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治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特别推荐

时隔5年再修订 骚扰电话何时休?

2020-09-10 09:38: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时隔5年,工信部再出手,升级整治骚扰电话、短信。 资料图


法治周末记者 孟伟

“你家孩子需要课外辅导吗?”“你考虑贷款吗?”“这里是健身房,你需要来体验办卡吗?”

在现实生活中,骚扰电话层出不穷,比如,房屋推荐、保健品推销、保险理财、少儿教育等,严重骚扰日常的工作与生活,甚至部分用户选择拉黑、屏蔽陌生来电,有的甚至选择换号,却仍旧难解其扰。

831日,工信部就《通信短信息和语音呼叫服务管理规定(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该文件提出,任何组织或个人未经用户同意或者请求,或者用户明确表示拒绝的,不得向其发送商业性短信息或拨打商业性电话。用户未明确同意的,视为拒绝。

距离2015年工信部颁布通信短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已经过去了5 年,垃圾短信和骚扰电话在这5年间变化了不少,而《征求意见稿》的发布正是顺应变化所作出的对应方案。

未明确同意的视为拒绝

“你的9月福利已到账,最高可领取666元,先到先得!退订TD。”

“你账户中有1500积分即将到期,积分可抵现还可兑换精美礼品,赶快登陆商城……回T退订。”

“秋冬系列94日零点发售,多种新款型新面料成就女性美时美刻,抢先购买戳……回TD退订。”

李晓向法治周末记者吐槽,现在一打开手机短信的页面满屏都是1069开头的商业推销短信,“每天都能收到两三条,等到双十一、双十二那种电商节的时候更可怕,一天能够收到十几条这样的短信”。

她最难理解的是,这些短信息后面明明写着“回TD退订”等字样,但是似乎从未奏效,“一家运动品牌店每天都会发过来一条推广信息,我打开回复短信的栏目写下‘TD’后,发现他们换了一个号码接着给我发”。

拒绝不掉的骚扰信息成为了多数人的困扰。

早在2015年发布的通信短信息服务管理规定中就有针对用户同意规定的要求:短信息服务提供者、短信息内容提供者未经用户同意或者请求,不得向其发送商业性短信息。用户同意后又明确表示拒绝接收商业性短信息的,应当停止向其发送。

在此次《征求意见稿》稿中,措辞更加明确,用户未明确同意的,视为拒绝;用户同意后又明确表示拒绝接收的,应当停止。关于确保有关用户已同意或请求接收的同意凭证,《征求意见稿》也进一步要求保留用户同意凭证至少5个月。

据了解,此次《征求意见稿》是工信部结合前期实践经验,对通信短信息服务管理规定进行修订而成。

通信业专家项立刚向法治周末记者表示,以用户意见为依据,用户未经明确同意视为拒绝等一系列要求,给这些行为更明确的认定,让治理更具针对性。

“关于用户同意的规定是现行规定对垃圾信息管理的要求,《征求意见稿》对这一规定进行了细化,在未来很多商业性推销信息会得到有效抑制。但在现实操作中,如何去判定用户是否同意,标准仍然需要具体界定。”项立刚说。

但项立刚提出了自己的一点忧虑,互联网企业可能会通过修改用户协议来绕过规定,“会有互联网APP在注册平台之前就要求用户勾选使用权限不然无法使用APP,这其中很可能就包含短信或电话服务,这种情况下就很难彻底解决骚扰电话和短信的问题。”

明确运营商责任

“婚恋平台每周都会给我打一个电话,比我身边的亲戚朋友问的都勤快。”在网络公司工作的张敏来北京工作10年了,过着996、两点一线的生活,没有时间和机会交男朋友,迫于家庭方面施加的压力,她把自己的资料放到了几个大型的婚恋交友平台上,此后每周都会接到一两个婚恋平台的电话。

一开始张敏会简单地应付几句,拒绝几次并将电话加入黑名单之后还能接到该平台打过来的电话。“我已经明确和他们说不要再给我打电话了,但是没有用,他们会换着不同的电话号码骚扰我。”到现在,张敏一看到从杭州打过来的电话就直接挂掉。

张敏的遭遇并非孤例,刚刚获得北京购房资格的李建每天都会接到房产中介的来电,“就有一次在中介平台上面打开了一个房源标记了一下喜好,之后每个月初和月末都会有不同的房产中介给我打电话推销房源。”

一直以来,一些机构、个人以商业推销之名频繁拨打电话,给人们生活带来不小的困扰。

值得关注的是,《征求意见稿》进一步明确了短信息服务提供者、语音呼叫服务提供者、基础电信业务经营者、移动通信转售业务经营者的法律责任。

《征求意见稿》中提到,基础电信业务经营者不得为未取得电信业务许可的单个人提供短信、电话接入服务和通信资源。同时要建立相应的技术和管理手段,防范发送业务管理和服务类短信息的端口被用于发送商业性短信息。对于违反规定的电信业务经营者,将会被纳入电信业务经营者不良名单;违反规定的短信、语音服务商,可处于1万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严重者将吊销电信业务经营许可并回收相应码号资源。

基础电信业务经营者、移动通信转售业务经营者若发现任何组织或个人违反本规定发送短信息或拨打电话而不制止或继续提供通信资源的,由电信管理机构依据职权责令限期改正,予以警告,可以并处1万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向社会公告。

项立刚向法治周末记者介绍,商家变着花样地推销电话是可以通过运营商制止提供通信资源来抑制的,“对于同一企业无穷无尽的推销电话行为是可以制止的。一般那些专门做电话推销的企业会在运营商那里买下整个号段,如果这一号段中的部分电话经常被投诉,在技术上讲这一整个号段都可以被标记甚至销号。”

但项立刚提出这还面临着另一方面的问题,运营商只是工具提供者,运营商作为企业没有执法权,没有权利监听电话更不具备单方面对某一“骚扰电话”号码销号的权利。“运营商作为企业如果直接注销被投诉为骚扰电话的电话号码,可能违反他人通信自由。”项立刚认为,在运营商承担责任的同时更需要其他配套措施配合。

据了解,目前,三大运营商开始推出骚扰电话拦截的相关服务和产品,可以有效降低对用户的骚扰。中国移动推出了“绿盾”防护服务,采用云端拦截技术,无需安装APP,为用户提供骚扰、诈骗电话拦截服务;中国联通联合360、搜狗和腾讯等企业,开通骚扰电话提醒服务,能够主动提醒骚扰来电,将骚扰电话带来的困扰降至更低;中国电信建立了包含终端风险提示、接入鉴权鉴定等在内的防骚扰、防诈骗安全防控体系。

建立“谢绝来电”平台

在现实中判定用户接收的短信、电话属于垃圾短信或者骚扰电话,仍有一定困难。

项立刚向法治周末记者透露,所谓“骚扰电话”在现实生活中很难认定,“抑制骚扰短信可以通过关键字来判断、认定是否属于骚扰的短信或者黄色的暴力信息,但是对于普通来电来讲,在两个人通话的过程中很难认定是否属于骚扰电话或者商业性电话”。

由于骚扰电话的判定依据比垃圾短信难,垃圾短信的文字信息可以留作证据,但是用户接到电话往往不会录音,运营商也不会监测通话内容,所以很难留证。因此,主要依据用户主观意识判定接到的电话是否为骚扰电话,尽管运营商会通过大数据,根据号码接入频次、行为特征等来判断骚扰电话,但没有量化的标准就可能出现误判。

为更有针对性地解决骚扰电话问题,此次《征求意见稿》中提出要建立“谢绝来电”平台。

其实早在20193月,据工信部发布的《2019年信息通信行业行风建设暨纠风工作指导意见》中就曾首次提及“谢绝来电”制度。

此次《征求意见稿》再次明确,工信部组织建立全国统一的“谢绝来电”平台,引导相关组织或个人尊重用户意愿规范拨打商业性电话。基础电信业务经营者应依托“谢绝来电”平台提供“谢绝来电”服务,采取便捷有效的方式登记用户关于商业性电话的接收意愿,并依据用户意愿和双方协议约定提供防侵扰服务。此外,移动通信转售业务经营者可参照上述规定提供“谢绝来电”服务,基础电信业务经营者应给予其必要协助。

据悉,广东、江西、陕西等地已开展了类似业务,可免费为用户提供专业的骚扰电话拦截服务,实现黑名单、白名单、骚扰电话拦截设置、拦截记录查询、骚扰投诉举报等服务。据工信部6月份通报,“谢绝来电”业务已服务近1480万全国用户。

“骚扰电话和垃圾短信的判断具有主观性,建设‘谢绝来电’平台的目的就是充分尊重和依据用户意愿来解决骚扰电话、垃圾短信判定问题,让商业性短信和电话以合理合法的方式,为用户提供所需的服务。”项立刚说。

(应采访中要求,文中李晓、张敏、李建均为化名)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