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特别推荐

后疫情时代的老年人心理关怀

2020-07-23 07:36:00 来源:法制日报·法治周末

不妨把疫情后的老年心理干预机制与已经建立的医养结合模式融合在一起,实现互通互补,形成持续性的健康照护,尤其是心理健康的照护

 

视觉中国

法治周末记者 李冰冰

跳不了的广场舞,去不了的医院,要扫健康码的超市和菜市场……新冠疫情对老年人的影响是全方位的,深刻塑造着老年人的心理状态和生活方式。

老年人如何适应疫情防控常态化趋势?社会层面该为他们提供哪些支持?717日晚,由老龄社会30人论坛和盘古智库老龄社会研究中心主办的“后疫情期老年心理健康促进”专题研讨会,就这些问题展开探讨。

与会专家一致认为,在疫情防控常态化下,老年人必须主动融入,培养心理弹性,家庭和社会层面必须为老年人提供强大的心理支持,如此,才能让老年人在这一场暂时看不到尽头的疫情中,保持身体和心理健康。

培养老年人的心理弹性

家庭支持至关重要

疫情之下,由于社交受限与认知有限,部分老年人的日常生活感到了压力。

比如,对于大多数老年人来讲,疫情对他们而言,影响最大的是社会隔离,或者是叫社交隔离。正常情况下,公园、广场、茶馆等地是老年人的社交场所,由于疫情,老年人很少出门,这必然导致老年人出现孤独、苦闷和空虚等情绪。

再如,老年人对电子产品使用的不顺畅,不能够马上去拓展自己交流的空间,因生活方式的改变而产生焦虑、孤独等情绪。

对此,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部教授、中国老年学和老年医学学会常务理事王大华认为,提高老年人心理健康水平,主要在两方面:一方面要加强心理弹性,这是决定性因素;另一方面,则是环境给予老年人很好的帮助和支撑。像家庭支持和社会良好的支持,这些都是老年人心理健康重要的保护因素。

所谓心理弹性,是指我们在经历过挫折、创伤、威胁和沉重的生活压力,经历这些之后能够让个体保持或者很快恢复正常生活节奏的心理机能。而加强心理弹性需要解锁两方面的技能,一个是和过去和解,另外一个是参与当下。积极老龄化需要保持老年人的社会参与感,包括自身日常、家庭生活、延展兴趣以及学习新技能等。

此外,对于老年人来讲,无论是主动还是被动的技术隔离,老年人在新冠疫情之下会失去或者弱化很多的社会支持,包括朋友等等。这种情况下,来自家庭的支持就至关重要了。

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研究员、中国心理学会理事长韩布新通过调查发现,老年人感觉到的社会支持,尤其是家庭支持比年轻人要高,而家庭支持可以显著减轻其焦虑和抑郁症状。

过去,由于城镇化以及独生子女化的趋势,老年人的代际话语权转到年轻一代。老年人的心理问题中最常见的是出现了无价值感,感觉自己是家庭和社会的累赘。而疫情之下,韩布新发现,物理隔离对老年人并没太大问题。相反,老年人在家庭的掌控作用,在居家隔离的情景下反而有了一个恢复。因为疫情正好是在春节期间,家庭的联结反而得到加强。

构建心理干预机制

对接医养结合体系

提高老年人心理健康水平的另一个方面在于社会支持。前文所讲的家庭支持,也属于非正式的社会支持,而正式的社会支持主要是指政府、机构、社区提供的社会支持。比如,疫情期间,国家卫健委印发的相关紧急干预指导原则等,就属于后者。社会支持有助于促进老年心理健康、提高生命质量。

疫情期间,无论是养老机构的老年人,还是居家的老年人,都面临着同一个问题,就是不能到医院去看病,除非有特别紧急的病。数据显示,80%的老年人基本上都有慢性病。这时候,社区的医养结合机制,就非常必要。若其不到位或者说不能解决这种特殊情况下的需要,那么,由于机体的健康问题也会引发老年人的心理问题。这也凸显了医养结合对老年心理持续性的健康维护。

此外,此次疫情也暴露了我国老年人群体心理干预机制的薄弱性,疫情之后,我们急需建立这种干预机制。

有鉴于此,天津师范大学心理学部副教授、中国心理学会老年心理专委会委员张晓华提议,不妨把疫情后的老年心理干预机制与已经建立的医养结合模式融合在一起,实现互通互补,形成持续性的健康照护,尤其是心理健康的照护。

目前,中国的医养结合机制已经基本实现了全覆盖,如果要将两者融合在一起,那么,心理干预也需要通过社区进行与跟进。社区就像是一个消息树,通过社区,一些老年人的心理问题可以被及时发现、及时干预、及时治疗、及时跟进,这样就补充了基层突发事件心理危机干预机制当中的不足。

如此,无论是心理救援还是躯体救治,对于老年人来说,这就是一个天长地久的保护。

老年人成“新留守”人群

消除对AI的集体焦虑

最近,安徽亳州一位大爷因为没有手机,无法出示健康码,从安徽亳州徒步“走”到浙江,引发网上广泛关注。尽管事后表明,这起事件是一场乌龙,但是,这起事件在社交网络持续发酵,也反映了老年人等技术弱势群体在AI时代所面临的现实难题。

对此,韩布新指出,信息时代的老年人可能会成为一个“新留守”人群,不论是居家养老还是集中养老,现代技术下都存在一系列的危机。

张晓华也认为,疫情加剧了AI时代的老年人被边缘化的集体焦虑与刻板印象。

在这个过程中,老年人如何适应AI时代,不至于被边缘化,成了很多专家关注的问题。

张晓华从两个方面就这个问题展开。她认为,第一需要消除刻板印象。老年人尽管记忆力比年轻人差,但其还是有一定的学习能力的,只是接受的比年轻人慢罢了。我们需要帮助老年人学习,提升其自我效能感,这是非常关键的。

第二是告别集体焦虑。自步入互联网时代以来,很多人感到被这种新技术给孤立了。但事实上,AI是一种数字上的关系,它是一个数字模型。我们内心对其使用尚未形成一种消除自我壁垒的心理,所以,会产生一些恐惧心理。AI目前正处于建设中,还属于数据关系的一个终端产品,比如,穿戴设备,某个终端的设备等,还没有把它完全联结起来,等联结起来后会发现,AI本身是没有偏见的,而且没有人的年龄界限等,它会自动去识别你。

国兴老有乐,子孝亲无忧。老年人作为弱势群体,其心理健康历来备受关注。后疫情时代,增强老年人的心理关怀,需要建立与社区工作者和驻点精神科医生的联动机制,培养老年人的心理弹性,打造一个心理安全防护网。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