授在《数字人:信息时代的技术与隐私》一书中提到:“数字技术使得保存我们日常生活的琐碎细节成为可能,我们的来来往往、我们的喜怒哀乐、我们是谁、我们拥有什么,无所不包。还不止于这些,这些技术完全可以绘制出一张电子拼图,涵盖了一个人的大部分生活——从无数记录中捕获出来一个人的生活,从集成电脑网络世界中编织出来一个数字人。”

2004年,还处于以个人电脑为代表的互联网时代。沙勒夫教授所说的数字人是指我们在网络世界里的数字账号,比如,支付宝的交易信息、微信的社交信息、游戏里的娱乐信息,等等。但这些数字账号仅仅是个人活动轨迹的数字化记录,并不是用来识别独特个人的数字身份,因为它的存在依然依附于线下拥有那个真实身份的个人。

换句话说,PC时代的数字人仅对应了我们在网络世界的行为轨迹的数字化记录,并没有形成真正意义上的数字身份。

继互联网之后,人类又经历了以智能手机为代表的移动互联网和物联网时代。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以来,随着人们在线上社交、商务与娱乐的需求增加,对虚拟现实的交互性、真实性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元宇宙概念横空出世,2021年还被称为元宇宙元年。

从技术角度来看,元宇宙是以互联网技术为其内核,以人工智能、人机交互、云计算、区块链、虚拟现实和脑机接口等为支撑的未来技术。有人将其称为下一代移动计算平台,也有人称其为全真互联网。

元宇宙的出现,意味着数字人迭代升级为拥有个性化数字身份的虚拟替身,因为元宇宙就是我们以数字身份自由参与共同生活的数字世界。元宇宙是一个平行于现实世界并始终在线的沉浸式虚拟世界,其核心在于对虚拟世界中的虚拟资产和虚拟身份的承载,故数字身份和数字货币是元宇宙世界的两个基本元素。

数字身份是指通过5G、区块链、数字孪生等技术将真实身份信息浓缩为数字标识代码,使得现实世界的个人映射到数字世界。换言之,数字身份是现实的我的镜像和复制。

这里的数字身份已经不再是PC时代的数字账号,而是通过整合我的众多个人信息之后而形成的网络世界的新我。之所以需要数字身份,是因为元宇宙中的虚拟人需要通过自由切换数字身份来进行游戏、社交、购物、旅游等社交活动。数字身份的识别与真实身份的认证是行为交互的基础,也是数据资产的安全保障。

元宇宙延伸了我们的身与心

元宇宙不仅构建了我们的数字身份,还进一步延伸了我们的身与心。

首先,人的存在变成了信息体的存在。信息体的存在是指现代信息技术和生物医学技术的融合,使得人的存在由生物意义上的肉身变成了信息学里的信息体。

如凯文•凯利在《技术想要什么》一书中所言,无论生命的定义是什么,其本质都不在于DNA、机体组织或肉体这样的物质,而在于看不见的能量分配和物质形式中包含的信息。

在传统中国文化中,人被理解为是具有精、气、神的生命体。王阳明在《传习录》中将人的精、气、神视为一体,所谓“流行为气,凝聚为精,妙用为神”。即是说,精是生命的本体,神是生命中呈现的理性和感性,而气是将生命之能量发布于各处。

元宇宙所构建的虚实结合的沉浸式体验,离不开生物识别技术的应用。如此一来,人的存在就变成了信息的存在。

如在AR代表的增强现实领域,主要是语音或声纹识别技术的应用;在VR代表的虚拟现实领域,已经开始融入眼球追踪技术。如果在大型多人在线的VR游戏中,还将融合语音或声纹识别、虹膜识别、指纹识别等技术,众多生物识别技术所打造的场景,使得作为信息存在的我们,不用输入账号密码就可以畅游虚拟世界。

其次,人的身体变成了可计算的身体。可计算的身体也叫仪器化的身体,是指当我们将传感器连接到我们的身体和我们所处的环境时,我们的生理和行为会产生时间序列数据,这时候的身体成为一组数字的存在。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的身体变成了可以计算的身体。

在传统社会中,作为个体的人是血肉之躯,其身体发肤受之于父母,不能毁伤。儒家思想认为,身体并不属于个人,而是属于整个家,也就是属于个人的父母及其子女。因此,个人必须珍爱身体,实现它的本性。如孟子曰:“天下之本在国,国之本在家,家之本在身。”

元宇宙世界是以“硬技术”为坚实基础的世界。无论是ARVR眼镜,还是可穿戴设备的使用,都意味着射频识别芯片的大量应用。这些应用使得我们的身体变成一台数据发射器。如德国哲学家韩炳哲所言,数字时代是将数字和数数绝对化的时代——在脸书上,连好感也是靠数有多少个“赞”来衡量的。

最后,人的心灵变成了可延展的心灵。可延展心灵论是指人的大脑的认知结构与认知过程不仅局限于人脑,还会扩展到外部世界,即通过计算机和算法进行思考。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的心灵延展到了机器当中。

《尚书·泰誓》曰:“惟天地,万物父母;惟人,万物之灵。”传统儒家伦理强调“以心释仁”——孟子曰:“君子所性,仁义礼智根于心。”

以心释仁是孟子人性论的核心命题,也是孟子对孔子的重大发展。从孔子的以仁释礼到孟子的以心释仁,明确了儒家内圣之学的最高目的是追求、实现一种至善人性和道德心灵,即通过修身来实现以德润身、以心养身。

元宇宙中的人可以同时栖息于真实世界与虚拟世界,带来人的神经感知延伸和意识扩展。这种方式不仅改变了人类对这个世界的认知,也使技术更为彻底地嵌入到人类思维活动。

对此,美国数学家维纳早就在其《控制论》中提到:“雷达延伸了人的眼睛,喷气发动机或轮胎延伸了人的四肢,自动驾驶仪连接了人脑的神经系统。”

后人类社会应维护人性尊严

特斯拉公司CEO埃隆•马斯克说,未来我们活在真实世界的概率可能只有十亿分之一。

这句话并非危言耸听,随着智能社会的到来,我们都无一例外地会变成赛博人、数字人、电子人、虚拟人、信息人。网络世界拓展了人类构建身份的空间,每个人都可以在虚拟世界中重塑自我,甚至可以选择与物理世界完全不同的自我呈现,从而形成各种各样的数字身份。

元宇宙所构建的数字身份是一把双刃剑。一方面,它为个人进行虚幻的身份表达并参与丰富的社交活动提供了机会,另一方面,身份的多元化、碎片化、情境化,也给人类提出了“什么是人,如何成之为人,应该成为什么样的人”等关乎人类尊严的存在论根基的严重挑战。

康德认为,尊严是人之为人的最高伦理价值,尊严并不仅仅是出于个体自主性的“权利”和“自尊”,而是出于普遍道德自主性之上的“责任”和“敬重”。所以,他提出“人是目的,在任何时候都不能被当作工具来加以利用”。

在后人类社会,元宇宙带来的不仅仅是一种技术的迭代发展,也是一场伦理观念变革的哲学革命。我们需要建立一种面向未来的后人类尊严观。

美国学者刘易斯·芒福德认为,人类的文明进化需要工具价值和目标价值两种手段,必须以有机的生命世界观替代机械论的世界观,把现在给予机器和电脑的最高位置赋予人。

在传统中国文化中,人也不是一种人种学概念的人,而是一种文化属性的人,这种文化属性强调人的人生情感和生命态度。我们应该尊重这样一种生命意识和人生哲学,努力构建符合这种价值的规范体系,对个人人格给予充分尊重和保护,把握人文与技术的黄金分割点,为后人类的未来寻求尊严的基础和规范性的力量。

(作者系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22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