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头条相关

“新娘”原为偷渡客,“彩礼”竟作骗者财

2020-05-07 07:28:00 来源:法制日报·法治周末

原题:跨国骗婚引发的绑架、强奸、强迫卖淫案

“新娘”原为偷渡客,“彩礼”竟作骗者财

 

涉嫌绑架、强奸多名偷渡女性的被告人聂某军、梁某出庭受审。

 

□ 法治周末记者 答笛

□ 林云志 桂超俊

近年来,一些偏远村镇的单身男子,因自身和家庭条件限制结婚无望,但又希望“传宗接代”,因此被不法之徒趁虚而入。

A国女性阿献(化名)原打算偷渡到中国福建等地打工,被该国介绍人阿明辗转送到湖北随州后,被聂某军、梁某等人非法拘禁,险遭强奸。而与她同被控制的其他4名该国女性,先后遭遇绑架、强奸、强迫卖淫。

“这是一起有预谋的犯罪,其他4名被害人其实是由阿明组织偷渡来华,准备在聂某军介绍下自愿骗婚的。”430日,湖北省随州市人民检察院办案检察官告诉法治周末记者,聂某军曾因盗窃罪、抢劫罪入狱18年,2016年出狱后,回老家随州市随县开了一家婚介公司,干起了帮偷渡客在中国乡村骗婚的非法勾当。

据了解,经随州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聂某军和梁某因犯绑架罪、强奸罪、强迫卖淫罪,一审被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分别判处有期徒刑20年和8年。两被告人上诉后,二审法院维持了原判。

阿献等人因非法偷越国境,已被依法遣送回国。

不堪生活重负,偷渡中国打工

阿献在家乡上有父母,下有一双儿女,家庭负担很重。2012年,她曾和丈夫偷渡到中国福建,打工两年多后攒得一笔积蓄回国,还学会了普通话。20186月,阿献又遭遇经济困难,打算再到中国工厂打工,便联系上专门组织偷渡的阿明。

2018628日,阿献如约来到中国边境附近等待,这里已聚集了几十人。一辆面包车将众人送到一处山脚下,向导带着他们在山里走了一个多小时,终于到达中国境内。一群人骑着摩托车已在此等候,阿献和其他人坐上摩托车,来到一处民房。路程还未结束,他们又坐上了另一辆面包车。

3小时后,面包车将阿献等人送到广西南宁的一家宾馆。休息一夜后,几十名偷渡客将奔赴中国各地。

629日早上,一辆事先安排好的摩托车将阿献送到车站,她坐上了去外省的长途大巴。630日傍晚,大巴车停在一个高速服务区,司机让阿献下车。一辆面包车开过来,车上一男子拿出手机,屏幕上的照片正是阿献。后来阿献才知道,这个人就是聂某军,她被送到了湖北随县。

通往工厂的路转向黑中介

满怀对未来的期望,阿献在大巴车上美美地睡了一觉。但和聂某军接上头之后,阿献才知道打工梦已经落空。她到达的地方与福建相距千里,工业并不发达,对方告诉她,这次来中国,为她找的工作是“骗婚”。

聂某军哄阿献说,骗婚一次能赚一两万元人民币,如果中国老公不好就可以逃走,反正钱已到手。聂某军借着开婚介所的名义,此前已非法介绍近50A国女性来中国骗婚,“相亲”成功的女子与“相亲”对象共同生活不到一个月,就匆匆“跑路”。

几乎在同一时间,4A国职业骗婚者正从其他地方聚集过来。这些人有的办理或伪造了中国身份证,在各省市穿行,成功骗取彩礼后就找机会逃走。

阿献不知道这些,但她明白,她的偷渡之路在某个地方分了叉,梦想中的工厂离自己越来越远。

在随县新城镇某山庄的1038房间安顿下来后,阿献提出要洗澡,需要换洗衣服。聂某军让她自己找,阿献把对方放在房间里的3个包都摸索了一遍,前两个包里都是衣服,第3个包里却放着铁链和锁。此后,聂某军还试图留在她的房间过夜,幸而未果。

从这一天到被警察发现,阿献再也没睡过安稳觉。

卷入跨国骗婚,人财两空

71日凌晨4点,阿献被一阵敲门声惊醒。聂某军进来洗漱换衣服后,什么也没说就出门了。上午9点,聂某军和梁某带着4名女性阿薇、阿碧、阿银、阿茹(皆为化名)一起回来,从1038房间拿走铁链和锁,另开房间去了。

当天下午,聂某军告诉阿献,她不去骗婚也能得到1万元,但要帮忙做翻译。聂某军分别把阿碧、阿银带到1038房间,让阿献告诉对方,拿出3万元就能放了她们。而阿碧的中国“丈夫”在电话里讨价还价后,连5000元都不愿出,阿银也没凑到一分钱。

在聂某军出去扔手机卡的间隙,阿献从阿碧口中得知,当天上午阿碧曾被强迫与两名陌生男子发生了性关系。原来,聂某军曾安排阿茹等多名偷渡女性相亲,但是阿茹等人先后逃走,导致聂某军赔了很多钱。聂某军就和梁某控制了几名骗婚者,向她们索要钱财作为补偿。

71日晚8点,聂某军让阿献帮忙看住阿茹。阿献到阿茹所在的1068房间后,发现她的双手被铁链高高地锁在窗户上。半睡半醒过了一夜,72日上午阿银也回来了,向阿献哭诉,自己遭到聂某军、梁某等4名男子强奸。

当天,山庄老板发现聂某军用铁链、手铐锁人,便驱赶他们,阿碧和阿薇趁乱逃跑了。阿献却不敢跑,她既怕聂某军,也不知道该往哪里跑。

转移时,聂某军让阿献做翻译,要求阿茹和阿银各拿1万元赎身,但她们还是没凑到钱。聂某军便带着她们3人相亲骗钱,但也失败了。得知警察到处找自己,聂某军急了,一边不停转移,一边要求阿银、阿茹相亲骗婚,向家里要钱,并通过卖淫来获得这几天的费用。

74日凌晨,在与随县交界的河南省桐柏县某公寓,警察破门而入,阿献等人的噩梦终于结束了。除阿薇自行逃跑、不知去向,阿银、阿茹、阿献、阿碧先后被解救,并因偷渡等行为被行政拘留。该案受到我国相关部门高度重视,同年829日,中国外交部门将4名女子移交A国驻中国大使馆。

偷渡骗婚背后,灰色利益链浮出水面

案发后,随州市人民检察院依法提前介入,积极引导公安机关侦查取证,要求对聂某军、梁某涉嫌强迫卖淫罪收集和固定证据,完善了整个犯罪证据链条。

“在法庭上,聂某军、梁某曾经一起翻供,声称自己是合法追债,没实施强奸也没有强迫卖淫。”办案检察官说,公诉人当庭出示了物证、DNA比对鉴定意见、手机聊天记录、宾馆的监控录像等证据,依照证据事实和法律规定逐一辩驳,还原了案件的真相。最终,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采纳了检察机关的意见,依法对聂某军、梁某作出了前述判决。

“骗婚者偷越国(边)境、汇款出境多是有组织的,人、财进出境的地理位置较为固定,具有一定路径依赖性。”办理此案的检察官告诉记者,许多职业骗婚者都通过阿明这种组织者偷渡到中国,再利用聂某军这样的中介,以农村大龄、残疾、智力障碍等未婚者为目标,在村镇开展“相亲”活动。

每新到一处骗婚成功,骗婚者都会多住一段时间,以便让更多后来人骗婚成功。一旦男方将彩礼等钱款汇出,骗婚者就在介绍人或骗婚同伙的接应下逃跑,往往一夜之间或者逛街时就不见踪迹。

“有的骗婚者与被骗者‘结婚’生子,给此类案件带来一定伦理风险。”办案检察官建议,应当加强对村镇适龄青年的关心和宣传,防止其上当受骗,并对被骗者和骗婚者所生子女的健康成长多加关注,建立档案、定期回访,进行必要的心理辅导;同时,应当加强对跨国骗婚者的刑事打击力度,切实防止其流窜作案。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