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治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推荐阅读

立法,为家庭教育设底线

2021-01-28 09:10: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在不久的将来,家庭教育将正式纳入国家教育事业发展规划和法治化管理轨道,家庭教育不再仅仅是“家务事” 

法治周末见习记者 杨代媛

法治周末记者   高 原

家庭教育是少年儿童成长过程中的教育第一环,其重要性不言而喻。“一想到为人父母居然不用经过考试,就觉得太可怕了。”这句略带调侃的话语,却道出了当今我国家庭教育中存在的问题。

近日,家庭教育法草案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审议,这意味着在不久的将来,家庭教育将正式纳入国家教育事业发展规划和法治化管理轨道,家庭教育不再仅仅是“家务事”。

立法终于迈出了实质性的一步

从2008年全国人大代表张荣珍提出立法建议算起,时隔13年,这部法律终于迈出实质性的一步。

事实上,我国在家庭教育立法方面具有良好的现实法律基础条件。

比如,1982年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就在“公民的义务和权利”中规定:“父母有抚养教育未成年子女的义务,成年子女有赡养父母的义务。”这是家庭教育首次写入新中国的宪法。

之后颁布的教育法中规定,学校、教师可以对学生家长提供家庭教育指导;2006年修订的义务教育法在此前规定“家庭应依法保障适龄儿童、少年接受义务教育的权利”的基础上,进一步明确学校、家庭、社会的教育应当相互衔接配合;再如,教育部会同相关部门先后印发《关于加强家庭教育工作的指导意见》《关于指导推进家庭教育的五年规划(2016—2020年)》等一系列文件,在全国范围内设立了多个家庭教育实验区,指导学校帮助家长开展好家庭教育。

显然,这些政策和法规对设立家庭教育法起到了很好的示范作用。但法治周末记者走访发现,许多父母仍不知道如何获取正确的家庭教育方法和知识,他们空有“家庭教育很重要”的观念,却显得无从下手。

此前,学界和业界也一直在呼吁家庭教育立法,但从人大代表的议案到立法草案,整整走了13年。而从地方推进的角度来看,目前,已有重庆、贵州、江苏、福建等多个省市推出“家庭教育促进条例”,凸显对家长的指导和帮助之意。

如何当父母,需要一部守则

家庭是孩子的第一个课堂,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家庭教育作为人生教育的开端,在整个国民教育过程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心理学和社会学的大量研究表明,早期的经历对未成年人的人生有重大的影响。

家庭教育法草案明确,未成年人的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是家庭教育的第一责任人,并规定了政府、村(居)民委员会、学校、其他有关社会公共机构等不同主体在促进家庭教育方面的责任和义务。

“我国以往的家庭模式是联合式的,往往三世同堂、亲戚众多,这样的家族往往能给孩子一个复杂的社会环境,家庭教育的内涵也就丰富很多。”首都师范大学首都教育政策与法律研究院副教授蔡海龙告诉法治周末记者,随着经济的发展和社会的转型,我国家庭的主要类型慢慢变为核心家庭,而单亲家庭、重组家庭甚至丁克家庭也在慢慢增多,“这样的家庭人口少、结构简单,但教育功能会被不可避免地弱化。”

蔡海龙表示,在前期参与立法的调研中,专家学者们走访了许多新生代家长,发现他们都缺乏基本的家庭教育知识,甚至还存在一定的误区,很多人找不到相应的学习渠道,只能通过公众号甚至广告来学习、了解。“这显然是行不通的。”蔡海龙说,新生代的父母不是不重视家庭教育,而是没有相应的渠道。

针对这一点,家庭教育法草案提出,国务院应当组织有关部门制定、修订并及时颁布全国家庭教育指导大纲。省级人民政府应当结合当地实际,组织有关部门编写不同年龄段的家庭教育指导读本,制定相应的家庭教育指导服务工作规范和评估规范。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应当结合当地实际,通过多种途径和方式设立或者推动设立家庭教育指导服务中心。中小学校、幼儿园应当建立家长学校,针对不同年龄段未成年学生的特点,定期组织家庭教育指导和家庭教育实践活动。

“家庭教育不单单是内部事务,国家和社会组织应当向家长提供学习正确教育方式的途径。”蔡海龙说。

现实困难亟待解决

家庭教育法草案明确,拒绝“丧偶式育儿”、离异不得怠于履行家庭教育责任、父母应参与对留守儿童的家庭教育等。

“一边996一边让父母参与孩子成长,两难齐全。”一位网友留言道。

对此,蔡海龙认为,随着国际国内形势的变化,如今社会各个行业的竞争都在加剧,全世界范围内形成了一种普遍的趋势——时间分配由家庭向职场转移,而女性也越来越多地花费着更多的时间在工作之中。“这就带来了丧偶式教育问题、留守儿童问题、隔代教育等问题。”

蔡海龙说,无论农村还是城市,新生代父母都面临着巨大的生存压力,他们更加需要的是来自国家社会以及工作单位的支持,因此,家庭教育法强调了国家社会在家庭教育中的职责,是十分有意义的。“它重视了家庭教育对国家社会发展的重要性。”

2017年,法国修订了劳动法,其中规定,劳动者一周的工作时间为35小时。而为了让员工实现工作与生活的分离,公司应该与劳动委员会等协商制定数字工作的使用机制,让员工实现下班后的“断网权”。

德国也十分重视家庭教育,许多州为了父母有财政自由,保证孩子能够得到更好的教育,规定孩子一出生政府就自动提供一定的补贴和福利,而随着孩子进入学校,这个补贴和福利的额度还会提升。

“相比之下,我国目前为家庭教育提供的支持还是比较缺乏的。”蔡海龙认为,国家机关单位和社会组织,应当开辟一些能供孩子放学后学习活动的场所,保证孩子和父母相处的时间。此外,真正落实保障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的教育权利也是十分重要的。“这方面我们的确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2014年,全国妇联发布的《中国农村留守儿童、城乡流动儿童状况研究报告》显示,我国农村“留守儿童”数量已超过6000万人。问卷调查结果显示,有29.2%的被调查家庭孩子主要由爷爷奶奶“隔辈带”。此外,因父母忙于工作而造成的非典型“城市留守儿童”和送孩子出国读书等造成的“海外留守儿童”也不在少数,而父母离异、父母双亡等造成的特殊家庭儿童以及残疾儿童也为数不少。

“这些现实问题不是一部家庭教育法就能够完全解决的。”蔡海龙说。

父母观念仍需转变

在传统观念中,有着“棍棒底下出孝子”的说法。然而,在现代家庭教育中,从保护未成年人身心健康、维护其合法权益角度出发,不应有家庭暴力的生存空间。出现家暴,就应有法律的及时干预。

家庭教育法草案中就规定,未成年人的父母或其他监护人在实施家庭教育过程中,不得有任何形式的家庭暴力。

“这有助于人们从过往的混沌认识中解脱出来,以现代的眼光对待家庭教育。”云南省妇幼保健院儿童心理医师杨文静说,在自己接待过的病人中,有许许多多的孩子自身是有问题,但更多的问题出在父母身上。“传统的观念让父母无法审视自己,比如,孩子不愿意上学是因为在学校被欺负了,但双方缺乏沟通,父母只会觉得这个孩子不听话,并没有意识到孩子不愿意和自己沟通是为什么。”

而长期以来,青少年违法犯罪问题一直比较突出。特别是“官二代”“富二代”“星二代”违法犯罪案件频发,引起全社会的讨论和关注。

事实上,普通家庭也存在这样的情况。许多未成年人违法犯罪案件分析结果显示,多数“问题儿童”来自“问题家庭”,与家庭监护缺失、父母教育方式不当有密切关系。问卷调查结果显示,75.4%的被调查父母没有接受过正规的家庭教育培训与专业咨询,47.2%的父母认为“家庭教育的关键”只是教育好孩子,与父母自身的教育无关。

杨文静告诉法治周末记者,许多家长不重视自身的学习修养,一味地要求和逼迫孩子,结果造成孩子逆反心理严重,由此引发亲子矛盾,甚至造成了孩子出走、自残、自杀的家庭悲剧。

“目前,仍有许多父亲认为养孩子是女人的事情。然而,父亲身上的一些特质母亲无法教会孩子,同样母亲身上也有不可替代的特质。陪伴是家庭教育中重要的一环,有的孩子一年中只能见父母几面甚至几年见不到一面,父母的温暖和关爱极度缺失,会给孩子造成十分不利的影响。”杨文静说。

杨文静认为,家庭教育是人生阶段的起点,小到孩子习惯,大到人格形成都有重要的影响。“人格健全的第一步,一定是父母给的第一步,而家庭教育法制化也是非常重要的一步,至少能让人们引起重视。”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