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治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特别推荐

药物抗衰老只是一种假说

2020-08-20 08:14: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视觉中国

张田勘

延年益寿或长生不老一直是人类不懈的追求。近日,美国生产的辅酶烟酰胺腺嘌呤二核苷酸(NAD+)上市销售,在中国的天猫旗舰店售价达1599/瓶。显然,这是人们追捧药物抗衰老或延年益寿的又一现实颠狂。

药物抗衰老屡屡被证伪

生物,包括人的生老病死主要由两种因素决定,一是生物遗传因素,二是后天生活方式。虽然这两者的比例孰轻孰重一直存在争论,但是,从这两个方向去改进和努力,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延年益寿。

对于生物遗传因素,有三种科学假说作为基础。一是端粒理论,端粒长或磨损少,则长寿,反之则短寿;另一是长寿基因和衰老基因,发挥长寿基因或去除短寿基因,也可以长寿;其次是氧化剂和多种衰老的分子机制,包括内分泌、免疫、细胞线粒体代谢等,例如,如果改善线粒体功能,也可以长寿。

对于这几种假说,最有可能的作用途径就是药物和分子机制,而基因工程和基因改造限于技术的尖端和伦理的限制,目前尚无法深入进行,更不可能应用于动物和人类。因此,通过药物和分子机制作用于多种分子和代谢途径,有可能让人延寿。

但是,迄今为止,无论是哪种药物以及药物前体或化合物以及分子,其延缓衰老的机理和结论都只是一种假说,要么是在细胞层面,要么是在低等动物身上,如线虫、小鼠等得到某种体现,在人类身上并不能证实。

因此,所有的药物抗衰老只是一种假说,不能证实,反而屡屡被证伪。

NMN延年益寿具有不确定性

目前,在市场上炒得最为红火的长寿药物或化合物是烟酰胺类物质,包括烟酰胺腺嘌呤二核苷酸(NAD+,又称辅酶Ⅰ)、β-烟酰胺单核苷酸(NMN)和烟酰胺核糖(NR),此外还有二甲双胍、雷帕霉素等药物,至于化合物和分子等就更多,如紫檀芪、白藜芦醇等(紫檀芪也包含白藜芦醇)。

不可否认,有一些研究结果显示了这些药物和化合物的抗衰老效应,而且揭示了其中较为深奥的分子机制,但是,最高层级的证明也只是在小鼠或狗身上得到某种结果。

201312月,哈佛大学研究人员在《细胞》杂志发表的一篇论文称,喂食22个月大的小白鼠NMN一周后,小白鼠体内的NAD+含量显著提升,实现了从细胞到肌体的全方位衰老逆转,小白鼠的寿命延长了30%

NAD+是身体细胞中的能量提供分子,参与细胞代谢、构建新的细胞、抵抗自由基和DNA损伤,并在细胞内发送信号,使线粒体把摄入的食物转化为能量以维持人体各种功能。另外,NAD+还参与关闭加速衰老过程的基因。

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NAD+的水平大幅下降,也造成人体各组织器官,如神经、肌肉和心血管等的退化,因此,增加或增强NAD+,就有可能延缓衰老。

哈佛大学的研究给出的机理是,喂食NMN,可使小白鼠细胞内的线粒体等多项指标逆转到6个月大时的水平,说明NMN逆转小鼠衰老是通过增强线粒体功能产生的。

但是,这篇文章在摘要中指出,线粒体功能障碍导致衰老这一说法尚有争议。因此,NMN是否可以通过增强线粒体功能来延年益寿本身就存在不确定性。

对人的研究难以开展

不过,更为重要的是,动物试验的结果并不能直接推论到人。如果要证明对人有同样的效果,要进行人体试验,而且需要13期的试验,才能获得直接结果,也才能获得卫生主管部门,如美国的食品与药物管理局(FDA)和中国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NMPA)的批准。

然而,从现代药物研发的19世纪初到现在,无论是NMN,还是NAD+,都没有获得FDA的认证和批准。这些产品也不能用于诊断治疗,治愈或预防任何疾病。

2013年起,也有多个研究团队的研究结果称,二甲双胍可以使小鼠延长寿命。二甲双胍原本是用于治疗2型糖尿病的一种主要药物,后来又有研究发现其具有抗衰老的功能,而且有多种作用途径与机理。例如,二甲双胍被肠道菌群分解转化后的产物可以抗衰老、二甲双胍可通过改善细胞自噬功能和线粒体功能来抗御衰老。

最近的一项研究是美国肯塔基大学和梅里马克大学等研究机构的研究人员于2020512日发表在《细胞》子刊《细胞代谢》上的一篇文章,该文认为,二甲双胍可能通过促进细胞启动和执行正常的自噬程序,而改善与衰老相关的炎症,从而延缓衰老。

尽管如此,需要明确的是,这项研究只是体外细胞水平的研究结果,而且局限于免疫T细胞,不是动物研究(包括小动物和大动物),更不是人体研究(包括1-3期)。因此,比起上述在小鼠身上获得的NMNNAD+抗衰老研究结果,更是低了一个档次,不足以成为实锤。

更早的2009年,美国得克萨斯大学健康科学中心、杰克逊实验室和密歇根大学的研究人员对2000只实验鼠服用免疫抑制剂——雷帕霉素,发现可使雄性小鼠的平均寿命延长9%,雌性小鼠的平均寿命延长13%2015年,美国华盛顿大学的卡伯雷林等人又称,雷帕霉素能延长狗的寿命,可使用大型犬多活两至3年。

研究人员认为,雷帕霉素延长小鼠寿命的原因可能与饮食限制法相似,即采取了一种与热量限制法相同的生化路径,使得小鼠的细胞分裂繁殖的速度减慢,从而延长了寿命。

不过,这样的原理同样不能直接推论到人,而是要对人直接试验才能得出确切结论。但是,迄今为止,对人的研究一是限于伦理的限制,二是实验方案的设计极为困难,如衰老如何定义,有效和无效的界线与终点等以什么标准来确定等,而难以开展。

所谓长寿药是在“割韭菜”

即便服用药物可以让人长寿,但是,也存在一些难题。

首先,抗衰老药在人们年轻时就要服用,而且要服用到生命终点。这样的服用既麻烦,也会产生某些严重的副作用。例如,长期服用雷帕霉素会抑制免疫系统,使得服药者更易遭受感染和传染病的侵袭。

其次,服用长寿药的剂量也是一个障碍。例如,人服用雷帕霉素的剂量通常为每天25毫克,但给实验鼠服用雷帕霉素以延长寿命的剂量高达每天每千克体重2.24毫克,以此观之,一般人即使以50千克体重计,要服用的雷帕霉素剂量是每天112毫克,没有人能承受得了。

其他抗衰老药物同样有这些问题,让人们难以服用,更不可能长期服用。因此,所谓的抗衰老药不过是在一茬又一茬地收割韮菜。

延年益寿当然是值得人们追求的理想,但是与其服用药物延寿,不如养成健康的生活方式延寿,因为后者易行、成本低,而且没有副作用,并且效果更好。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