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特别推荐

“锚定”智慧科技发展的法秩序

2020-06-25 08:05:00 来源:法制日报·法治周末

科技及其观念的发展、社会的发展、法治的发展和进步,始终处于一个绵延不断的进步过程中,不可能是一个全新的、另类的东西

 

叶林

如今,智慧科技已然成为热词。当我看到这个词时,脑子里首先闪现的是“想象力”。智慧科技或许就是一种想象力。

想象力是一种意识上的东西,它似乎可以在人脑之内形成并超越了周遭的杂物,从而实现想象者对未来的向往和追求。然而,想象力又受制于诸多复杂的因素。

一方面,想象力要受制于想象者的个体差异。因此,想象力与想象者的身体状况、曾经受到的教育、曾经身处的环境乃至于其情绪等因素有关。这种既有因素的影响是容易理解的。

另一方面,想象力又要受制于周遭事物的影响。在讨论“智慧科技与法治”这一问题时,研究者不得已要将十余年乃至二十多年以来,法治对其产生的复杂影响,以某种方式转化为对研究者自己的限制。

因此,智慧科技所表达的想象力,是一种有约束的想象力。既然如此,当我们展开对智慧科技的想象和憧憬之时,必须要考虑科技发展所遵循的规律,以及科技进步带来的挑战或造成的影响。

智慧科技带来的三个冲击

智慧科技带来的第一个冲击,是使我们对于“什么是人”的理解产生了颠覆式的改变,或者说对我们既有的理解产生重大冲击。

比如,我们在法学上讨论的人,最初是生物意义上的人。这是一种依照自然秩序所形成的客观存在,那么,我们想象中的未来的人是不是还是这样?我不敢随意判断。

在人与非人的对比中,意识和意志或许是最重大的差异之一。如果意识和意志是可以被拟制出来的话,就将根本颠覆人的基本命题,它在未来将涉及到一个人到底被什么、被什么人支配的问题。

这当然是一个非常大的冲击,将会对整个法学产生根本影响,将对哲学上的“意识”进化为法学上的“意志”和“意思”产生重大影响。

智慧科技带来的第二个冲击,是对我们习惯了的生活方式和行为模式的影响。如果科技真的发展到这样一个时代,已不需要我们用自己的脑力去决定一件事情,而是可以靠外在的机器去计算、去决策,人就失去了“有趣”。

人之所以是人,还因为他是有趣的。如果人变得无趣了,就不再是人了。如果人完全不犯错误,也会变得无趣。然而,当人被数据操控的时候,所谓的人就丧失了犯错误的机会,而丧失了这种特点的人,就是一个不可理喻的无趣的人,甚至难以称为是人。我们应该保留生活的有趣性,应该鼓励人变得更有趣。

第三个冲击是,智慧科技改变了社会的管理制度、管理方法和模式。在我看来,发展至今的科技虽带有若干自由的色彩,但也呈现了浓烈的政府主导色彩,似乎暗含着一种国家的因素。

对于安置在街头采集各种数据的系统等,各位是否隐约有某种担忧和顾虑?这种原本为了使得个体生活更美好的东西,现在变成了一种外在的、束缚在人们身上的拘束。

不存在没有历史根基的权利

科技发展到今天,带来的问题非常复杂。当然,我不相信这只是科技本身的问题,而宁可相信这是科技利用带来的问题。或许,把科技和科技的利用做出切割,会让科技变得更自由,让科技变得更有想象力,却也同时保留了对科技利用的某种约束和限制。

在既有社会里,总会不断衍生出众多新事物、新现象,而新旧事物、新旧现象之间往往存在某种传承关系。在法律领域中,除了存在从历史一直发展至今的各种权益之外,当今部分法学研究者提出了“新兴权利”的概念。对于这个词语的提出,我有些担心。我更愿意用“衍生”这个词。

“衍生”这个词至少说明,研究者提出的“新兴权利”其实就是历史上存在的某种或某些权利的变形,而不是全新的、没有历史根基的权利。同样,当我们讨论科技进步时,指向的也往往是衍生的科技。我们无需讨论两三百年后的科技,至少如今的科技,在一个相当长的、可预见的周期里,是原有科技的延续和发展。

我们讨论法治进步时,也是在既有法治的延续、改造基础之上的法治,而不是全新的、另一种法治。至于更久以后的人类如何管理自己的社会、如何搭建自己的法秩序,我相信,他们总会找到一套解决问题的方法,找到一种调整自己所在社会的关系的恰当方法。

因此,面对飞速发展的智慧科技,我认为“锚定”其发展的法秩序是非常重要的。

“锚定”这个词所要表达的意思是,科技及其观念的发展、社会的发展、法治的发展和进步,始终处于一个绵延不断的进步过程中,不可能是一个全新的、另类的东西。以今天的角度而论,当我们讨论智慧科技与法治时,必须要受到现有法治环境的约束。

对于发展至今的科技与法治,法学界人士的看法和角度或许不尽相同。但我们至少可以发出这样的疑问:比如,我们到底是从私权角度观察科技进步,还是从社会和国家管理角度去看待科技进步?抑或是从任由法治紧跟科技进步的脚步而随性变动?我们无疑面临着选择。

“锚定”这个词,实际上反映出我们一代人对科技进步这个问题的观察角度。这种角度或许有些保守,但恰恰在两个力量相互约束中,呈现出科技发展的真实样态:一边是快马加鞭的科技发展,一边是科技发展受制于既有环境。

科技发展离不开法治的规则

那么,在现代法治的发展中,最核心的东西是什么?

第一个问题是人的权利。也即我们到底在多大程度上容忍科技发展、技术进步、信息利用对于个人权利的影响和伤害。

我注意到,针对智慧科技的发展,法学界很多学者高度关注个人信用和隐私权的保护,这无疑找到了问题的核心。我们会不会心甘情愿地为一百年以后的某个现象的出现而丧失我们今天已经拥有的权利?我相信,人们支持的是,在今天所拥有的权利被尊重的前提下,积极促进科技进步。

因此,为了促进科技进步,我们恰恰应当更妥帖地保护个人权利,而不是让其受到损害。设想一下,如果计算机或技术本身可以作出判决的话,这将是一个不可理喻的恐怖现象,因为它剥夺了人们针对自己权利提出的抗辩机会。

就此而言,如何让平头百姓能够享受到科技带来的进步,不使他们因财力、能力、脑力或者其他资源、禀赋有限而在技术进步中掉队或者失去最基础的权利保障,是非常重要的。

第二个问题是数据权利的问题。早在十多年前,还没有数据或数据权利的概念,但我在研究证券法时,注意到了股票行情信息归属的问题。

现在,大家可以很容易看到证券交易中的各种行情和指数,比如个股指数、行业指数和大盘指数等。相比如今,十多年前的数据较为原始,搜集方法显得“蠢笨”,存储能力也有限。另外,对于数据的衍生及其利用能力较差,数据被利用的概率更低。

然而,在这种股票行情里,已经存在了今天所说的数据财产的原始或早期形态。换句话说,当时虽然没有数据的概念,但有了数据的本质。

迄今为止,关于“股票行情信息到底归谁”这个问题,国内很少有人提出有价值的意见,事实上也从未形成通说或者定论。相反,在日本、美国和我国台湾地区,学术界和实务界存在过很多重大争论。

前不久,我国证券法修订也涉及到这个问题,却没有引起学者、出版社甚至业界的关注。或许可以这样说,对于如此重大的基础理论问题,我们并没有什么研究成果,这使得法条草拟失去了理论依托。而失去了理论依托的法条或会引起众多的利益之争。

如果用一种快速的方法,脱离了基础理论,脱离了原始制度,快速走到了另外一个大数据的概念上,这会带来什么呢?我不知道。但大数据的发展一定是与数据的归属、利用、产权联结在一起的。如果这个问题解决不了的话,我们必将进入一个新的丛林法则时代。

第三个问题是风险控制。正像一种转基因物质被注入到另一个物质体之内,它会改变原有的物质体,而我们对于这个新的东西的未来不确定,使得我们产生了各种顾虑和担心。

科技也好,智慧工具也罢,如果它实实在在地改变着一种法律秩序,改变着我们习惯了的生活关系,改变着我们认知的权利,必将产生很多更高程度的不确定性。这种不确定性就是我们所说的风险。对于这种风险,当今社会能够承受到什么程度?这同样是非常重要的问题。

以金融监管为例,为了鼓励并约束科技创新,很多国家开始采用“沙盒监管”模式。这意味着我们允许乃至鼓励科技进步,但不会允许科技进步过程中出现的不寻常风险被扩充到“实验室”之外,不能轻易使它对正常的生活关系产生太多不确定性影响,而要采取一些方法使得风险得以控制或者缓释。

至于难免出现的风险外溢,同样要采用一些管制或者预防措施。我们希望当今社会是在一个平稳和向上、不断发展的过程中成长,任何一个稳定社会的管理者都不会愿意承受技术对于稳定社会秩序造成过大的、不确定性影响。

在这一点上,可以说政策乃至现存秩序打压了科技进步。但其实,即使个别医生违反医疗伦理从事人体实验,也属于非常罕见的现象,而并非行业性或整体现象。简言之,我们需要一些伦理的、法治的规则,指导人们的科技发展,消减不确定性和风险,并引导社会走向一种新的秩序。

前段时间,我的一个学生研究区块链,我也“被迫”了解了其中一些粗浅的知识,注意到科技与法治之间存在某种互动和连结。

乍看之下,法治不同于科技进步。因为科技是一种非常不稳定的现象,它可以具有非常强烈的个人属性,科技发展可以信马由缰地随性发展,而法治则是社会底线规则和秩序。然而,在科技领域,也可以找到和法治相似的机制。如同区块链中的共识机制一样,法治就是这样的一个共识机制。

法治要帮助人们守护住最基础的生活保障。在这个前提下,科技才有自由发展的空间。反过来,如果法治这个最基础的共识被击穿,科技或许就成为被打压的对象。到那个时候,强暴和强权或许重新成为压制技术的另外一种手段。

一个社会就是一个可以自我良性循环的系统,就如同人的身体系统一样。如果这些系统里的所有关节和组件都能够有效匹配,发挥出最佳的协同效果,这难道不是我们追求的理想社会吗?

(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营商环境法治研究中心主任、法学院教授、中国法学会商法学研究会副会长。本文为作者在首届智能科技法律青年论坛上的演讲,有删改)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